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老天爺賞飯吃
圖

打玻尿酸

跟敷臉一樣容易?

俗話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同理可證,如果身邊圍繞著整天談醫美的朋友,三年五年,滔滔不絕,就算終南山活死人墓裡的小龍女再世,恐怕不被誘惑也難。

「妳應該拉提木偶紋,要不然看起來顯老。」

「現在埋線技術很進步,可以讓妳至少年輕十歲。要不然打玻尿酸也行。」

敝人在下我享壽人間五十年,因家中無電視,遂於常識間隔,乃不知有肉毒桿菌,無論電波拉皮。這些微整形知識,都是透過好友口語相傳,其中有男有女。留住青春彷彿全民共識,從二十出頭的小清新、三十歲的輕熟女,

及至歲月超過半百的資深美女帥哥,只要聊天超過一小時,必定出現醫學美容的宿命話題。

過去我受到「腹有詩書氣自華」的金句鼓舞,努力貪食閱讀用知識填滿腸胃,拚命讀書雕塑內在美,然而新世紀的關鍵字叫3G,已經沒有人翻書抄筆記,大家都在看手機。姊姊擔心被嫌老,硬是向年輕人靠攏率先註冊IG帳號,這才驚覺天下美女怎麼都擠到IG裡,每次打開APP可謂群仙亂舞,所有女人長得一模一樣的美,令我這老嫗也忍不住流連網路香閨,神遊豐乳雪肌長腿妹妹之間,最終回到現實看清自己老臉,法令紋抬頭紋魚尾紋,如同樹木外翻的年輪,半世紀灌溉心靈雞湯仍然留不住膠原蛋白,皮膚彈性全部奉獻給與歲月同行的地心引力。

好友K是中醫師,近年轉型做醫美,最喜勸人無痕V臉埋線拉皮,每天按照三餐傳來鶯鶯燕燕玉照,腦波弱者如我,被這樣訊息置入一年多,漸漸進入催眠狀態。另一位閨密E是購物台主持人,熟悉一切美麗女人的潛規則,在我五十歲生日前夕,建議送給自己賀壽大禮就是回春微整形。她認為:「女人要讓自己變美,才會更有自信心。」貼心轉介諮詢師Vivi會診,因為名醫業務繁重,現在都依賴美容諮詢師喬時間。

經過Vivi雲端目視照片,建議我注射3cc玻尿酸改善凹陷淚溝,時間安排在九月底的星期五下午。我惶惶不安詢問:「人生第一次醫美,該注意什麼?」美女E安慰我別擔心,她已經打過好幾次,跟敷臉一樣容易。

妳已經這麼美,
還要去醫美?

周五大限將至,就在前一天我才發現,尚未記錄名醫診所與地址,隔天究竟要去哪兒打玻尿酸呢?私傳訊息給Vivi,她沒讀也沒回,直至傍晚心慌慌,趕緊問美女E,她也納悶這幾天好多人都找不到Vivi,請容她做進一步了解。一個小時後,E回電第一句話就是:「出事了。」我嚇到皮皮剉,E在電話那端,緩緩地解釋:「Vivi死了,就在上次我們三方通話安排好妳的就醫時間之後,她就失去聯絡。今天有藝人破門而入,才發現她已經在家裡死亡好幾天……」

「那……我明天還要不要去?」說實話我也嚇壞了,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在臉上動刀動槍,這下子該怎麼辦?

「我建議妳還是別去吧!孫醫師和Vivi合作很多年,現在肯定心情大受影響。妳的第一次,還是別給一個情緒不穩定的醫生打玻尿酸。」

於是,我的五十歲生日禮物就在一名彗星女子殞落之後而告終結。時間悠忽到了隔年,因為製作節目邀訪青春女藝人W,我和她母親ML是舊識,ML與我同年紀,但她風韻怡然,全家都是美女。就在喝咖啡聊是非時,我忍不住稱讚W天生麗質,沒想到她坦言自己不到三十歲的年紀,已經做過雙眼皮與注射玻尿酸。

「什麼?妳已經這麼美,還要去醫美?」我忍不住訝異。

「阿姨,這是保養,不是整形。妳們觀念都錯誤了!像我媽媽,我一直建議她去割眼袋之後可以年輕十歲,還有阿姨妳淚溝好嚴重,不管怎麼化妝,看起來都是很疲倦的樣子。」

女明星推薦我們去她熟識的C醫美診所修理眼袋與淚溝,貼心幫我們預約元宵節當天手術,孟春時節氣候涼爽最適合傷口復原。是日,兩個年紀加起來有一百歲的婦女進入診間,虔誠地將人生第一次醫美獻祭於此,經過醫師測量,ML眼袋脂肪量足夠不必抽出剛好推擠填補淚溝,我先天體質不良只能靠外力玻尿酸弭平眼袋凹陷,再加上額頭眼角兩針肉毒桿菌拉提下垂眼瞼,改善不良老化。

這一切都是正常的嗎?
ML需要麻醉因此排在前面手術,我在會客室守候兩小時,見著她雙眼浮腫黑青走出診間時頓生不祥預感,我彷彿下著一盤即將滅頂的象棋,如隻身過河的小卒,博弈未知的命運。

名醫在冰枕按壓談笑間,瞬間導入針頭,猛刺臉頰好幾回,我惶惶然默默承受這一切毛細孔酷刑,期待盡快走出診間。終於,獲得召喚請照鏡子,天啊!鏡中豬頭鬼怪是誰?《西遊記》天蓬元帥下凡也不過如此,我已經認不出我自己。更靈異的是,所有打進我皮膚的異物除了膨脹,還在每一個注射點留下瘀青,正應驗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這張臉若是再見到親朋好友,肯定會被關愛協助立刻撥打113全國婦幼保護專線。

「這一切都是正常的嗎?」我小聲詢問,人生第一次醫美,和想像中落差實在太大。每個女人走進診所,都是期待變得更美走出去,而我,卻是變成十二生肖走出去。

「休息幾天就好了!」醫生護士清點完我繳交的鈔票之後,溫柔地說。

回到家,仔細省視首度獻祭微整形的這張臉,感覺臉頰不只侵入3cc的人工膠原,其水腫程度估計至少有13cc的體積,垂眼時視線還會被隆起的顴頰肉塊阻擋而無法看到腳丫。更甚者在右眼下方,玻尿酸不明原因凝結塊狀突出,形成電視上那種凶神惡煞暴力討債咬牙切齒時才會出現的橫紋,我姑且稱之為「屠夫紋」,其笑也猙獰,不笑也猙獰。最恐怖的是肉毒桿菌,阻斷神經肌肉傳導功能之後造成我的頭皮緊繃,天靈蓋暈眩脹腫,整顆頭顱似塞滿活螞蟻嚙噬爬行頭痛陰寒如鬼附身,根本無法思考無法創作,我對肉毒桿菌的強烈敏感讓顏面神經麻痺連說話都會掉口水。對鏡凝望,我癡呆以對,看著自己十八歲開始主持電視節目,曾被喻為靠老天爺賞飯吃的開麥拉費司,已無從追憶。

沒有瞎掉已經不錯了?
躲在家裡持續自暴自棄,終於等到複診日期,名醫與我相對兩無言,我的淚水不斷由下垂癱軟的貌似沙皮狗眼瞼流出,聲如冤魂女鬼反覆喑啞泣訴:「還給我那張原來的臉!」

醫生安慰我:「是妳不習慣現在的樣子。」我很想告訴他地球上哪一個人類可以習慣自己變成動物的樣子?然而我是個愛好和諧的天秤座,這種話只能哽咽喉間,終究沒有勇氣說出口。

醫生又說:「如果妳真的很不適應,可以打降解?消除,但是這樣做,之前挨的針都白打了。」

「請打降解?吧!」我回答。我實在無法繼續與陌生人的臉寄宿在同一個生物的身體裡。

醫生再度舉起針筒,朝我的臉頰注射幾針,同樣的,凡針頭扎入皮膚處皆掀起漣漪般瘀青。他搖搖頭,彷彿我罹患的是不治之症。

太過少量的降解?無法有效緩解臉部瘀腫,那條突起橫紋還是硬生生地卡在臉頰上,讓兒子在吃飯時盯著我半晌,忍不住問:「妳什麼時候才能變回來?」

我心想:靠!原來老天爺賞飯吃還真是不容易,IG裡的美女也許都走過比我坎坷百倍的心路歷程,而我卻天真地以為新科技能夠挽留青春。現在才領悟美麗的代價是殘酷的,若違背自己嚮往自然的初衷,過度造作只是增加痛苦,還浪費了眼淚。

「有人打玻尿酸打到眼睛瞎掉,妳沒瞎掉已經不錯了。」好友紛紛表示意見。

「有人埋五爪黃金線之後在皮膚筋膜層裡斷掉一根,搞到臉變形也拔不出來。」

我決定再度施打降解?,消除所有侵入的玻尿酸,還給我原本的樣貌。即使老醜或遠離世俗美感價值,但我可以開懷大笑,可以生氣嘟嘴,可以憋氣游泳,可以低頭看到腳ㄚ,可以自由。是的,自由!

人生的束縛已經太多,五十歲以後,放過自己吧!當所有異物從我的身體我的心靈離去之後,此時才真正放輕鬆,坦然嘆口氣:「何處惹塵埃!」

朱國珍

清華大學中國語文學系畢業,東華大學英美文學研究所藝術碩士。曾獲2015林榮三文學獎新詩首獎、2013拍台北電影劇本獎首獎、2013亞洲週刊十大華文小說、台北文學獎、花蓮文學獎等。曾任中華電視公司新聞部記者、新聞主播、電視節目主持人、廣告公司總經理特助。現任廣播節目主持人、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兼任講師。著有:《慾望道場》、《半個媽媽半個女兒》、《離奇料理》、《中央社區》、《三天》、《夜夜要喝長島冰茶的女人》等。
 
資料來源: 聯合報/ 報導日期: 2018-10-12 點閱人次: 277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