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母語教學是家長責任

【林保淳】


  台灣的「母語」教學始於2001年,至今已有17年的歷史,但成效如 何,許多人都避而不談,其實是心知肚明,外在環境缺乏,再如何加 強課程時數,肯定都是徒勞無功的。更何況,目前台灣的人口結構, 增多了許多外籍如越南、印尼、泰國、菲律賓等人士,所謂的「母語 」,如果依照俗用的英文直譯,就是「母親的語言」,閩、客、外省 、十數種原住民語,再加上東南亞各國語,無論是師資、教材、課程 時間等都有其難以兼顧的問題,除了空博個「重視母語」的虛名、添 增學子負擔外,真還看不出有若何立竿見影的成效。

  許多人都喜歡用「母語」一詞,這一方面是受到英文音譯的影響, 一方面也與當前的社會結構有關。基本上,當代的家庭雖以「小家庭 」居多,但夫妻可能各有其母語,甚至還逐漸增多了來自外省、外國 語言的不同因素,因此,家庭中的對話都會選擇彼此能夠融洽溝通的 語言,那就是普通話(國語);但因為很難擺脫傳統「男主外,女主 內」的束縛,一般來說,還是以母親跟小孩的互動機會較多,多數孩 童從小習說慣講的語言都是跟媽媽學的,以此而說「母語」,自然順 理而成章。

  孟子曾說過一個「一傅眾咻」的寓言,一個楚國人想學齊國語言, 就找了個齊地的師傅教他,但是課堂上固然認真學習了,可下了課後 ,所交往的都是楚國人、講的都是楚國話,所以終究還是沒能學成。 孟子是藉此說明「環境習染」的重要性,語言的學習何嘗不是如此?

  孩童最初接觸的語言環境才是最重要的,此所以有人將「母語」界 定成「一個人出生以後,最早接觸、學習、並掌握的一種或幾種語言 」,最初自然就是家庭。因此,我是一直認為「母語教育」應屬「家 庭教育」的一環,而未必非得納入正式課程不可。

  當然,我的觀點一定會招致非常多人的抨擊,甚至加諸我「消滅母 語」之類的罪名。由於社會的變遷,再加上政府過去在強力推行國語 時,完全忽略了「母語」保存、維續的重要,致使如今外在的環境已 非過去可比,家庭中的通用語言也隨之罕用母語,此所以引起一些有 心人士的隱憂,欲藉學校教育以彌補家庭教育之不足,這是非常能夠 理解的。

  但如果只有學校點到為止、吉光片羽式的母語教學,顯然是絕對不 夠的,推揚母語,家長的責任遠比教師來得更重要,否則孟子「一傅 眾咻」的問題仍然是無法解決的。台灣母語教育17年猶未能彰顯成效 的結果,難道還不應該重新加以檢討、省思嗎?(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4版 報導日期: 2018-10-01 點閱人次: 20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