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陳炳宏:防制假新聞 教育部袖手旁觀?
圖

陳炳宏/台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教授、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執行長


最近許多新聞事件讓假新聞防制再度成為熱門議題,多數聚焦在假新聞定義、防制假新聞策略上,可惜各界的討論迄今還是各說各話,毫無共識。不過,不管主張新聞自由,還是要求立法管制,筆者認為都需要繼續對話,逐步尋求共識,才是面對假新聞氾濫的正確態度。反而有件事,那就是民眾的媒體素養教育,是迫切需要且需立即進行的,絕對不是所謂的緩不濟急。教育是百年大計,媒體素養教育是根本解決假新聞之道,且最沒有爭議,是立即可執行的防制策略之一。但很遺憾的是,各界在討論假新聞議題的過程中,應該最有立即執行力的教育部卻毫無聲響,感覺完全置身事外,令人錯愕。
教育部每年都要舉辦超過百場的教師研習活動,從校主任儲訓班、校長儲訓班、到在職專業研習班等,只要課程中加入媒體素養議題(含假新聞防制),相信所有參與者回到教育現場後,都是最佳的媒體素養培力、解構假新聞的種子教師,對廣大學子的影響真不可計量。現在許多侵犯人權的網路霸凌、侵犯隱私的影音爆料、散布引發社會恐慌的假新聞等,不正是因為年輕世代不了解網路特性與相關法規,亦即缺乏媒體素養而犯下的錯誤嗎?但這些缺乏媒體素養的加害者不正是古人所說的「不教而殺為之虐」嗎?
因為平心而論,也許不是在教學現場的教師不肯教媒體素養,而是過去這些教師在專業養成過程中,就從來沒學過媒體素養啊!因此當然不知道怎麼教啊!這樣的後果就是,台灣假新聞的危害顯得比其他國家影響更為深遠,教育界能不亟思解決之道嗎?
過去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基於職責,曾積極遊說國家教育研究院辦理教師媒體素養研習,該院也確曾辦理過一兩場教師研習,只不過合作過程讓媒觀深深感覺到,教育部或國教院不僅被動,且並不重視媒體素養教育。例如今年,原本媒觀有意繼續與國教院合作辦理媒體素養教師研習,但負責督導且接受教育部撥給研習經費的國教院,卻要求媒觀接手所有研習行政事務,連工讀生都要自聘,但是給媒觀的行政費用竟然是0元,您沒有看錯,就是0元,因此擔任媒觀執行長的筆者,雖然深知108年國教課綱推動在即,不趕緊讓教學現場的教師懂得什麼是媒體素養,到時候即便成為學習內容,還是沒用,因為老師不會教,到時候就功虧一簣了!但面對辦理費0元的不合理要求,媒觀最後拒絕接手行政業務,結果這項活動當然胎死腹中!
其次,除舉辦教師媒體素養研習外,教育部還可以辦理全國防制假新聞的教案設計徵選,筆者相信教學現場一定有熱情且願意參與解決此重大問題的教師;再講白一點,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只要祭出高額獎金及獎勵,且根據筆者過去舉辦相關活動的經驗,一定會有很有創意的教案出現,這不僅可以讓各校有心防制假新聞的教師有具創意的教案可以當教材,教育部更可以透過全面性的防制假新聞教案設計徵選活動,一來可形成新聞議題,並宣傳假新聞防制的重要性,二來亦可激發民眾對防制假新聞的創意,也許高手真的在民間,會有解決假新聞氾濫的好建議出現,希望眾志成城,看有無可能將假新聞的危害在短時間內降到最低,否則拖到2020大選年,後果實在堪慮。
另外,不要忘了,教育部也是終身學習法的主管機關,《終身學習法》第一條明訂「為鼓勵終身學習,推動終身教育,強化社會教育,增進學習機會,提升國民素質,特制定本法」,從條文看來,教育部可以利用社會教育館、圖書館、科學教育館或科學類博物館、或者各地區社區大學等成人教育場域,去推動媒體素養、解構假新聞,讓深度依賴社群媒體的社會大眾,了解傳散不實資訊的嚴重性,甚至會有違法之虞。
從學前教育、學校教育管到終身學習,從幼兒管到老年,當全國各界苦思假新聞防制之道而爭論不休時,各位想想,目前還有比教育部更應該立即負起責任,並可立即推動媒體素養及假新聞防制而無爭議的單位嗎?筆者始終相信,當全民了解所有無法經過自身證實為真的資訊,都不應該胡亂傳散時,古人所說的「謠言止於智者」才會成為可能。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A13 蘋論陣線 報導日期: 2018-09-25 點閱人次: 2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