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老是幫人乾著急?「傳遞焦慮」幫不上忙!心理師:顧好自己才能助人
圖

艾彼/心理師

本名王昱勻,現任夏凱納生活診所心理師。艾彼,筆名。取得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與..

最近艾彼在粉絲專頁上開啟一個小調查,主要是想知道一般大眾對於心理師多半有哪些誤解和迷思,或是對心理師這份職業有哪些好奇。後來便收到幾個讀者的私訊,他們一致好奇心理師接收負面能量後,到底做了哪些「化解」,才得以不受到負面情緒影響。

讀者們會有這個疑問,我想主要來自於一般人看待情緒的棘手經驗。

畢竟,光只是消化自己的負面情緒都很困難了,當然會好奇心理師到底是如何能做到超脫在所有情緒的影響之外,不被其他人的情緒波及,還能持續以心理師為職業,繼續前進。

艾彼在粉專上,簡短的回覆是「每個人方法不太一樣,我自己是該吃就吃,該睡就睡,該運動就運動。盡量讓自己遵循健康生活的建議去過每一天」。

聽起來很可笑,但這是真的!

因為心理師是以自己為工具,去協助求助者,如果心理師無法好好的照顧自己的身心所需,放任自己的身心處在一個不健康的狀態,談助人真的太早,我看他最需要做的是協助自己!

除了遵循健康生活的建議外,一個好的心理師需要搞清楚,眼前這個人的人生的功課是他自己要背。

某天晚上,我一個廣義上算是助人工作者的朋友,一個命理師,很急的來電。他說,「誒,是這樣,我有一個case……我很想幫他,他是家中的妹妹,最小的……」

簡單說,命理師朋友的案主是家中排行最小的妹妹。這位小妹很想幫她的二姊脫離家人的影響,因為家裡面的大哥有躁鬱症,經常會和鄰居吵架,三天兩頭的鬧,父母卻都挺大哥。小妹覺得對二姊有不好的影響,與命理師朋友諮詢命理問題時,焦慮地提到家中的狀況。

聽出這個命理師朋友電話中的焦慮感,我說:「感覺上不是要轉介任何人成為我的個案對吧?因為二姊和小妹,其實都沒有會談的需求,小妹求助的是你。」

命理師朋友回應:「嗯,妳講的沒錯。」

我繼續說,「聽起來你受到這個小妹影響不小。她很焦慮地請你幫忙想辦法,你也熱心地想了。其實,你打這通電話給我,也是你焦慮的表現。就像她想請你幫忙一樣,你在接收到她的焦慮以後,也想請我幫忙。但是,她的二姐真的想被幫助嗎?還是這是你案主的焦慮?你接收到了以後,不知道該怎麼做,所以也繼續往外傳遞這份焦慮?不過是以希望幫助對方的方法來陳述?我覺得你該想想,在她的案例中,你看到了自己哪些部分?哪些部分被勾起了,覺得不能不幫她?」

心理師受訓的時候,一直在反覆練習的就是這件事——覺察自己受到個案哪些影響,自己有哪些生命議題被勾起,會被牽引而不自覺地產生某些情緒、想法,和個案陷在同樣的困境中,無法幫助對方。

我這位命理師朋友他愣了一會,跟我說:「的確是不小心收下了對方的焦慮。聽妳講完後,我好像覺得平靜多了。」關於這個case勾起他哪些部分,他說自己會再思考,而後我們便結束了通話。

大眾所謂負面情緒的衝擊,其實只是很想擔負對方生命重量,替對方完成人生議題的一種反應。

這很好,很貼心、很同甘共苦,但這並不是心理師的專業。當我知道對方生命要背負的重量,還是得要對方自己背起來。這是心理師工作,最重要的一個態度。
 
資料來源: ETtoday/ 報導日期: 2018-09-09 點閱人次: 177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