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教育替代役走入歷史|山裡海邊尋找中輟生,小綿羊上的中輟教育役
圖

戴上白色全罩式安全帽,騎乘小綿羊,雙腳彎曲在機車踏板上,穿越瑞芳隧道後,進入層疊的山巒間,沿著基隆河畔到達侯硐社區。將自己投身於這樣的大自然中。這是莊郁麟的工作日常,看似閑靜怡然,他尋覓的是瑞芳國中的中輟學生......


作者:林承峰

今(107年)年26歲的莊郁麟,畢業於台師大歷史研究所碩士班,過去一年,在瑞芳國中擔任「中輟生教育與輔導」類別的教育服務役,8月退役後,將至新北市永平高中擔任歷史老師。陪伴中輟生的過程中,他說,「無論在哪個崗位,我要做的就是幫助學生」。
中輟教育服務役為教育役中專長役男的類別之一,要擔任其職務,必須持有中學教師證,且須準備教育服務役的科目考試,才能依分數,分發到自己排列志願的服役學校。
莊郁麟的服役單位位於瑞芳火車站周圍的瑞芳國中,據校方106學年統計資料,校內學生家庭背景近7成來自弱勢家庭。因此,與校內輔導老師及社工協尋中輟學生是莊郁麟的任務之一。雖然學校距離市區不到5分鐘的車程,但協尋範圍不侷限於校園,濱海公路至侯硐社區都包括在內。

首要任務:巡視校園
早晨7點半,拿起點名簿,巡視學生的出席狀況,是莊郁麟一天工作的開始。他沿著如馬蹄形的長廊走去,眼光掃過教室內空下的座位。莊郁麟說,在全校約5百多人中,約有50個學生姓名會頻繁出現在缺席名單中,便也熟記了幾個固定座位。
除記錄未到校學生及電話通知家長外,莊郁麟會統計學生缺席天數,向輔導處同仁回報,再商討巡訪的必要性。
「這是一項機動性的工作,」莊育麟說,有時候一天必須出外巡視高達3次,有時候則不用,沒有規律的工作排程,如同孩子的不可捉摸。因為這樣的任務也會有高峰期,像是遇到開學和會考期間,抗拒上學,即成為學生會選擇的逃避方式。

最大工程的開始:巡訪
巡堂完,莊郁麟和輔導處的同仁商討與確認尋找的學生名單,此時,最大工程即將開始。不一致的時程與路線,莊郁麟依著對各個學生的瞭解,腦中系統化地自動規劃了當日的尋找路線。「有時沿著濱海公路、有時直抵侯硐地區,而有時也僅至學生家中叫醒學生起床上課,」莊郁麟說。

而工程背後還有另一項艱難的不確定因素,那就是天氣。莊郁麟騎著機車沿著公路前行,本應是粼粼碧海,但在灰濛霧氣下,顯得格外黯淡,瑞芳天氣多變 ,他說,十天有七天會下雨。「下雨怎麼辦?就只能先找遮蔽物躲躲吧。」莊郁麟在路邊涼亭外停了下來,不是為了躲雨,而是要沿著階梯往下走去海邊。

莊郁麟走在層層消波塊上,海蟑螂個個湧出於腳邊,他說,濱海公園下常有學生在此釣魚,高低起伏的消波塊上,只見莊郁麟所稱中輟學生留下的「生活殘骸」,沒看到學生蹤影。他繼續催起油門,又往反方向騎乘尋找著。

完成巡訪任務:陪伴
侯硐國小舊校區前,是基隆河的小支流,下方的水乾涸還算可以行走。「這也是他們常來的地方」,莊郁麟邊走下河堤旁的階梯邊抬著頭這樣說著。終於又到了近侯硐的「甕仔潭橋」,意料之外,在橋的正中間,莊郁麟立刻停下摩托車,上前關心一位今早才到法院報到的學生,正等待著垂釣下去的魚線上鉤,他不是一人,他與他的父親一齊作伴。
沒有太多的談話,只有簡單的溫暖問候。近放學時刻,莊郁麟說,因為早上出庭,所以今日他算出席。

莊郁麟也說,不只是將學生帶回學校,校方也研擬許多技職教育計畫,像是木工班、園藝班、美髮班、拳擊班等多元課程的增設,希望啟發他們不一樣的學習動機,減少孩子抗拒上學的可能,也盼他們能不受體制內課程的侷限,開拓更多的未來選擇。

陪你走過這段路
「作為一個高中老師,要先把心中的惶恐跟不安掩飾下來。」面對到各種抗拒上學的學生,莊育麟這樣說。也許正是因為他求學生涯中遇到太多貴人,所以現在也這麼確定、這麼努力地想提拔每個學生。

回程的路,雨勢漸漸滂沱起來,莊郁麟慎防在蜿蜒路途打滑便慢下車速。雨水狠狠打在他安全帽的透明罩上,水珠滑落而漸漸清晰的神情,不是無奈,也不是埋怨,是對未來的教師路途上堅定不屈的神志。

「不多求什麼,只希望一年後的離開,他們踏出校園的那一刻,還記得這一份陪伴。」莊郁麟說。即使教育工作再嚴峻或繁雜,他不求在學生的人生中,被記錄些什麼,只堅持在孩子的國中過渡期,時不時拉他們一把,給他們一個溫暖的陪伴與呵護。
 
資料來源: 翻轉教育/ 報導日期: 2018-08-28 點閱人次: 132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