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棄教職馭火而舞 創首支女子火舞團 團長:女生也可以勇敢漂亮
圖

吳佳臻像一朵孤傲的黑玫瑰,優雅的在烈焰中曼舞。林啟翰攝


《壹週刊》獨家授權 作者╱顏幸如

她曾經依循著社會價值成長,國立大學、研究所、當老師,直到遇上那一團火。

吳佳臻創立台灣第一支女子火舞團,從渴望征服到優雅駕馭,她在兇險中享受華麗綻放,學會悅納最不足與最完整的自己。

黑暗裡所有人屏息著,忽然音樂響起,一球火光燃亮,接著兩球、三球……許多火花在她們手中旋舞、跳躍,這是吳佳臻帶領的「彤之燁火舞集」表演。

在台灣火舞界,吳佳臻是歷屆東北大火個人棍組至今唯一女性冠軍。她從小好打抱不平,綽號是「王子」,從未乖乖遵從女生該做什麼、不能做什麼的潛規則:「以前的我不服輸,堅持女生能做得比男生更好,學火舞也是這個心情。」

考試和分數 孩如囚鳥

大學時她是童軍團副主席,火象徵倨傲兇險的猛獸,童軍團透過駕馭火,訓練新成員克服內心恐懼,發展出校園火舞社團。10幾年前火舞道具陽春,鋼絲纏毛巾、浸油點燃就上場,眉毛、頭髮燒焦是常事,好強個性卻讓她很快上手。

台北大學中文系畢業後,吳佳臻成為國中童軍老師,走回正常大人的軌道,離恣意玩火舞的日子越來越遠,就算學生喜歡這位鼓勵抒發想法的老師,大人卻不見得。她苦笑:「有家長投訴,孩子上過我的課回家就靜不下心念書,然後我的課就被借去考試了。」

那是她熟知的台灣父母心,要子女擠進名校、擁高薪、穩穩走人生路。她也曾如此走來,永無休止的考試和分數織成一張大網,將孩子囚成無聲的籠中鳥。「我到師大讀碩士,以符合社會專業形象、長輩期待,但我渴望讓人知道,讀書之外的潛能也該被尊重。」

2011年她參加第7屆東北大火全國火舞比賽,歷屆冠軍全是男性,她當時已26歲,算是「高齡參賽」,這些她都不在乎。「即使手上是炙熱火焰,我也很希望讓人看到很優雅很舒服的樣子。」

歲時流轉,她已非一心想贏的好勝青春,教育現場的苦澀酸甜,豐盈了人生滋味,也磨掉稜角,火舞對她而言不再是競技,在享受與火對話的過程,有更多感動與體悟,那年她得了冠軍。

同年台中「阿拉夜店」煙火秀造成9死13傷慘劇,火舞藝術從此揹負公共危險原罪,吳佳臻接洽表演場地時,政府機關答覆常是:「不是表演不夠好、安全措施不足,而是火舞就是不能演。」

她偏偏辭教職當起街頭藝人,前途艱辛,何苦選孤獨的路?「表演時不必努力說服誰、不必在乎身分地位,單純享受音樂、舞蹈,邀請觀眾感受我的情緒、活出自己想要的樣子。」

全台灣20餘個火舞團陽盛陰衰,女團員容易淪為配角。「我一直想創全女子團,以柔性方式詮釋火舞,想讓更多人知道,女生也可以很勇敢很漂亮。」

夢想和麵包 都要兼顧

火舞團7個女子,6個國立大學畢業、有老師、工程師、咖啡師……她們卻選擇與火共舞,即使常被灼身。台大會計系畢業生王雅君說:「原以為將與火舞絕緣、一生在枯燥乏味的職場拼搏,現在能兼顧夢想,是很興奮的事。」

「台灣有些觀眾把打賞當施捨,現實生活裡,夢想和麵包是兩種概念。」然而提起火舞團和她口中的「妹妹們」,吳佳臻眼睛都亮了:「幸福的樣貌,從來不是贏了誰,或滿足愛你的人期待,而是自在做自己,我想透過身體力行,將現實中的火光,帶到看不見的地方。」

「彤之燁」是國內第一個女子火舞團,團員多畢業於國立大學、有其他正職。B.W.Studio提供

吳佳臻 33歲

婚姻:未婚

學歷:台師大教育學院碩士

經歷:國中教師、人資顧問中心講師、發條娃娃表演藝術團隊團員、彤之燁火舞集團長

吳佳臻的「正職」是企業外部講師,經常到各地演講。吳佳臻提供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A7 壹週刊特選人物 報導日期: 2018-08-30 點閱人次: 31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