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尋找下一個黃士傑

全球掀起人工智慧(AI)熱潮,人才爭奪戰也開打。台灣的AI人才有競爭力,打造AlphaGo棋王的黃士傑,其博士養成教育便是在台師大。不過如要看到更多的黃士傑們站上國際舞台,台灣在人才培養方式絕對要有不同的思維及作法。


AI重要性已毋庸置疑,但AI也是台灣資通訊產業能否邁向智慧化的關卡。台灣以PC產業為基礎,建構出完整的硬體生態系,可惜未能進一步發展出更高附加價值的軟體服務。其中原因頗多,但新生代軟體人才缺乏硬體產業經驗,未能有效運用台灣優勢,而硬體產業強調階層分工、紀律分明的模式,軟體人才容易受到壓抑都是關鍵,這也說明跨領域合作的困難與人才培養的重要。

黃士傑成功打造AlphaGo,除本身是資訊專家,更重要是他也是圍棋高手,能貫通不同專業。AI時代將帶來更多跨領域合作,例如智慧醫療需要資通訊與醫學的深度結合,工業4.0則是與機械製造的進階合作,新興領域成功要仰賴跨領域人才投入。

台灣人口結構已負成長,面對AI新興產業,只能將有限人力極大化運用。資訊電機有太多次領域人才需求,只靠資電科系培養是不夠,且會排擠現有重要領域。最有效人力運用,更應讓其他專業領域加速學習資訊科技與AI,例如機械系人才結合AI可發展工業4.0,醫療或生物背景人才結合AI發展智慧醫療,商管則學AI發展智慧商業。才能以有限人口,達到產業橫向擴張。

台灣校園強調跨領域人才培養多年,但環境還是不友善。過去因高中過早分流,讓數理組不關心人社、社會組還沒開始就放棄數學。進入大學,分科又過細,即使知道電腦與程式設計重要,但醫學系學生也因必修過多,難以加修程式設計,智慧醫療產業一直是空中樓閣。商管科系學生為了怕GPA變低,不願修外系資工課程,電商技術難以提升。企業抱怨找不到軟體工程師,如機械土木系學生可多修資訊電機課程,但往往搶修不到。

因應AI教育,教育體系變革刻不容緩。Google台灣有位哥倫比亞大學回來的實習生,表現優秀。因哥大前兩年是不分系的,她同時修習醫學與電腦課,才兩年時間,程式設計能力超過多數資工系學生,她還有醫學專業,現在更朝智慧醫療學習。美國大學也多能反映產業需求,如柏克萊加州大學因應矽谷需求,其計算機科系過去五年就增加七倍學生數。

台灣大學系統,包括課程、師生員額,樣樣缺乏彈性,很難面對快速變遷的社會需求。當科技部大力投資AI,大學卻因新進教師太少,能開課教師有限,如何期待台灣的競爭力!

培養AI人才,除教育系統要有變革,企業也可有貢獻。Google從三月起啟動「Google智慧台灣計畫」,繼北中南教師培訓營後,七月初在台大也舉辦「AI創新研究營」,邀請台灣背景專家訪台,與本地人才交流。其中在倫敦擔任DeepMind AI工程師的王富民,也是台灣跨領域人才典範。富民在台灣大學雖主修財金,卻自修培養程式設計能力,畢業後主動爭取到DeepMind的技術職位,追尋他鑽研AI夢想。

事實上,台灣AI人才不少。Google AI首席科學家紀懷新是成長於台灣,為六十多項Google產品與服務帶來重要改善,成為Google第一位從研究員升任首席科學家的台灣人。

AI終將帶來人類社會新紀元,AI人才教育,要盡量減少框架,予學子更大空間與彈性,台灣才可持續有更多像黃士傑、王富民、紀懷新的人才,透過AI改變社會、改變世界!
 
資料來源: 聯合報/A12版/民意論壇 報導日期: 2018-08-05 點閱人次: 8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