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課綱強上路 寧讓學校邊上邊罵邊修?
圖

段心儀╱中華語文教育促進協會理事長(台北市)


新教育部長上任,媒體關注管案如何解套,而高教出身的新教長,似乎也只關注並比較了解自身也有某種牽涉的「卡管」事件,卻輕忽了十二年一貫國教課綱的複雜與重要。為了貫徹政策意志,葉部長宣示一?八課綱如期上路,拿數十萬國中小學生學習權益做賭注,賭一場勝了有賞敗了不罰的梭哈。

十二年國教課綱從一開始就肩負了一個使命—一貫。因為台灣的中小學教育,無論師資培訓或教材編寫都分成兩套體系—教育大學負責國小,師範大學負責國高中。因為是兩套體系,銜接時很難無縫接軌,往往需要任課老師或學生自己發現矛盾或重疊處,進行人為調控,這是各學科本身從國小到高中縱向的一貫。

十二年國教又有一種理想性—增加選修、跨學科領域教學,以培養學生符合時代需求的素養─這就牽涉到學科橫向的整合。即使不談跨領域教學,自然領域和社會領域內各學科也是關係密切,他們又分別和國文、數學兩基礎學科能力有某種聯繫。

但無論是學科內的一貫或科際整合,先決條件都得先編出完整的教科書,審查委員才能按圖索驥,審視課本的整體脈絡與章節文字間是否符合課綱規畫。單從這一點來看,迄今還有好幾科未審查完成公告的一?八課綱,就絕對不該上路。

因為即使最早完成公告的國文科,出版社也剛剛才手忙腳亂的送出第一冊,而預計八月底審完的科目,他們則被要求在十月底前送出第一冊。兩個月編成的課本,其品質可想而知。又只編出第一冊,又如何審視其一貫性與統整性?未來中小學邊上邊罵邊修的情景,宛在眼前,但部長大人當然充耳不聞。因為政策如期執行有賞,政策失敗後果別人擔,這種有賞無罰的制度讓教育部視師生權益如無物。

上周遇見一位大陸教研院研究員,他提供大陸新編六冊部編本語文教材供我參考。大陸中小學語文教材全國統一政策去年上路,今年九月初中才開始用第三冊,但六冊課本已編好。他說五六兩冊明年才用,尚未正式出版,但已先在各省市進行研修與培訓,一方面集思廣益看看有無須改進之處,一方面讓老師深入理解教學要領。他問我台灣新課綱教材哪裡看得到?我無言以對。
 
資料來源: 聯合報/A13版/民意論壇 報導日期: 2018-07-18 點閱人次: 17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