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蘋中人】浪跡天涯 吳炫三
圖

「生死無間,一步踏過!」43年前,青年吳炫三拜見達賴喇嘛,叩問生死,達賴如是開示。

作者:梁少珊 攝影:林林

如今,吳炫三已76歲,踏過無數次生死門檻。1970年代,他遠赴非洲、大洋洲、中南美洲原始部落旅遊寫生,是台灣第一人;面對死亡一次次逼臨,他無所畏懼,畫作反而充滿生命爆發力。創作近60年的吳炫三已成為國際級大畫家、雕塑家,作品包括油畫、水墨、素描、木板畫、陶塑、巨型原木雕刻等,總數逾萬件,而他踏旅全球,形塑一生創作最重要的起點,是故鄉和童年:宜蘭羅東的森林和田野。
「我們羅東是鄉下的鄉下。」吳炫三說,在蔣經國尚未施行鄉村都市化政策前,他的家鄉羅東沒有摩托車、機械工具,到處是泥土、樹木、花鳥、昆蟲,以及種滿樹木的防風林,他小時候念書走路上下學,路邊兩排都是木材行。
他父親是建設局公務員,掌管林務,家人過著簡單的農村生活,大人收工、小孩放學後,在家裡吃食、熱鬧聊天。
生活跟大自然密不可分,吳炫三從中體悟出生命的堅韌性,還有順應自然、各適其所的生存智慧。

「有時候,大自然很殘暴,雨水突然大漲,池裡的魚跑光光。但漁民還是會面對考驗,繼續養魚啊!台灣人的性格就是很強韌!」
採訪當天,剛在慈濟醫院住院9天,治癒恙蟲病、回家休養的吳炫三,還在作畫。
吳炫三說,了解自己很重要,個人的才能完全發揮是件幸福的事,而不是發揮了一半,再感嘆懷才不遇,「有的植物種在水裡很好,像筊白筍適合水耕,但可能不適合其他耕作方式。」、「我不是好運動員,跟職業跑者比,人家跑兩步,我才跑一步;我也沒有劉德華、金城武那麼帥,如果去拍戲,頂多跑龍套,沒人看。」

吳炫三說,按照他的年紀、體力,已不允許創作,但意志力讓他繼續動筆。
吳炫三凡事盡力的認真態度,也獲得友人企業家讚許,買畫支持,讓他從年輕時即可不斷進修。
收藏吳炫三畫作最多的,是藏畫400件的已故中信金前董事長辜?松。吳炫三大一時幫教會畫海報,受到時任雙連教會附設幼稚園園長、辜?松的姑姑賞識,找他去教會教小朋友繪畫,後來並介紹辜?松與他認識。
吳炫三說,辜家親族有一次透露,有位在海外的長輩很想念觀音山,希望幫長輩買畫、解鄉愁。吳炫三猜想,這位長輩應該是長期待在日本又曾在淡水高爾夫球場打球的辜寬敏。吳炫三高中就讀淡江中學,對觀音山非常熟悉,三兩下就畫好。當時是中華證券副總經理的辜?松拿畫給家族長輩。此後吳炫三跟辜?松愈來愈熟,兩人維持一輩子的友誼。

回憶起貴人辜?松,吳炫三嘆了一口氣:「辜?松這房,小時候生活辛苦,拼事業也不容易,所以能理解我創作的毅力。」有次辜?松還跟他說:「阿三、阿三,其實我沒有很懂你畫裡面的意思,但是你創作跟我工作一樣認真,所以我省下錢跟你買畫。」
吳炫三不迎合市場作畫,而是訴諸直覺,連草稿都不打,一股腦把情緒、感動、生命力往畫作傾灑。但他也跟企業學了經營理念,自有一套賣畫生意經。買主遍布全球的他認為,這就像「開分店」,「有時東京景氣好,作品比較暢銷,巴黎、紐約市場也有繁榮的時候,就是按來接去(台語,指截長補短)度生活啦!」
吳炫三的生意腦袋很靈光。他在紐約習畫時,女兒出生,創作之餘,他開計程車賺奶粉錢。畫家運將一邊開車一邊聽廣播,了解當地的節慶活動訊息,就跟著人潮跑,幾乎沒有空車過。
從紐約回到台灣,在師大教書的吳炫三,看到日本藝評家評論他:「畫路很廣,但是我們找不到真正的吳炫三。」辨識度不高,打中他的痛點。1979年,吳炫三賣掉天母兩棟房子,決定去非洲尋找童年。

「只有你的童年,才會跟別人不一樣。」
此後,他像是苦行僧在各大洲原始部落踏旅。非洲之後去了中南美洲,在亞馬遜河流域探索。之後也去印尼原始森林好幾回。
非洲行是吳炫三的人生轉捩點,他觀察非洲部落雖然生存環境惡劣,但人們很勇敢地跟大自然拚搏,生根立命。非洲部落的生命力解放了吳炫三以往遵循的學院派畫風,他作畫不再按照規矩,創作出色彩鮮豔、筆觸直接的作品。
吳炫三的骨子裡有著強韌的求生力量。他挺著剛治癒的病體說,在體驗部落生活時,多次徘徊生死邊緣,但只要凡事盡力了,「我不忌諱面對死亡」。
他說,兩年多前他在南太平洋島嶼得到登革熱,四肢長滿紅腫泡疹,不斷流出連他都不敢聞的臭汗,只能殘忍地跟太太說:「妳要自己回去囉!我準備好死在這裡了!」還好他最後僱到車,飛機也卡到座位,飛到峇里島後有現代醫院可治療。他也曾在非洲馬拉威得到瘧疾,坐飛機到馬德里醫好,回國後還被衛生單位追蹤兩年多。
吳炫三引用1975年他拜見達賴喇嘛,叩問生死得到的開示:「生死無間,一步踏過!」生與死是一體兩面,在死亡催逼下,人類自會好好過活,一旦在世體現了生命的價值,死亡便毋須畏懼,也沒有遺憾。
「我在工作中死掉最幸福,現在隨時走、死在哪裡,都不會擔心。」「遺囑已交給兒子,我也不會擔心兒女怎麼處理我的畫,燒掉也無所謂。」
多才多情的吳炫三承認,他生命最大的敗筆是感情生活,「我對不起曾經交往過的女性」。

吳炫三坦承,青春洋溢的20歲,甚至生命圓熟的晚年,都還吸引著女性。「我從小自卑,因為在鄉下長大,而且家境平常,到城裡念書後,覺得比不上別人。」、「我很容易被感動,只要有人對我好,我就會對她好。所以產生一些感情上的誤解。」
人生裡少有的衝突,也是他的死穴:婚姻。有過一次離婚紀錄,吳炫三談起婚姻,搖頭直嘆:「結婚不簡單,婚姻很困難,因為每個人的變化很大。」
遇到衝突,吳炫三盡力化解。跟前妻談離婚時,原本雙方各找一位律師,吳炫三後來索性撤銷自己聘的律師,跟前妻共用律師,化解衝突。「我一向很疼太太,我想,這是我最後一次疼她(前妻)。她要求的條件,財產什麼的,我都答應,後來追加的協議,也都同意。」、「我這個從鄉下來的查普仔,錢再賺就有了嘛!」
已經結縭二十多年的第二任妻子池上鳳珠,與吳炫三相差33歲,兩人相處和諧。「可能年齡有落差,我的包容力比較強。」、「愛是讓對方感到幸福,滿足跟關心對方的需要,不要給壓力。」
吳炫三也體悟,夫妻有共同興趣,對婚姻有助益。「全心投入創作,很可能沒時間陪伴對方,池上鳳珠也是藝術家,她畫她的,我畫我的。如果她沒有自己創作,可能也會受不了。」
全球跑透透的創作生活,還是難免影響家庭生活。
吳炫三曾把當時還在讀小學二、三年級的一雙子女,託給岳母和小姨子照顧一年,帶著妻子踏旅國外。當時通訊不發達,沒有3C產品,正需要父母照顧的小兒女,曾整年都得不到父母的消息。
近20年來,吳炫三最受矚目的作品,是高聳如樓柱、刻印著原始圖騰的巨型木雕,呼應著他不斷回溯童年的創作主調。
吳炫三說:「小時候在鄉下,夜晚很安靜,但大自然又有一些啾、啾、啾的聲音,這些夜語,好像樹在講話。」

「看樹木,它們也有胖、瘦分別,彼此好像也有阿姨、叔叔、伯伯的關係牽連著,就像family tree。」
各自聳立的巨型木雕在展場圍成一圈,似乎複製了吳炫三童年family tree(樹家族)的回憶。也讓民眾不用走進美術館就能在街道欣賞藝術品。
不過,巨型木雕保存不易,約每兩年就要花錢防白蟻,而且木頭會腐朽,需要翻成銅雕。但翻銅雕要四億經費,吳炫三曾跟公部門接洽,也對企業主喊話贊助,仍籌不到經費。
「靠自己吧!賣房子、賣土地去翻銅!」吳炫三說。
童年決定了一生,也逝去不回。「吳炫三爺爺」現在很喜歡欣賞小朋友的畫作,以及跟孩童對話,從純真的孩子身上汲取創作靈感。他近年甚至還會捐畫給獲美術比賽冠軍的小朋友。
他也想跟像樹一樣一天天長高長大的孩子們說:「凡事盡力,盡力便好了。偶爾遇到了挫折,沒有了鬥志,就到曠野去體驗狂風暴雨,不要當溫室的花朵。風暴,能讓人領略命運的無情,以及人在天地間的渺小,但它讓你敬畏生命,也讓你堅強。」

吳炫三 76歲
●學歷:
˙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
˙西班牙皇家藝術學院碩士
●家庭:已婚,育有1子1女,現任妻子為藝術家池上鳳珠
●經歷:
˙1974∼1977以職業藝術家身分在美國藝術界發展
˙1979∼1989赴非洲、中南美洲、南太平洋群島旅遊寫生
˙1998獲法國文化部頒授文化騎士勳章
˙個展無數,最新展覽是2018年國立台灣美術館「直覺•記憶•原始能量:吳炫三回顧展」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A8 蘋中人吳炫三 報導日期: 2018-07-11 點閱人次: 1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