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史博館館長廖新田:史博一甲子 熄燈不停工
圖

1955年底,教育部撥20萬元請包遵彭、王宇清、何浩天與遙古梁先生籌設「國立歷史文物美術館」,前三人就是前三任館長,合計30年。起初是木造樓,無收藏,因此被戲稱「真空館」。人才培育最重要,隔年便與師大中文系首開博物館學研究所課程。沒有展品也無妨,複製品先墊底,商周時代銅器、世界名畫蒙娜麗莎、北京人頭,無所不包;「中華文物箱」裝的仿製品還在世界及台灣各地巡展,宗旨是「把知識送上門」。


1958年入館全票2元、半票1元,還有人嫌貴投書。1957年雙十節,升級為「國立歷史博物館」;1961年中國家畫廊成立,隔年,加添中國古代宮殿式大廳。素有「台北最美景觀」之稱的二樓咖啡廳,原是1974年的茶座,當時每份茶賣5塊錢。

10年內史博館快速發展,屢屢創造紀錄。1969年的月球岩石及登月史料特展,3天10萬人,平均一天3萬人(另一說3天35萬人),驚人的數字。1972 年四海同心郵展,12天30萬人。張大千展1個月來了30萬人。千禧年兵馬俑特展(黃光男任期),84天破百萬人,前無古人,來者也難。1974年還在郵輪東方翠華號及宇宙學府號設海上畫廊。

史博館堪稱是台灣最多「錢」的博物館,軍方貢獻最大。陸軍5013部隊在澎湖發掘的唐、宋、元、明各代古錢幣518枚,金門防衛司令部在金門縣金沙出土的古錢幣1891枚,海軍總司令部的31公噸(沒錯,是3萬1000公斤)古幣,統統捐給史博館。

頗有趣的,史博很會延長展覽時間,因為太受歡迎。歷代錢幣特展、歷代建築特展都三度延期,張大千長江萬里圖卷及其近作展更誇張,延長7次。梁鼎銘先生遺作畫展、黃君璧畫展、第四次十人書展、全國水彩畫展、張大千創作回顧展均延長一周,「蒙娜麗莎的微笑」複製畫暫延長三周。

過去,史博是「什麼都展,什麼都不奇怪」,除去「正常」的展覽,還展過集郵、中文排字機、開國元勛畫展、國旗展、觀光展、月球展、青年育樂生活特展、鐵路、風光展、瓷器天鵝……至2017年,史博統計參觀總人數逾2500萬人次,超過台灣總人口數,舉辦的展覽超過1900項、出版品逾1000種……。

更讓人驕傲的是,史博館首開國際雙年展風氣之先,提供許多年輕藝術家嶄露頭角的機會。一張拍攝於1962年的照片可為證明。

五月畫會的韓湘寧、莊?、彭萬墀、劉國松一起騎在摩托車上,合影於國立歷史博物館一樓廣場。56年後,韓湘寧、劉國松回到史博,讓這個歷史場景再現,於是有兩位高齡大師(另兩人在紐約,也寄語祝福)騎在野狼機車上合影。另外,朱銘崛起於史博的一場雕塑展,他也想「回娘家」展現數十年後的創作。史博館可以說是戰後台灣現代藝術的孕育場,當然也是書畫的重鎮。

7月1日,國立歷史博物館將關上那兩扇紅色的門,讓秦叔寶、尉遲恭取代警衛和櫃檯志工,正式進入三年閉館整建的沉潛階段。63歲的史博館,到處都是故事,連那一對門神,聽說都是創館館長包遵彭先生「積思成夢」的結果。這個故事由第三任館長何浩天所透露。有一個晚上,他夢見神要來護衛館藏。為了史博館,這位虔誠的天主教徒竟然請來畫家給史博館的兩邊大門繪上秦叔寶和尉遲恭。自從有了這對雄壯威武的門神,包先生的心裡似乎踏實許多。包館長原來有抽菸習慣,博物館怕火,於是戒除嗜好。包館長55歲過世,積勞成疾。史博館和同仁將跟隨包館長和門神,成為「文物的守護者和文化的發揚者」。

台灣90年代是博物館時代,未來將是博物館競爭時代,強化專業是唯一一條生存的路。我們期待一個更清晰的史博品牌,規劃前瞻性、創新性、實驗性、挑戰性的展覽議題,方向如下:一、歷史博物館是戰後30年國家的文化櫥窗,也將持續扮演這個角色。二、展現書畫傳承的在地化與現代化樣貌。三、打造考古文明與世界文明平台。四、建構台灣文化與藝術史觀,深化底蘊,傳播美感,凝聚認同。

國立歷史博物館熄燈不停工,小別;為更美麗的我們再見!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A12 蘋論陣線 報導日期: 2018-07-03 點閱人次: 17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