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學生程度 放牛吃草

最近台師大的研究顯示,幾乎一半台北市小六的學生搞不清楚is和are,對於台師大來講這是一個發現,台北市教育局卻根本否認,他們說根據他們的調查,台北市的小學生只有5%英文不夠好。對我而言,這根本不是新聞,我早就知道我們國家有很多學生的英文是非常落後的,我曾經給台北市的一所國中做了一個中翻英的測驗,其結果是很多學生犯嚴重的文法錯誤。在一個和大學教授聚會的場合提到這件事,我告訴他們這些中文句子是什麼,這些大學教授哈哈大笑,他們說這些句子都是不考的,學校老師們當然不會重視。


台北市有這麼多小六學生連最基本的句子都不會,那偏鄉孩子更不用說了。有一次我發現有一所國小的六年級學生,中翻英的平均分數只有1.1分,而當地博幼基金會的小六學生卻有77分,我一再地設法讓教育界官員知道這種事情,我寫了十幾封信給各地方政府的教育局長和教育處長,有幾位打電話來問為什麼我要寫這封信,回答以後就沒有回信,只有3封回信都說他們已經做了多偉大的英文教學措施,至於孩子會不會I am, you are, he is等,回信一概不提。

我們國家的教育界其實是不太關心學生的學業的,比方說,有些偏遠小學因為少子化而面臨併校的危機,教育當局會說,如果你這所小學辦得有特色就可以繼續辦下去,於是乎很多小學就絞盡腦汁使得學生有特殊的才能。有一次有一位小學校長來告訴我,他要使得他的學生都會認識各種昆蟲,我當然不反對孩子有這種能力,可是我問他,如此做會不會影響學生的學業,因為他告訴我這所小學學生程度是很差的,因此我建議他告訴教育局,特色就是將學生的程度提高,他曾向教育局建議過這種特色,但教育局回答:這不是特色。

很多偏遠地區的孩子們因為有某一種天賦,校方一旦發現了,為了為校爭光會鼓勵他們拚老命在他們的天賦上努力練習,運動好的孩子因此幾乎可以不念書,只要成天練某一種運動就可以了,小孩子因此快樂得不得了,如此一直到了高中畢業才發現自己毫無競爭力。我碰到過好幾位這種青年,他們都認為當初的學校當局不該不管他們的學業程度。

我的痛苦經驗是,無論我如何擔憂學生程度不夠好,教育界的反應都是無動於衷的,不會有人反駁我的想法,但也不會有人聽了以後採取任何的行動。

我國不是沒有關心教育的人,可是他們所關心的永遠是入學考試如何改來改去,以及提出一些打高空完全不切實際的想法,至於全國的孩子們有沒有學會I am, you are以及一元一次方程式,這些學者們是不關心的。

(作者為國立清華大學榮譽教授、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董事長)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 報導日期: 2018-06-05 點閱人次: 124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