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八二三烽火學子錦華錄》人物故事之6:黃基礎

一、來台寄讀於斗中

  金門中學兩年(初中一、二年級),當時學校在陳坑上課,記憶最深的是周末走路回家,都要提著鞋子回小浦頭家,走路是想省下公車費用2.5元,若運氣好可以搭上一段軍車,提鞋是為了節省成本,讓鞋子能夠穿得更久一些。
  砲戰一開始,我正在菜園裡工作,暑假種菜是希望能夠賺點開學的註冊費用,若非隔田的鄉親大喊砲戰,我還誤以為只是軍事演習。跑回村裡附近的防空洞躲避時,卻又掛念家裡的祖父母,年齡都近八十,行動不便,不可能跑出來躲砲彈。我生下九個月時父親過世,母親旋即改嫁,從此形單影隻,由祖父母親自扶養長大,彼此相依為命,因此對於祖父母的安危掛念特別深刻。
  10月初當村公所傳來學校將要遷台,學生公費就學,我憂喜參半,不意祖母竟然極力贊成,祖母說:「你是父親唯一傳人,逃生要緊,我們老了沒關係。」,臨別之際,她老人家將家中唯一的一個金戒只,要我帶在身邊以備不時之需,我眼淚奪框而出,有種生離死別之感,這只金戒在當時必須養大兩隻豬才能換得。後來,因為女兒高燒住院,不得已將其換成現金,後來雖購得同樣的款式留念,也只能聊表對祖母她老人家一輩子的思念。
  到斗中寄讀初三時,剛開始時,常有各界來慰問,事後大家都傷心不已。每天中午下課,大家都往事務處跑,目的是要查看有無家書,明明才收到信,我於隔日仍會常不自禁地前往查看,真有家書抵萬金而更勝於萬金的感受。
  一年後,初中畢業就沒有公費補助,幸好有伯父從南洋寄來每月生活費以及叔父協助部分註冊費用,讓我能夠順利完成高中的學業。
  因為功課跟不上,校長還特別請任課老師加以協助,讓離家遊子感念在心。我在斗中前後共計四年的歲月,最令人懷念的是學校師長的愛護以及同學彼此間相互照應,這也是畢業後經常回母校探望師長的原因。
  2009年,斗中校友會會長陳調鋌董事長熱心邀約,百忙中特地與我相見,希望聯絡當年寄讀斗中的金門學生,返校參加63周年校慶,這項返校行動更激起對母校的無限懷念。
二、考上師大與工作
  高三上學期時,南洋的伯父來信,說他的事業已收,恐無法供應我就讀大學,將返金與我共同種田,內心難過不已!幸讓我拚上了當時公費的師大。在生物系(現改為生命科學系)第一年,除英文課外,普通生物學、微積分以及普通化學等全是英文書籍,閱讀困難,宛如無字天書壓得我透不過氣來,後來拚了大一的暑假,閱讀能力大有進步,從此一帆風順。
  1967年在接受預官分科教育期間,系主任諸亞儂教授,託人轉告要我留在系上擔任實習助教,當時金沙國中剛成立不久,校長與好友洪文向老師(當時是主任)也曾到我家想說服先祖母要我回家鄉任教,為此,我特地去請教當時的斗中關中校長,他也要聘我去斗中任教,事實上,關校長已先發了聘書,對我的處境,他鼓勵我說:「去師大擔任助教,將來會有更好的機會與前途,將聘書退回給教務處吳主任」。我非常感激關校長適時的建議與鼓勵,成為我人生中最重要的轉捩點。
  在師大多年,期間僅去台大就讀研究所而離開兩年,出國進修四年還是師大推薦申請國科會資助並留職,我十分感念師大的栽培。我回國後,雖有多所大學邀聘,我是一心一意留任師大,即使南部一所大學擬聘我擔任系主任,我也不為所動,卻在不久後被選任為系主任。
三、學術生涯與教學
  1979年去新罕布夏州的達慕斯醫學院就讀,8月初的氣溫攝氏8度,10月初開始下雪到來年5月,讓我有些難以適應。1983年回國,適逢國內推動科學研究不久,一個計畫經費約50萬,心裡盤算著,十年也無法建立一個神經生理實驗室,在此情境下,個人每周去中研院生物醫學研究所蔡作雍院士的實驗室至少兩次,常於上午四節課後搭計程車去,雖心疼車資,卻可在車上小睡片刻,每年還利用暑假期間遠赴美國指導教授那裏進行研究,這種遊牧式的研究工作直到1992年接任系行政才不得不停止,回想起來,辛苦雖有,卻也樂在其中。
  後來總算將實驗室建立起來,有位學生問我可否不要用貓為實驗材料,因為他媽跟他說「貓有神,不要殺」,我才知道何以不易收到學生。研究工作從構思、申請經費、動物實驗、整理結果與分析、撰寫到投稿,最大的樂趣之一是成果論文被科學雜誌接受刊登,另一是同好來信要求贈送論文抽印本,至於出國參加國際性研討會議,更可利用機會遊覽各國風光,算是輕鬆的一面。
  教學與研究本就是大學任教的天職,然早期設備欠缺,研究談何容易,師大在培養中學師資的大目標下,教學工作尤重,個人主修「生理學」,早期因鐘點不足,需兼授「生物化學」,後來還開授「電腦與生物教學」,主講影像處理與生物動畫,真是不務正業到極點,然這項技巧卻成為目前撰寫生理學書稿時繪製全彩插圖的本領,在學生的鼓勵下,退休後仍繼續以無給職授課多年,目前僅開選修課「呼吸與循環生理學」。
四、一甲子人生感想
  八二三砲戰逼我遠離故鄉,迄今算起來有六十年了,既改變我的人生,也增長我的見聞,就讀師大公費與出國進修,是我童年耕田與種菜時所無法想像的夢景,這究竟是幸?或不幸?誠如清國兄在他的文章「記述金中劃時代的二件大事」中所指「因戰禍而得福」,而我卻是愈想愈糊塗,如今故鄉變他鄉,他鄉成故鄉,即使把酒問青天,青天也只能將這些點滴灌入我的腦中。
  2018年清明節我趁返金掃墓之便,去一趟金城探望好友楊清國校長,彼此問候坐下的第一句話就問我有無接到張火木教授有關《八二三烽火遊子》的邀稿,我回說沒有,但讀過李福井先生在金門日報所撰《八二三史記》的序文,最近還收到李先生寄贈的第一、二冊,清國兄立即掛電話給張教授,在張教授熱心邀稿與用心良苦的感召下,我以共襄盛舉之心,答應撰稿,回到台北,口述歷史邀稿函早已在我的電子信箱了。從未寫過散文稿件的我,幾經深思,模擬書寫科學論文,總要有個前言來說明撰寫的緣由。
五、後記補述
  黃基礎教授現任師範大學生命科學專業學院名譽教授,美國達慕斯醫學院博士,研究專長與授課領域為「呼吸神經生理學」。 該學院係1955年博物系隸屬理學院並於1960年改名為「生物學系」。為因應近代生命科學的蓬勃發展,及配合國家推展的重點科技,於2003年更名為「生命科學系」沿用至今;現設有學士班、碩士班、博士班、中等學校教師在職進修生物教學碩士學位班及生物資訊與技術學程等班別;且於2008年起實施學士班學生五年連修讀學、碩士學位。
  1960年以後,歷任系主任為:戈定邦、李亮恭、諸亞儂、劉慕昭、史金燾、楊冠政、吳京一、張路西、施河、黃基礎、林金盾、黃生、王震哲、張永達、陳仲吉、李桂楨等教授,現任系主任鄭劍廷教授。1970年8月「生物研究所」奉准設置,招收碩士班研究生,曾任生物研究所所長者有楊冠政、吳京一、張路西、施河等教授。1989年以後,所系合併。1992年設博士班,同時與「中央研究院」細胞與個體生物學研究所、分子生物研究所及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等研究單位簽定教學研究合作協定,培育學術研究人才,共同指導研究生的課業和論文。
  和黃基礎一樣寄讀斗六中學,楊忠全與楊清國當時分別就讀高三及高一,他們二位均有詳細口述文章報導。而黃基礎和其他四位同學,則從初三讀起,鄭藩海和其他15位同學,則從初一讀起。
  鄭藩海1944年出生於金沙鎮吳坑村,台灣師大國文系畢業,曾於1970至1977年任教於金門高中,並擔任過訓導主任、輔導主任等職務。1977年轉往台灣教育界發展,先後任教於高雄市中正預校及高雄商職。
 
資料來源: 金門日報/ 報導日期: 2018-05-15 點閱人次: 4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