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樊雪春》幫他們走出無邊的無力感

 【樊雪春】早上看到曹小妹妹的新聞時,內心感受到很大的哀傷,我想我是一個自殺防治工作的人員,和曹小妹妹並不相識,我的反應尚且如此,不敢想像曹小妹妹的同學老師的反應該是如何?我想應該是無邊無際的無力感吧!

我想從心理專業角度來看看這一件事。對於陳姓學務主任能夠傾聽學生的心聲,並且很認真處理,與母親有許多的協商,我認為就學校的部分,他已做了非常的多,只是他也沒有能力判斷母親的行為該如何往下處理。自殺防治是一件專業的事,通常真正決定要死亡的人,內在是有能力說謊安撫身邊的人;女兒的眼淚和不安才是判斷的重點,如果母親和主任的談話能夠談及她的痛苦和哀傷,這樣的談話才有機會鬆動母親的決定。但是這要靠專業的心理或社工人員,主任已經盡他所能處理了。

所有的死亡行動都有兩極的呈現,母親的堅定和小孩的驚慌。在這種狀況下專業上應該多安排一些人和母親談話,如果知道有清楚的自殺計畫,專業上的做法是,讓多一點的人參與。讓老師、校長、輔導老師、社工人員和警察一起參與,然後要有人二十四小時陪著要準備自殺的當事人,或是將她送到親人的身邊,或是住院由醫院的照顧,而能約束當事人的自殺行動。

在這個事件中,曹小妹妹已經離開,現在我比較關心的是她的同學、老師和親人,還有陳學務主任,這個事件後段的處理也是很重要的。這種無邊無際的無力感會讓曹小妹妹的同學、老師、親人和主任陷入憂鬱的情緒。大家都希望可以救曹小妹妹,她自己在無助的狀況下,才會向老師表達,這表示她和老師級學校的關係是親近的,她才會冒著風險說出來,最後因為母親的堅持,讓這個事情成為遺憾,我想最重要的還是母親的堅持,她不惜說謊來將女兒帶走。

媽媽的心生病了,孩子成了陪葬品!

我很希望這些同學、老師、家人和主任在這個時候有心理專業的人聽聽她們的無力感,感受她們的遺憾,並且重新找到情感力量和教學熱誠。一般這樣的事,往往需要三個月到一年時間,主任的遺憾需要有人傾聽,否則他要如何面對其他小孩的需要?曹小妹妹喜歡的男孩需要有人關心,幫助他在這樣的事件中釋懷,否則他將來如何看待別人的愛,當別人愛他,他可能就覺得要失去對方的生命!全班同學如何面對?那個把曹小妹妹帶到主任那裡的人,也許是老師,也許是同學,他做了他該做的事,卻沒救回曹小妹妹生命,這是多麼深的無力感,如果沒有處理,這些無力感會或多或少奪去這些人生命的快樂。

當一個人自殺身亡,周圍參與的人都是受害者,所有自殺事件都帶來深深遺憾。自殺防治的心理專業沒機會救回母親和曹小妹妹,希望心理專業有機會將周圍的人從無力感拉回,以免他們的人生溺斃在無邊無際的無力感海洋中。

這些活著的人更需要專業的協助和周圍人的關心,希望專業的心理人員可以協助學校和同學的悲傷輔導,透過團體或個別的方式幫助所有周圍的人。更希望各縣市的學生諮商中心發揮專業介入的能力,幫助學校相關的學生、老師及行政人員走出各種複雜情緒,繼續生命的旅程。(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學務處學生輔中心主任)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A14/時論廣場 報導日期: 2010-04-20 點閱人次: 778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