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落實生態保育 厚植觀光及文化資產

報載,金龜是台灣原生的淡水龜之一,目前屬於瀕臨絕種保育類動物,在《2017台灣陸域爬行類紅皮書名錄》中被列入國家極度瀕危(NCR)等級,目前僅在金門有穩定的族群棲息。在中國的金龜數量雖然相當多,但卻是以人工繁殖為主,野外族群稀少,因此金門的野生金龜族群顯得更加珍貴。
據了解,金門因為特殊的戰略地位,在戰時開挖許多水塘,存備水源,而這些高密度的水塘正好提供金龜良好的棲息地。2011年時,台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林思民教授率領的研究團隊便在金門調查金龜的棲息狀況,研究顯示目前金龜在金門有穩定的族群棲息。如果走在人為干擾較少的水塘邊,就有可能看到金龜的身影。
事實上,生態保育,特別是對於原生物種的保育,一直是近年來金門農業部門的重點工作之一。在植物方面,金門為獨立島嶼,原本擁有獨特的生態系;外來種植物歸化後,常會因為缺乏天敵調節,或缺乏人為控制,導致族群在短期間就快速擴增,打破當地生態平衡,排擠當地的原生物種,導致原生物種族群減少,甚至絕滅,例如:布袋蓮會在水域造成經濟性損失,小花蔓澤蘭會在陸域造成經濟性損失,豬草、銀膠菊等則會危及公共衛生和人體健康。在金門,豬草、銀膠菊是過敏源,已對人體健康產生危害;近期,在金門廣達70.7公頃的海邊地區都看得到外來種植物「互花米草」的蹤影,約莫是3個大安森林公園的規模,也是繼銀膠菊、銀合歡之後的新強勢外來物種。動物方面,較為熟知的有赤腹松鼠、環頸雉和印度孔雀,這些動物除了造成相當程度的農損外,更會因為沒有凶猛的天敵,很容易便擠壓到原生物種的生存空間,使得種群數量減少。至於在金門為數不多的緬甸蟒,官方雖定調為「原生種」,但亦有人質疑為「外來種」,究竟應該野放或是收容,一時之間難有交集;目前縣府對於蟒蛇亦僅當作一般野生動物處理,但為預防體型過大的蟒蛇造成民眾恐慌,已設置臨時收容中心,如有3.5公尺以上或重複入侵居家環境,均將予以收容。另外,還有斑龜、巴西龜等等,至於前述提到的金龜,因為會與外來的斑龜雜交造成基因污染,是目前在金門保育金龜上遭遇的最大危機。
了解了金門現行外來物種的梗概後,我們當然需要討論如何保育原生態的問題。理論上,移除對原生態「有威脅」的外來種是絕對必要的,這除了是出自於對原生物種及本地生態的保護外,有些諸如銀膠菊和豬草,便對人的健康有所危害,甚至是外來物種會不會帶來疫病,都是亟需關注的議題。了解了這些後,我們當可推想到,劃設保護區,並進行必要的立法規範,應有其必要性及迫切性;如:金龜喜歡比較隱匿的地方,若池塘的水域植物覆蓋程度越高、離道路距離越遠,棲息的金龜數量就越多,而這樣的環境應該是可以允許在最大的限度內被保護起來的,同樣的,對於水獺、大鱗梅氏 等,也有類同的需求,關鍵在於如何落實去做。
我們總是在強調生態與建設間的平衡,然而,卻缺少了對原生物種同理心的對待。生態保育又何嘗不能也是一種建設?如果規劃得好,執行得徹底,或許金門對於原生物種的積極保育與建設,也會是金門獨樹一幟的觀光與文化資產!

 
資料來源: 金門日報/ 報導日期: 2018-04-12 點閱人次: 4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