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師培法鬆綁 大學憂放太鬆

師培法將大鬆綁。因應12年新課綱及師資培育法修正,教育部祭出課程鬆綁措施,將於明年8月起,將師培課程下放各校根據辦學特色彈性訂定,相關「教師專業標準指引」及「師資職前教育課程基準」5月底公告,後端的教師檢定考科也會跟著改變。有大學擔心,認課程若太鬆,未來恐難把關學生素質。

這次師培法修法放寬大學師資培育課程的規定,未來師資培育大學則可依據師資職前教育課程基準,自行訂定師資職前教育課程,課程要怎麼開、占多少學分,都可由學校根據辦學特色彈性訂定。

「未來師培大學的課程設計是開放的。」教育部師資藝教司長鄭淵全表示,師培法去年修正通過,由教育部訂定職前老師的專業素養和課程基準,目前在研議中,5月會公布,之後再由大學設計課程,未來的教檢資格考試內容也會隨之調整。

鄭淵全舉例,目前科目和學分統統由教育部控制,例如規定學校「教育社會學」要上兩學分,但沒有提供內容。現在教育部則是訂出專業素養的內容、提供大方向的概念給學校參考,例如教育理念、重要理論等等,但不再規定科目名稱。這是前端師培的課程改革。

至於後端的教師資格考試,鄭淵全指出,以後教檢考科也一定不一樣,會完全朝向素養導向的方向進行。這幾年的教檢題目已經逐漸朝向素養導向,希望教師從情境中應用。

不過,這項變化引起不同意見。台師大師資培育與就業輔導處長劉美慧表示,課程一旦「放太鬆」,可能造成學校開課容易,但難把關學生素質。

劉美慧表示,原來的規定確實太嚴格,連開課名都要一樣,「差一個字都不行」,造成有些學校因為師資不足,開不了課。但未來若給予學校太多彈性,僅靠教育部訂的素養標準,各校就據此開課,恐怕會產生大家對課程的解讀不一、何謂「達到素養標準」,以及如何評估等問題。

「這對學生是不是利多很難講。」劉美慧說,未來若學校可以想開什麼就開什麼,固然有利學校開課,但培養出來的學生將來會不會教,又是一個問題。何況有些學校師資不足,如果放太鬆,培養出來的老師的素質令人擔心。

她建議師培課程還是不要放得太鬆,她認為台灣的師培品質管控一直很好,國際排名第一,比芬蘭和德國都好。


教檢被當淘汰機制 師:不如廢掉

【記者馮靖惠╱台北報導】「廢掉教檢,並不會影響到老師的素質。」大直高中公民教師黃益中表示,目前教檢錄取率很低,只有五到六成,若只把教檢當淘汰機制,也就是「叫老師不要來教書」,以避免太多流浪教師,那教檢根本沒有存在價值,「廢了也沒關係」。

他也認為,教檢的考試方式,無法準確選出對教育有熱忱的人,不可能為教師的本質把關。

黃益中指出,「會考試」和「會教書」是兩件事,教檢雖然會考班級經營和教育倫理,但考試內容跟教學現場「根本是兩碼事」。例如,最會教的很多都是沒考過教檢的補習班老師,那考教檢意義究竟何在?就算把題目改得更活化或偏實務,結果仍是會考試的就是會考試,不會考試的仍無法在此制度下「被看到」。

黃益中說,「教育」是跟學生的互動,要用筆試衡量是不太可能的。就像教甄一定要面試和試教,才可以看出老師的人格特質,但就算已經過這麼多把關機制,也無法準確篩出對於教育真正有熱忱的教師。

黃益中舉例,一些考第一名、第二名的老師,教育的熱忱卻最低,成為正式老師後只想教書,不兼行政或導師。他無奈說,現在很可悲的是,如果遇到好老師,就是「撿到」,只能碰運氣。因為真正對教育有熱忱的,例如很多代課老師,花很多時間在學生身上,根本沒時間準備考試,教檢一直考不過。

政大教育系學生周冠甫說,今年起教檢題目不公布「非常荒唐」。他直言,教育部不該這麼不負責任,非常黑箱,難道是因為生活化題目不好出,就不公布題目?他反問,學測、指考考題也是愈出愈活,卻仍公布考題。

「現階段的教師檢定,無法考出教師在教學現場解決問題的能力。」周冠甫指出,雖然近年教檢的情境式題目愈來愈多,但還是有一半的僵化、背誦式的題目,依然會考出一批批思維模式相同的老師,因為情境式考題還是要求老師選出一個唯一的標準答案。

周冠甫說,「100、200年前的理論未必適合現在的教育現場」,應多考時事議題,或翻轉教育或實驗教育。建議考題設計得更開放,選擇題應增設多選題,才能考出老師的「想法」。

 
資料來源: 聯合晚報/A4版/話題 報導日期: 2018-03-12 點閱人次: 6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