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六龜高中老師扛起學測責任 偏鄉教育只能「特色」到底?

王麗雲/台灣師範大學教育政策與行政研究所教授(台北

六龜高中學生學測成績無人超過四十級分,引發社會關注。六龜高中師長強調學生不一定都是讀書的料,希望社會肯定他們讀書以外的優點,六龜高中的老師也願為學生的成績扛起責任。不過,偏鄉高中的問題這樣就解決了嗎?


在六龜設立高中,是政府的教育德政,政府和民間也投入不少的資源,如果沒有這個社區高中,學生可能會放棄升學,六龜高中穩住偏鄉學生,也給他們再三年的機會,培養自己的能力,找到自己長處。由校務評鑑報告及學校網頁也可看到,六龜高中的老師在培養學生上都相當盡心盡力。

不過,學測成績反映的是升學機會,學生回家需要幫忙家務,在學校又要努力發展特色努力得獎,學測成績無法提高,應不意外。政府期望學校設定的教育核心目標為何?應先釐清,才能不勞外界議論,學生與老師的心力,也才能放對地方。

另外,高中已是基本教育學習的尾端,國中小未能彌補的學習落差,常常成為高中教學沉重的負擔,也只好一路「特色」到底,對於各教育階段學生學習落差變化情況,我們略知一二,但仍無法完整掌握學校教學的效能,更遑論對症下藥。

最後,學校學生學習的問題,常不是學校造成的,要讓學校做好被賦予的任務,對於教學困境的源頭,例如家庭功能的支持或社區的發展,也要投入有效的、整合的策略,不要讓對弱勢學生的協助,常只是燒半開的水,無法許給學生美好的未來。
 
資料來源: 聯合報/A13版/民意論壇 報導日期: 2018-02-26 點閱人次: 212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