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東師生活點滴◎陳文榮

二年級下學期,來了一位體育男老師,個子嬌小,據說:以前是器械操選手。請他指導我們器械操,技巧一定更進步。
迫不及待到宿舍找體育老師,相談甚歡;然而令人失望,老師因為運動傷害,左手臂受傷,正在電療中。
老師答應擔任指導老師,指導動作要領,無法做示範動作。他建議:把有興趣同學集合起來,組成器械操隊,向訓導處登記,申請利用每天早自習時間練習,免參加早習。
請體育老師擔任指導老師:慎重提出申請,審核通過。老師要我擔任隊長,負起集合,訓練的隊務。
成員十幾個人,充滿學習的熱誠,也是全校享有免早讀特權的唯一社團。
體育老師偶爾來現場講解要領。有一次技癢,示範雙槓倒立動作,因左手臂受傷未癒,摔下來。幸好老師自我防護,沒有受傷。
雙槓倒立動作到畢業為止,都沒學會,引以為憾。訓練重點雙槓,單槓沒人指導,技巧也沒什麼進展。
三年級時,上級長官來視察,教官安排參雙槓表演,只做一些基本動作,長官沒興趣。
另外安排表演,三年智班(男女合班)的南天爵同學,教官要他表演單槓。他從容做熱身操,意外表演高難度動作│打車輪。雙手握單槓做為軸心,身體於空中擺動,畫成一圓圈,動作利落,又帥又神氣,令人敬佩羨慕。
他平時沉穩內斂,不出鋒頭,必要時露一手,表現出高強功力。可惜他沒參加我們的器械操隊。
民國四十五年青年節,台東各界在體育場舉辦慶祝活動-國防體育表演,由各中學派隊演出。
校方派我們器械隊參加,除單雙槓之外,還有跳箱,事先沒有告知表演內容,到現場看到跳箱,心中忐忑不安,因為我們根本沒有練習。
現場主持人透過麥克風廣播,要我校隊伍準備,身為隊長只好身先士卒,奮勇上場。
因心情過度緊張,起跳時雙腿不聽使喚,栽了跟斗,全場二千人嘩然,驚呼。雖受到驚嚇,亳髮無傷。隊友扶我退場。當眾出糗滋味很難受。從此次體驗,我待人更謙卑,不再出鋒頭。
練雙槓使我身體更健壯,三角肌堅厚結實、畢業前夕,到照相館拍攝一幀上半身裸照,特寫三角肌,達到健美標準。
照片珍藏超過一甲子,偶爾拿出泛黃老照片欣賞一番,當年英挺年少,現在白髮蒼蒼。垂垂老矣!
  合唱團與話劇社
普師二年級時音樂老師張玉柱,利用上課時間挑選合唱團成員。
三個條件:音色,讀譜能力,合作精神。很幸運被選上,高興一陣子。練習時間利用課餘,集合在音樂教室。
選兩首曲子:「山在虛無飄渺間」,「哈利露亞」。「哈利露亞」是四部合唱,難度較高。
我分到低音的第四部,歌詞很少,唱不了幾句,卻也得坐在板凳上,等其他三部同學,他們僅反覆練習多次,唱的是英語,歌詞意義不清楚,老師只要求咬字發音正確就行。等其他三部練好,四部合唱才派上用場。苦練一學期,終於可上台表演,在學校禮堂內表演過一次。
合唱重頭戲是提供中廣台東台錄音,在慶典晚上播出。在什麼地方錄音,時代久遠,記不得了;但我們沒聽到收音機播出,因當時收音機很少,張老師也沒告訴我們播出的消息。辛苦練習成果不能親耳聆聽,覺得很遺憾。
參加合唱團唯一好處就是常跟老師見面,十分熟稔。每次風琴彈奏測試時,心情不會太緊張。他對合唱團團員要求也不會太嚴苛。
為了要求同學對風琴彈奏老師刻意放出風聲:風琴測試未通過者不能畢業,其實校規中無此規定。
另一個最具知名度的就是話劇社,成員都是二三年級同學,必須具備三個條件:國語發音標準,具有表演天份,記憶記力超強。
東師話劇社當時在台東頗有名氣,除在本校禮堂演出,供全校師生觀賞之外,應邀到各鄉鎮公演之外,也到過高雄屏東等大城市演出,很出鋒頭。
公演到外地演出除公假之外,不必上課之外,食宿由邀請單位支付,條件優渥,令人羨慕。
國語不標準是進不了話劇社的,唯雖然吸引人;但連想也不敢想參加。
擔任第一男角的一位沈姓學長,個子很高,演技一流,國語字正腔圓,是我敬佩的偶像。服務期滿後,師大藝術系深造,畢業後任職故宮博物院,擔任研究工作。
東師籃球隊當時也稱霸台東中等學校籃壇,男女球隊一上場,所向披靡,一定大獲全勝。東師球隊黃金年代,從未吃過敗仗,東師學生走在街上抬頭挺胸,意志昂揚。
  阿兵哥朋友
就讀東師期間,家裡弟妹多,靠父親一份薪水,負擔沈重,除了返鄉旅費之外,平時零用錢盡量撙節,不敢要求家裡寄錢。
放假時,離家近的就回家去,遠道的人就不可能回家。
學校隔壁就是團管區的營區,跟一位葉姓士官熟識,待我小老弟疼惜有加,一放假就邀我到他們營區玩。他們勤務是站衛兵。因為經常到訪,全排阿兵哥都認識我,進出營區大門會客登記也免了。
星期日一大早就跑到營區去,午餐阿兵哥留我下來一起用午餐。他們的菜是三菜一湯,紅燒肉必定有一盤,伙食比學校的好太多。除了白米飯,有時還有白饅頭,鬆軟可口,飽餐一頓,為自己加菜。
星期日早晨,電影院加演一場電影,持勞軍票就可入場看勞軍電影,夾在阿兵哥之間蒙混入場,看免費電影,當假日的消遣。
午餐後中山室裡擺放許多雜誌:國魂,勝利之光,都是彩色印刷,十分精美,翻閱書報,就可消磨一下午。
葉大哥有一次關餉,帶我去喝茶,我也不清楚茶室學生能不能去,就跟著一大票人六個人,到台東鬧區中華路上一家茶室│快樂林,應該是當時知名的交際聯誼場所。
大家都穿便服帶我走上二樓大廳,落座點了七杯香片,大玻璃杯裡泡著茶葉浮沉。大夥啃瓜子,開心聊天。
沒多久教我們教育概論的信老師帶一位朋友也上樓來,我嚇出一身冷汗。也輕聲告訴葉大哥:「我學校老師上來了,怎麼辦?」
「趕緊離開,不要被發現。」
背著信老師,溜出快樂林,一點也不快樂。信老師一向以嚴格著稱,萬一被撞見:涉足不良場所,最少大過一支。
生平第一杯香片,聞到淡淡的菊花香,只啜飲兩口,實在可惜。一直懷疑:快樂林如果是不良場所,葉大哥怎麼會帶我去?阿兵哥朋友默默為我付出,不求任何回報。當時純樸敦厚社會風氣,非現代人所能想像。
葉大哥部隊調職到鳳山,失去聯絡,一直惦念著為我付出的一切,珍惜人生中一段難忘的情誼。
  台北印象
就讀師範三年,畢業前兩個月,學校都會安排環島參觀,其實就是畢業旅行,環繞台灣一周。為了減輕學生負擔,都由各地師範學校接待各地學校的畢業生。
安排住宿與餐飲是接待重點,如果宿舍不夠,只好打地舖應急。台北有兩所師範學校,台北女師,台北師範。我們住宿女師,離市中心比較近,交通方便。
生平第一次到台灣第一大都會,新奇事務吸引我們這群來自偏鄉的青年。
女子師範學校附近,擺好幾次小吃攤,其中的水煎包,以前沒見過,也沒吃過,令人好奇,肚子餓了,買幾個解饞,絞肉混合高麗菜,果然美味,同學輪流跑去買,每人分食一個。
西門町是最繁華的市中心,繽紛色彩霓虹廣告燈,令人目眩神迷。周遭百貨公司冷氣開放,吸引無數逛街的人潮。天氣炎熱,擠進百貨公司內,吹冷氣,比吃冰還舒服。吹冷氣也是我的初體驗。
百貨公司隔壁有一家生生皮鞋公司,好多同學都來買皮鞋。我帶的錢不多,只能買一雙最便宜的新臺幣三十元,鞋底是廢輪胎裁製做的。
這雙鞋穿了兩年多,堅固耐用又純樸。捨不得丟棄。
除了逛百貨公司,我也去重慶南路逛書局,新書羅列整齊,令人目不暇給。選購幾本文藝書籍,不是當紀念品,想充實自己多一點內涵。
我們也參觀了師範體系的龍頭老大│師範大學,仰慕師大畢業生可以到中學任教;可是想進師大,可沒那麼容易。
我跟要好的同學潘榮富,兩人站在校門口牌樓底下合照,擺出得意的架勢,抬頭挺胸,仰望牌樓上真、善、美,三個大字,期盼有朝一日我也能擠進師大的大門。
三年後我服務期滿,考上師大夜間部國文系,美夢成真。調職北部,開始五年工讀生涯,為自己開創坦途。(2之2)※

 
資料來源: 更生日報/ 報導日期: 2018-02-04 點閱人次: 2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