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專文】如何改造「中正紀念堂」?

文化部和民間團體沃草共同主辦的「中正紀念堂轉型社會討論計畫」的第4場願景工作坊,日前展開,參與者皆為專業領域工作者包括藝術家、策展人、建築學者、國會工作者等,從藝文、空間和政治三個面向進行討論,經過一整個下午的討論後,參與者皆認同中正紀念堂轉型應「清除威權象徵」,並考慮受害者觀感,改造後的空間應該從實用角度出發,加強親近性和公共性外,也方便民眾使用空間。

相較於小英與民進黨政府的開明作風,以前蔣經國與國民黨的作風實在很霸道,事先也沒有徵求民眾意見,就擅自由行政院發文各機關與學校,為獨裁者到處豎立那麼多銅像,又花大錢,蓋那一棟全世界最具規模但又是最醜陋的紀念堂,實在很不要臉。蔣介石是否偉大到足以立那麼多圖騰來紀念他,應該是由民意來決定,而非由國民黨自己說了算數。其實真正的偉人永遠活在人們心中,如:愛因斯坦、孫立人與高雄10元自助餐莊阿珠女士,只有最噁爛的人,才會立那麼多銅像,因擔心人家看不起他?忘記他!

以前是威權時代倒也罷了,如今解嚴已經滿30周年,《促轉條例》也已通過,為何各機關與學校都不自行決定拆除呢?原因也不難理解,各機關與學校都是看上面命令行事,尤其是國民黨主政時期,誰敢跟自己的烏紗帽和優厚的「退休俸」過不去?其次,拆遷銅像需要一筆額外費用,錢從哪裡來?各機關主管與學校校長不會笨到拿自己的錢,去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吧?也就是這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心態,加上上級也沒有行政命令下來,有幾人願意主動拆遷獨裁者銅像?搞不好還會被國民黨執政當局或檢調追究「毀損公物」,這不就是「奴隸」心態嗎?有何資格為人師表?

大學如:師大、輔大、成大與政大,高中如:雄中、南一中與南女中等校,最後之所以能拆除(或部分拆除)銅像,是因為學生歷經數年抗議才成功,其他學校如果沒有學生抗爭,學校會主動拆除嗎?北部的建中素以自由學風著名,但每年只有畢業生敢以Cosplay方式,幫其校門口的獨裁者銅像裝扮成一些逗趣的人物,卻沒有人提議討論其是否存在於校園的必要性。其他許多明星大學與高中至今也毫無動靜,對獨裁者銅像一直視而不見,習以為常,這與順民有何兩樣?若只會讀書與考試,以亮眼的升學率、科學比賽獲獎與學術研究成績為傲,但是缺乏明辨是非的能力與道德勇氣,又有何值得恭維之處?

相較於蔣介石,36年前死於台大校園的台大與建中校友陳文成博士,應該更值得台大與建中立銅像來紀念他才對,因為陳文成不只是會讀書,更具有ㄧ般人所沒有的道德勇氣,與愛國愛鄉的情懷。在那個台灣戒嚴的年代,已經在美國著名大學任教的他,其實可以很自私過自己學者生活的優渥日子,他也明知國民黨在美國有許多「抓耙仔」,幫助台灣民主人士很危險,他還是義無反顧。他曾說:「只有台灣的山才是山,只有台灣的水才是水」,所以特地回台省親,順便從事學術交流,不幸卻意外枉死。是誰幹的?大家心知肚明。這樣傑出的校友,不是更值得建中或台大人引以為榮嗎?

德國與波蘭20多年來一直在進行轉型正義,無論是希特勒或史達林的所有圖騰,都遭到嚴格批判與無情的拆毀,哪有我們如此冷感與溫和?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不這樣做,就是沒有是非與正義觀念,對下一代的人格教育有害,畢竟世上哪有國家將亂殺人的獨裁者,當英雄崇拜的道理?德國與波蘭等東歐國家持續進行轉型正義這麼多年來,又有妨害他們經濟的成長嗎?那些只會說拚經濟,不要轉型正義的人,其實與只會「吃飽睡、睡飽吃」的豬仔有何兩樣?德國與波蘭有人說進行轉型正義會引起所謂對立與仇恨嗎?為何我們不能對所有在二二八與白色恐怖中受難者的家屬,將心比心?

其實不只中正紀念堂,各機關與學校是該認真討論,校園獨裁者銅像是否有繼續存在的必要性,中央政府應給予經費支援,而非只是口頭上「尊重各校自行決定」,畢竟台灣人被國民黨奴役太久了,如今可以當自由人,有些人還真不太習慣。如同籠中鳥一樣,被人關太久了,已經失去追求自由的勇氣,一旦有人幫他們打開出口,讓他們可以自由飛翔,他們卻無膽享受,是否可悲?

如今已有許多有識之士體會轉型正義的重要,準備改造中正紀念堂,值得大家肯定。筆者認為,如果能將此地改成如同英國之民主聖地「海德公園」,讓人自由自在發表自己的政治理念或藝術創作等,不是美事一樁嗎?

法國民主啟蒙大師盧梭曾說:「人一出生就有擁有一枚金幣,一面刻有『平等』,另一面刻有『自由』,而這一枚金幣叫做『人權』。」此名言如暮鼓晨鐘,發人深省。

 
資料來源: 民報/ 報導日期: 2018-01-02 點閱人次: 27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