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三米線後】我好想可以專心的做一個教練,這是多幸福的事

或許台灣的排球職業化還是一條漫漫長路,但不管這條路能否通向終點,讓球員們對未來能無後顧之憂,不正是在這段過渡期應該做的事?如同小牛教練所說,有興趣傳承、有教學特質的優秀選手,留下來繼續做教育訓練;其他的選手,可以透過學校或相關單位尋找的企業贊助,如比賽期間住宿的飯店業、提供飲食的餐飲業……等建教合作,希望各行各業因為這樣的贊助與學生球員們有相處的機會,瞭解球員的自律、應變能力等優點,甚至提供他們就業機會。

這些事情,在北市大幾乎是由小牛教練一手包辦。除了排球上的專業,小牛教練還必須協助拉贊助商、拓展經費來源、解決球隊各種問題、球員們生涯諮商、活動規劃辦理……等,連她自己都笑說,進入北市大讓她學會怎麼「搏感情」。

到北市大帶球隊已經快五年的小牛教練,每年都是很緊張、很用力的去找資源。由於排球的國際賽成績不算好,申請學校補助的成績也沒有辦法達標,在球隊想找好手的狀況下,這些經費球隊幾乎都吃不到。北市大比照國際賽、國內賽的規定來補助優秀選手,但女排一年五個學雜費補助進來的優秀選手,都是小牛教練自己尋找私人企業,還有她的老師鄭芳梵協助連絡一些友善企業贊助選手獎學金。

我好想可以專心的做一個教練,這是多幸福的事

「但是我好希望,這是我最真心希望的一件事。我好想可以專心的做一個教練,這是多幸福的事。」在球隊中身兼多職的小牛教練,最希望的是,哪天排球環境可以更進步、分工更專業與精細,讓她可以真正的、專心的、好好的做一個教練。

談到資源的問題,小牛教練語氣中有些無奈。她認為除了資源不足外,資源過度集中、分配不均也是一大問題,這就如同「雞生蛋、蛋生雞」的概念。以達成七連霸紀錄的台灣師大來說,到底是因為師大擁有的國手多、表現優異,所以企業贊助女排的時候,第一個就先分配給師大?還是因為師大優先分配的資源多,創造較好的環境與成績,所以師大的球員才比較有機會當國手?

這幾年,師大幾乎成為大專排球聯賽所有學校的最大假想敵。正修科大今年的台電班底也非常整齊。小牛教練認為,北市大球員與師大、正修科大球員的差異,主要顯現在臨場表現。相較之下,比賽上的經驗就差這麼一點,因此今年以五局輸給正修科大,可以理解,她也覺得球員們盡力了。

她也提及,正修科大的球員大部分是台電選手,全心以打球為工作。許多高中好手,一畢業就去台電打球,利用晚上休閒時間讀書。「這是個蠻好的制度。以經驗來說,我輸得也很佩服。不是客套話,她們也跟師大打到第五局才輸球,真的有很好的實力水準。」

在談論資源分配時,小牛教練用了很多反問的方式,她說這是因為她覺得這些問題根據所處位置不同,可能沒有標準答案。「因為資源不公是我覺得的,但可能我們羨慕的,我們現在眼睛看到的,那些已經環境很好的隊伍,搞不好他們還是覺得資源不夠。」

但或許我們真的應該好好思考一下,在台灣現在的環境下,已經只有很少數的資源能夠分配到排球的領域,這些資源卻只集中投入在一兩所學校上面,於是優秀選手不停往同樣的學校集中,表現出好成績,學校再分配到更多資源……形成一種慢性的、資源愈趨集中的惡性循環。這樣的環境其實並不理想,顯出體制的老派與守舊,從二三十年前就做的事,到現在還是用同樣的方式在運作。

 
資料來源: 排球筆記/ 報導日期: 2017-11-06 點閱人次: 12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