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偏鄉童變偏鄉師 「是老師改變了我」

「校長媽咪,您可以來看我的教學演示嗎?」以前帶過的孩子邀請我前去實習學校觀看他的教學演示,我欣然前往。學校的老師都對他的積極主動讚不絕口,師大的指導教授也誇他用心,但不約而同為他感嘆:「可惜生錯年代,這幾年受少子化影響,恐怕都不辦理教師甄試」,學校的主任也問我,是否要勸他走別條路。

其實去年我便與他分析過,勸他考慮,但他微笑問我:「您可記得我高三時跟您分享的事」,當時我點點頭,嘆口氣祝福他:「希望老天爺能幫你。」

這孩子出身隔代教養家庭,國中畢業努力考上第一志願,代表畢業生致詞時,從第一天由阿婆帶到校時的叛逆說起,分享學習經驗後,他說:「各位學弟妹,閩南語有一句話說:落土三分命,這句話是錯的,我就是個證明,人的命運是靠自己創造、自己改變的…」當時贏得多少人熱淚盈眶,他奶奶寄望他讀醫,但他說要讀物理,走科技路線。

沒想到高三時,突然改變目標,第一志願改為師大,原因只為了一次看到一群青少年打架,讓他很震撼;想到自己成長過程,原本也可能是他們的一員,後來他告訴我:「我錯了,原來不是我改變了命運及未來,而是老師改變了我」,那一天他決定要當能改變學生命運及未來的老師。

今年我請他吃飯時,他提到想留在南投偏鄉教書,幫助弱勢學生,也可就近照顧年邁的奶奶。我告訴他教師超額嚴重恐不樂觀,勸他「高考教育行政也可考慮」,他當時點點頭;過了半年,他說經過了解,還是要做「第一線能直接鼓勵孩子的老師。」他說時,臉上熱情與國中畢業時毫無兩樣。

師大給我正規且嚴謹的教育,我確信我是那個能改變學生未來的老師,我不會放棄的」,我給予肯定但還是表達前途堪憂時,他安慰我:「如果一有公費生訊息,我會豪不猶豫再去考大學指考的,我會持續努力,您不用為我擔憂」。

要我不用擔憂的還有一名在仁愛鄉服務的孩子,我在一場演講結束後,他跑過來提到在偏鄉教學的苦與樂,我當時問他願意這樣一直代課下去嗎?他點頭要我不用擔憂外,也承諾要努力當孩子生命中的貴人,還笑著對我說:「您放心,我不會做孩子生命中罪人的。」

從這些孩子身上,我看到將心比心的熱情與堅持,他們要的不是鐘點費調高多少,在乎的不是會被綁約幾年,而是他們想回鄉服務,就近照顧家人,並以自身經驗鼓勵學生幫助學生的心願無法實現。

他的教學演示非常成功,學生與他的互動自然熱情,那不是裝演出來的,而是長期關懷下的信任與喜愛,結束後他看向我,眼裡有急切的問號,想知道我的看法,我給他比個讚,他憨厚靦腆的笑了,我也回報他微笑,但笑容中有我的心疼呀!

 
資料來源: 聯合報/A16版/民意論壇 報導日期: 2017-11-04 點閱人次: 1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