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千萬種故事】謝海盟編寫台北大河劇
圖

走在所愛市街上 渴望一探河跡昔今

「台北是我深愛的家鄉,於我有著無法篡奪的位置,想了解它的前世今生、各時期的面貌,也是非常自然的。」自由寫作者謝海盟這樣說道,喜歡走路的他,最初漫步台北時發現許多斜巷與橋墩殘跡,早已引發好奇,加上作家舒國治的《水城台北》中提到:「所有的台北斜路,指出早年的河跡。」並斷言屬於此類但已被廢街的舒蘭街,「在今日台北城,是休想找到這條街、這一泓河水的。」更讓謝海盟燃起一探究竟的勝負欲。

所謂「高手在民間」,謝海盟除了到圖書館找尋1957年的「台北市市街圖」等老地圖,與書中對照畫定出舒蘭街範圍,包含新生北路二段49巷口、八德路與安東街口等,他也上「批踢踢實業坊」BBS的地理版,從版上尋找相關描述,同時向師大地理系教授洪致文學習觀察方法,「例如在民俗上,土地公廟廟口就時常朝向河蓋。」

聽過「?公圳」吧? 來聽聽它的故事

謝海盟追蹤舒蘭街早期河跡時,發現它可以算是第一霧裡薛圳支線,而霧裡薛圳又可牽扯出許多老台北人熟知的?公圳,「曾有這樣的都市傳說指出,只要是台北現存的水道溝渠都跟?公圳有關,其實郭錫?在清朝乾隆年間創建?公圳,是為了解決台北市東區灌溉缺水問題,與由台北市西側地區居民開闢的霧裡薛圳用途相同,但郭錫?後代因變賣部分產權,造成後來修繕責任歸屬不清,日本政府最後收歸國有,還把霧裡薛圳一起併進『?公水利組合』。」

謝海盟對照所有資料後笑駁都市傳聞,引出後期日本政府為方便管理,造就許多人誤會台北水路皆源於?公圳的原因。採訪當日,謝海盟也帶領記者從捷運新店站附近走訪最初引新店溪水源的?公圳,就在捷運站旁、步下樓梯即可見「?公圳圳頭展示館」,除展示早期抽水系統,走往鄰近的北新路一段45巷時,還可看見被整治過並命名為「?公紀念公園」的水路,「前段非常乾淨,還曾有居民會熱心帶我去找漂亮的拍照點;後段或許受限於經費,有許多魚群浮屍以及難聞氣味,之前踏查時還被當做環保局稽查人員(笑)。」

探訪溪河圳溝的曾經 未完待續……

穿街走巷時,謝海盟提及,因為幾年下來的水路踏查養成了「職業病」,他不只每日行走間,腦中忍不住浮現眼前道路的過往街景圖,即便出國到了東京,也依舊循著神田川支流尋找昔日水路痕跡,「接下來我想踏查的是被併入?公圳系統的大坪林圳,再往前走,一處紅色水橋就是大坪林圳與?公圳交會處。」謝海盟帶領我們走過漆黑的環河路下橋洞,迎向紅橋的路上,像是也開啟了他下一個目標。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E08 | 千萬種故事 報導日期: 2017-10-07 點閱人次: 1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