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草皮問題,或意識形態問題?

李坤融、陳淳/台師大學生(台北市)

讓我們冷靜地審視《中國新歌聲》風波,試想,如果這件事情發生於其他大學,會有如此大的風波跟聲浪嗎?或者,如果在其他大學,會有學生像台大學生般動員抗議嗎?

這幾年來,各校在「學生自治」領域的參與度都不高,學生們各自忙於課業或社團活動,又傾向於關注與自身高度相關的議題,像是校園美食、宿舍床位、選課分配等,才會引起多數大學生關心。

此次台大事件,爭議點在於中國廠商未做好適當防範,導致損壞跑道。然而損壞跑道對學生權益真有如此重大影響嗎?需要積極協調後續賠償的應是校方而非學生,而學生團體所以會有如此激烈的反對聲浪與爭議,筆者認為,背後有兩個原因:

主要因素是「台大校園」。台灣大學是台灣升學主義下的最大目標,被多數學生崇拜。而每當這一群學生有所作為時,就較容易受到媒體關注。

次要因素為「中國節目」。我們這一代學生素有「天然獨」之稱,在兩岸緊繃的現在,中國節目來台拍攝,對台灣而言本就是敏感的,又在拍攝過程中不慎發生損害場地一事,新世代學生們對於中國的不滿與憤怒,就自然而然地引爆開來。

但事件爆發也導致當天場內的爭議點並非操場修復、校長道歉,而是高舉台灣國旗子、中斷中國表演。換言之,此事件已從單純的場地修復爭議,演變成兩邊意識形態的互相宣洩,是意識形態與統獨意識對立之爭。

爭議點因此變得更模糊,從校園內的學權案件轉變為社會運動內意識差異的政治案件,衝突爭議如果沒有積極溝通,訴求將難達到目的,而只是讓社會更仇視不同意識形態的人。

以抗議、中斷活動進行為手段的社會運動,固然是一種表達反對意見的方式,然而,手段較激烈的運動,相對而言也較容易被模糊焦點。同樣是為了解決根本問題,或許,可以試著透過更有效、更穩定的溝通方式進行協商,才是真正的校園學權。

 
資料來源: 聯合報/A15版/民意論壇 報導日期: 2017-09-26 點閱人次: 15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