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長榮小王子 差點去賣車!張國煒籌設星宇的7大內心戲

長榮航空前董事長張國煒,經歷父親張榮發過世、家族爭產風波黯然離開長榮集團,沉潛18個月後,將籌設星宇航空上演「王子復仇記」,昨天首度以星宇創辦人身分公開露面。

★離開長榮談失敗「下次股權弄好一點」

張國煒昨晚擔任成功之母系列講座「迎向挑戰 無所畏懼」主講人。他說,人生一定有失敗,但沒有失敗就不會成功,「我們都是在失敗中學習、在失敗中淬鍊」,「當人就是要失敗,不然就不用當人了」。但自嘲是被人趕出來的、不算失敗,但自己找到另一條路,「下次就是要股權弄好一點,才不會被趕走!」

張國煒說,其實父親也曾經希望大哥、三哥和他接,他只是比較幸運,「在那個時候他屬意我接」,但無論如何都是一家人,父親的事業誰來接都不是問題,大家願意承擔把父親的事業做好,誰來做都好,只要能讓長榮做得更好,將父親的事業發揚光大,都是好的事情,「成功不見得要在我」。

★度過孤獨時期…每天像遊民般載孩子上學

他說,在長榮那幾年真的很辛苦,要將整個長榮的體質、聲望提升,「我無愧於整個家族,我也盡量在做。」或許很多人認為,他所做的也就這麼一點點,「是也沒錯,但我的能力只能到這樣」。長榮在他交接那時,社會大眾還能津津樂道,「對我來講已經夠了。」我會坐在這邊,還是自己爬起來、做想做的事情,這才是最重要的。

張國煒說,過去十年在長榮真的是「用生命在經營公司」,花費很大的精力、精神,離開時原本就想下一步要休息,但「我也滿賤的」,當每天只能跟遊民一樣載小孩子上下學也受不了,有天媽媽甚至跟他說,「乾脆去賣車吧!」

在他決定「重操舊業時」,雖然媽媽反對,「你好不容易定下來了,還要再上車?」不過他深切地想想,「我還能做什麼?」別人不一定能踏入航空業,但他只能做這個領域,其他卻不一定會,很多兄弟也是做航空的,「既然大家都這麼期待、賞光,認為我可以做好,我就把事情做完吧!」

他說,父親要過世前就曾殷切地跟他說「要把飛安做好」,因為父親從創立長榮航空就一直以飛安自居、非常期待,「雖然我現在沒有舞台了,但如果做另一家航空公司,即使不叫長榮了,還是可以繼續為父親想做的航空事業打拚。」

★為何想開飛機?「機艙香香…阿姨漂亮」

張國煒透露,他小時候曾想當公車司機、警察,想開飛機是從國小六年級開始,當時第一次出國,父親帶他去日本,搭乘國泰航空747-200飛機,他覺得「好稀奇」、「機艙香香的」,而且那時就覺得「哇,(空姐)阿姨好漂亮哦!」

張國煒說,他從小對機械很有興趣,原本也沒想到父親會去開航空公司,媽媽也都會耳提面命,跟他說以後別想去長榮上班、要靠自己。但人生際遇很奇妙,父親後來開了航空公司,那時晚上他還只能偷偷假借補習去桃園機場看飛機、看看當天票務櫃檯有多少人,最後卻真的進了長榮。

★長榮職位…「最討厭董事長 薪水那麼低」

張國煒昨天知無不言、有問必答,對於他長榮航空從機場、貨運、維修、運航道駕駛飛機都曾做過,他最喜歡什麼職位?張國煒說,每個工作他都喜歡,但「董事長最討厭!」他常笑公司機師每天開飛機看藍天、跟空姐待在同個空間又能到處遊玩,「領的薪水竟然是我的兩倍」。

他也笑說,「你說我離開長榮好不好?當然好呀!那不是人待的地方,董事長薪水那麼低!」

★為何取名星宇?「希望有一天飛向宇宙」

張國煒去年11月底宣布籌設「星宇航空」後,外界都很好奇究竟名字怎麼取的?他昨天首度以星宇創辦人身分公開露面說,「名字是我自己取的,也是對父親的尊敬。」

張國煒說,早期父親走船沒有GPS,每個船員都是靠著仰望星空導航,他自己當飛行員時,很多時候也都是在仰望星空,取名「星宇」,基本上是對天空的懷念、對星空的懷念。

至於叫「宇」?張國煒也說,因為星空非常浩大,「但我們希望航空公司不只是航行在大氣層中」,總有一天可以飛向宇宙,無限擴展。讓這整片天空無限、沒有邊際,那時候才想到「星宇」。

至於星宇英文名稱叫做「STARLUX」,他也說,lux是希望星宇航空成為民航界中也要有精品品牌期。他說,他不敢說好像「別人就不是精品」,不是這樣講,只是期許自己可以超越他們、代表台灣,成為航空界的精品,走到國際。

★想超越長榮嗎?「努力讓父親感到光榮」

張國煒會希望超越父親一手建立的長榮航空嗎?張國煒巧妙回答,「虎父無犬子,父親總是希望兒子可以比他優秀,但父親在時我不能比他優秀,不然他會把我打到18層地獄,但現在一定要努力超越他,才能讓他感到光榮。」

張國煒說,當然賺錢很重要、他也要對員工交代,但他不用把星宇當成金雞母,「我現在就可以過好日子了,不用開一家責任感這麼重的公司,風險這麼高。」他完全是憑著「使命感」,也透露早在長榮時期「我就留了好幾手」。

★把長榮華航比下去?「我也不是白混的」

張國煒說,華航、長榮都是很好的「一定要跟這兩家比、很難比下去!」但他話鋒一轉也說,「這是我在檯面上講的,要講真話要去檯面下講」,他說,這兩家公司都不錯,但長榮有企業文化包袱、華航是國營企業民營化,老闆換來換去,星宇卻完全是「我一個人講了算」。

在美國念書的張國煒說,他希望星宇公司風氣可以是美式的管理風格、自由的工作環境,會用盡所有知識及管理之財管理好,一定會超越這兩家(長榮和華航)發展的速度,對於外界的冷嘲熱諷,他也直言,「我在航空界也不是白混的!」但「我們不是門外漢,手下的人都是菁英」,也將網羅所有民航菁英,帶起台灣民航。

 
資料來源: 聯合新聞網/ 報導日期: 2017-09-15 點閱人次: 4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