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文言文肩負著時代的薪傳(傅武光)

漢代出個司馬遷,漢代便光芒萬丈。三國雖亂,出個諸葛亮,三國便有丰采。晉朝有個陶淵明,晉朝便有歷史價值。唐代有李白杜甫,遂使乾坤滿含光輝。北宋有范仲淹、司馬光,南宋有朱熹,明朝有王陽明,清代有曹雪芹,都足以代表他們的時代,這叫做「名世」。民國以來足以名世的人物,在20世紀,當推開風氣之先的胡適和綜匯國學的大師錢穆。21世紀的我們這一代呢?放眼看去,還看不到。如果一直沒有,則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五代」,五代被視為黑暗時期,因為那時連一個像樣的人物都沒有,以致歐陽修作《五代史》,每篇評論都以「嗚呼」開頭。

如果9月10日教育部課審大會通過高中分組的建議,把高中文言文比率調降至3成,課綱訂定的選文下修至10篇,則後世對我們這一代也必然「嗚呼」連連。因為這樣的國文教育難以誘發種籽使之發芽;縱使發了芽,也養分不足,怎麼茁壯?

高中打造大師基礎

3成的比率,3年只約20篇,且訂定的10篇中,新選的6篇,只讓學生「取法乎中」而已。這樣的質與量,要陶冶成有人文素養的公民且不可得,何況是打造成大師的基礎呢?高中打造不了大師的基礎,怎期待將來大師的出現呢?哪有大師而不諳文言的呢?哪有讀不懂文言典籍而可以成為大師的呢?
我所說的大師,是司馬遷級的大師。他的條件,就是司馬遷所說的,能「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究天人之際是哲學,通古今之變是史學,成一家之言是文學。如此貫通文史哲學而一之,不通文言文,怎麼可能!我當然不是說高中階段就要培養成大師;而是說文言文要達適當的量,作品須要求上等的質,纔能適性揚才,誘發一切可能性。
我們非常需要司馬遷級的大師,他是時代之光,是時代的舵手,引領社會向上提升。我們這一代的大人們,怕是都成就不了了;但「後生可畏」,他們有無限的可能。我們不能因為自己不行而認為他們也不行,以致阻絕了他們的可能性。就如我們的父母,曾期望我們這一代登峰造極;但當我們自己到了「四十、五十而無聞焉」時,就只好寄望下一代了。至盼學審會諸公,為下一代想,為千秋萬世想。

師大國文系退休教授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A14 | 論壇 報導日期: 2017-09-07 點閱人次: 24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