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東南沙研習營座談會】開發南海 打造和平航道

我國收復南海諸島已逾70週年,南海諸島及其相關海域主權屬於中華民國所有,其中,太平島為南沙群島最大的天然島嶼,不僅是我國固有領土,同時也是臺灣為區域和平、穩定做出具體貢獻的重要場域;國防部今年,開放各大專院校系所及教師組隊報名4梯次南沙研習營及東沙體驗營,本報特別邀請參與師生代表、青年朋友,以及鑽研區域安全領域的專家學者,共同舉辦「開發南海資源 打造和平航道」座談會,透過親身經驗分享與意見研析,讓讀者可以了解我國當前南海政策,彰顯保衛疆土、維護區域和平的努力與決心。

 當前南海資源開發與實質經營作為

 針對「當前南海資源開發與共享之國際實質經營作為」議題,輔仁大學日文系何思慎教授、東海大學魯俊孟教授分別就主權、戰略地位、研究數據等觀點闡述,帶給與會來賓全新思考面向與視野。

 「主權在我、共同開發」8個字,雖然是我國東海和平倡議,但同樣觀點,也適用於南海。何思慎表示,在南海資源開發上,太平島和東沙島是2個天然島嶼,擁有豐富的資源,包括高經濟價值的魚種、石油、天然氣和可燃冰等,因此,對於南海資源開發的問題,除了要把自己國家的政策定位清楚之外,還必須採取具體的作為。例如:派軍隊駐守、積極驅離非法捕魚船隻等,以實際作為,要求南海周邊國家尊重我國主權,如此,南海的資源開發才能成為有效的方案。

 對此李大中指出,他非常同意「主權在我、共同開發」觀點,並認為共同開發的可能性非常多;除了漁業資源外,還包括石油、天然氣。他盼望在任何關於南海的談判當中,我國不應該被排除在外,這也是政府多年來一貫的主張,是非常重要的。

 魯俊孟認為,目前在南海爭議上,大概有4個主題,分別為石油天然氣的開發、島嶼附屬的經濟權力和漁業權力、海盜管轄與控制以及戰略地位控制。因此,我國必須了解國際政治現實環境給我們的機會和限制,並利用島上南沙醫院,作為經營管理利基所在,成為提供島嶼鄰近國家緊急醫療資源的角色,為南海政策建構新的出發點。

 利用地理優勢 發揮人道救援軟實力

 論及「如何利用東南沙群島的優勢,發揮臺灣人道救援的軟實力」,主持人淡江大學戰略所李大中所長認為「主權在我」,並強調我們在伸張主權方面不會有任何退縮;此外,他也指出,解決南海爭議不僅要以和平方式出發,同時也要符合國際法的原則,進一步擱置爭議,強化共同開發,建立一個能讓大家共同對話的基礎。最後,他認為我國不應被排除在任何討論南海議題的國際會議當中,並持續在非傳統的人道救援、打擊犯罪及救災等面向,建構我們的能量與能力。

 李大中表示,在人道救援部分,我國已經開始有一些具體作法了。例如去年11月底,國防部、外交部、衛福部、海巡署等單位曾經在南沙太平島周遭水域投入相關演訓,除模擬周遭水域有船隻遇險、火災需要緊急後送等狀況外,更出動艦艇執行任務,朝打造太平島成為人道救援中心及運補基地等方向邁進。

 李大中總結時強調,我們可以透過實際作為與政策主張,證明我們在海灘搶救、飲水、食物、視訊醫療及緊急醫療後送等人道救援方面的能力,並在不影響主權的前提下,將資源貢獻給國際社會。他進一步表示,自從親身踏上太平島,目睹島上海巡官兵為捍衛國土、海疆而努力不懈的身影,體會當地南沙醫院護理師及醫官具有高度專業與熱忱,積極為人道救援貢獻的各種表現,上述諸般作為都是我們在南海主權可以持續發揮的基礎。

 海洋資源共享 和平使用南海

 在「海洋資源共享及如何和平使用南海」的議題,文藻外語大學助理教授章之平從環境保育及人類共同漁業資源資產等論點切入,提供各界專家學者在人道救援、主權伸張等觀點之外,另一個思考的空間。

 章之平表示,南沙群島正好在全球珊瑚礁的三角方位中,臺灣是北點,索羅門群島是東點,南沙群島外側海邊則是西點,全球有75%的珊瑚都在這個地方;此外,還有軟體動物花枝、1200種魚類等也在此處,可謂物種豐富。

 「我們國家現行的海洋生態環境與保育策略上,設立很多的海洋公園,如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東沙環礁國家公園等,因此,我們可以從保護漁業的角度出發,建立與其他國家互惠的機制,成為新的立基點。」章之平從環境保育的角度發表意見,同時也呼應李大中所長有關地區豐富物種資源共享的現況。

 此外,章之平指出,國際自然保育聯盟已倡議設立跨越國家領域的海洋保護區域,其中,除了沒有國界的限制外;還可同時存在保護海洋多樣性的目地,並維護漁業資源,永續發展。其中,東沙和南沙群島實際上也被國際自然保育聯盟劃定在區域內,因此,我國可以從這個方向切入,利用豐富的海洋資源,規劃一些海洋遊憩活動,相信不但可以吸引各國來島上參觀或旅遊,也有助和平氛圍的發展。

 我國南海經略作為與策略運用

 在座談會討論中,臺灣師範大學政研所王冠雄教授及南華大學國際系楊仕樂教授針對「我國南海經略作為與策略運用」提出看法,除重新回顧「U形線」的國際主權主張進展,也從近年南海發展看未來的前瞻與趨勢。

 王冠雄表示,馬來西亞、汶萊主張的大陸礁層概念,最早不過是1958年第1次聯合國海洋法會議之後才開始出現,並形成國際法接受的範圍;我國主張的「U形線」立場,則可追溯至1947年,這也是我們可以堅持之處。

 「也許我們可以把演訓規模提升,並將它年度例行化,藉以證明我國主權存在」,楊仕樂指出,近幾年來,在南海太平島演習,都證明我們在這個區域的存在。未來,演訓科目也可以朝人道救援、反恐、反海盜的方向調整,並邀各方參加,成為我們立基的另一論證。

 談到南海未來發展,楊仕樂認為,目前我們雖將太平島設定為「軍事管制區」,國人登島不易,也難有「環境關懷」情感產生。日後,我們可以考慮對環境低度衝擊的開發方式,將它發展成為高階路線的旅遊景點,使國人產生捍衛國土、保育資源的共識,進一步強化我國的立場。「也許我們應該成立一個南海開發公司,設置共有的經濟海域,若要開發探勘海底資源,也是透過公司的名義;雖然這想法會有些阻力,但至少比停步不前好些。」楊仕樂從國土開發角度提出另類觀點,深獲與會來賓贊同。

 「有海才有島」 全民支持強化南海力量

 本報舉辦「開發南海資源,打造和平航道」座談會,引起眾多回響。並從強化南海主權的角度深入,認為可以軟實力、硬實力雙管齊下,硬實力是更積極主張南海主權;軟實力是強化南沙設備及人員配置,打造成人道救援的醫療機構。

 其間,針對中共簽署「南海行為準則」框架,我國該如何因應?臺灣師範大學政治研究所教授王冠雄表示,中共與東南亞國家協會的會員國共同簽署了名稱為「南海共同行為準則」的架構文件,對方也翻譯叫「框架文件」。很顯然地,這「框架文件」無論是談判過程或簽署當下,中華民國似乎是被忽略掉了。王冠雄認為,在海洋事務上,不能等著別人來評斷「太平島」是不是「島」,我們認為它是「島」,那我們就要把「島」的樣子做出來。

 王冠雄舉例,日本做法值得我們參考。日本有「沖之鳥」,那只是一個「礁」,漲潮時甚至只有一張雙人床大小面積。但日本認為就是「島」便主張200海里的專屬經濟區,派軍艦巡弋,臺灣漁船闖入,日本就會來逮捕、扣押、罰錢。以此來看,如果太平島的200海里,看到外國漁船非法捕漁我們就抓、就罰,我國就可在太平島建立我們執法權威。

 淡江大學戰略所長李大中也贊同,用四個字變成一個口號就是「我抓我在」,只要依國際海洋法執法,我們就會存在。前提是我們必須按照國際海洋法,管理我們所主張的海域。

 青報粉絲也提到中華民國在醫療的技術上面,在東亞國家是數一數二,可以強化南沙醫療設備及人員配置,讓它成為南沙海域上人道救援醫療機構。尤其南海海域特別容易撞船,我們可以及時救援,這也可以讓國際間認識中華民國對南沙主權的立場與捍衛和平的決心。

 輔大日文系教授何思慎指出,我們都愛自己的國家,可是對於所擁有的海域,國人的認識並不深刻。在國際法上經常講「有島才有海」,但是在國家安全上要倒過來講「有海才有島」。如果國人不能正視我們所擁有的東海、南海,或是臺海的重要性,則「島嶼安全」堪虞。在「國防教育」上,我們要強化這個領域,讓全民支持國家的海洋作為及政策。

 
資料來源: 青年日報/ 報導日期: 2017-09-05 點閱人次: 27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