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一路向南》跟著公費留學生從台灣走進泰國校園

小叔/泰國菁菁寮 Jeknoi Changpuak(泰國朱拉隆功大學語言學博士)

台灣政府積極推行新南向政策,除鼓勵投資外,在教育學習上也有規劃。教育部106??學獎學?甄試特增「新南向國家」,這次取得獎學金來泰國進修者共有四位,一位文史哲學,一位藝術相關,兩位政治與區域研究。從與泰國的第一類接觸、泰語文的學習、泰國經驗的累積、接著找到契機,直到目前最在地的生活體驗,機會該是留給準備好的人。他們在暹羅土地上的前線觀察,想必有豐富的感想。

便利生活的代價

與兩位公費留學生相約在 CU IHouse 的交誼廳見面。時間仍充裕,決定從著名商場 MBK 步行前往。走在曾十分熟悉的校區,卻又覺得有點陌生,仍記得體育場出入口的阿婆青木瓜沙拉讓我辣到頭皮發麻。我剛入學時,校區週圍都是舊房舍,當時已有計劃要更新。一攤豬肉粥經歷了師生數代,一賣幾十年的店家全是朱拉人的回憶。這裡已迅速發展,新建大樓與商場林立,不是我印象中熟悉的風貌。眼看約定時間快到,不爭氣地點開 Google Map 跟著指示走,不想與變遷對抗。

CU IHouse 是泰國朱拉隆功大學 (Chulalongkorn University) 專為國際學生與交換學者準備的住宿大樓,共26層樓高,646間房,24小時警衛保全,附設現代化設備。當年我剛到時所住的學校公寓設備稱不上先進,單人一間不含水電費,每月七千五百泰銖,房間內接收不到無線網路訊號。為了安全考量,規定外人不得留宿,只能在一樓大廳會客。住在新大樓的黃嬿庭對於房租感到驚訝,「兩人分攤一間房,一人每月還得支付近七千泰銖,不含水電費,真的好貴。」校園週圍生活機能好,用金錢買便利,校內外住宿費用頗高,「之後需要搬到其他地方,想要住在色彩繽紛的房子裡。」

點滴拼裝生涯規劃

保有女孩的浪漫幻想,她對開發中國家特別感興趣,「我不想只侷限在泰國,所以選擇東南亞研究。」原本想去印度,同樣是善用色彩的國度。政治大學外交系畢業,心中有個被勸退的媒體夢,「開發中國家的社會問題就是台灣的放大版」,喜歡探討沒有絕對是非對錯的議題。生命本來就是條連續的線,過去的所有累積成為現在,也牽繫著未來。

「泰國很大,短短三十分中鐘的車程就能看到城鄉差距」

前總理盈拉約定到高等法院聆聽判決的當天,特地搭車前往現場,混入支持群眾中訪問。細微的觀察與深刻的感觸化成文字,一段小旅程讓夢繼續萌芽。

當天與她同行的是主修泰國研究的許純鎰,選擇住在昭波耶河對岸,穿梭吞武里體驗不被廣大旅客所認識的曼谷。「自住一間套房,每個月九千泰銖」,不便宜但也舒服方便,鄰近地區處處是景點,「從窗戶看出去就是 Wat Paknam,那裡的展覽不簡單。」找到興趣所以從大學起學業一帆風順,「全部都是我喜歡且擅長的科目,是我生命的轉捩點」。

台灣師範大學訓練他成為合格的地理老師,唸台灣大學地理研究所時才發現,原來自己喜歡的是地理所探討的人類學。曾到泰北山區做田野調查,那段時間深入泰國社區。

「地理不只是地理,地理可以是理解社會科學的立足點。」

如果沒有新南向政策

我來之前對泰國沒有任何印象,唯有唸大學時一個暑假跟著旅行團到曼谷與芭達雅五日遊。從入學開始,我被問了無數次來泰國讀書的理由,有時也快搞不清當時的因緣際會。

「沒有新南向政策,我們不會來朱拉!」

這兩位的回答挺乾脆直接,「我們就是新南向政策的既得利益者,朱拉的學費昂貴,加上生活開銷,肯定是一大筆花費。如沒獲得留學獎學金,應不會選擇到這唸書。」新南向政策提供了資訊與機會,名額有限得靠自己爭取。新南向政策也讓更多人開始關注東南亞各國,方向明確,但如沒起而行,永遠也到不了目的地。

相對於我來之前的一無所知,他們有比較豐富的泰國經驗。黃嬿庭在政治大學選修泰語文課程五學期,聽說讀寫程度皆佳。

「我認為泰語文非常需要自學。」

除了有系統地學習外,她還藉由看泰語電影、聽泰語歌曲加強語言能力。語言學者 Stephen Krashen 的「語言輸入假說 Input Hypothesis」強調,要輸出(說與寫)之前,語言學習者要先透過可理解的輸入(聽與讀)吸收。

「之前有兩次機會在泰國長期停留,在純泰語的條件中生活,大大提升程度」

這彌補了她在台灣時所缺乏的語言使用環境。

語言是新南向的第一步

語言教學研究者對「習得」與「學習」的定義不同,第二語言必須透過整理過的資訊學習,才能達到最好效果,不會自然而然就能取得。換句話說,如沒有學習的意願、動機、執行,即便與泰國人交往,對泰語文程度並不會有太明顯的幫助,頂多只停留在日常的皮毛。另有一觀念須加強,會使用一種語言並不代表有教學能力,須尊重教學專業。我在曼谷從零開始學習泰語文,每天有大量「輸入」。更幸運地,遇到編排出色的教材與教學經驗豐富的教師,很快就讓我抓到拼音規則。在他們的輔助下很快打通任督二脈,往後自學就更加得心應手。

許純鎰在大學期間也有選修泰語文課程,不過因沒能持續造成學習緩慢,「我對泰國的興趣大於語言的困難」,雖緩慢但仍盡力保持學習泰語的興趣。當初我為了可看懂菜單而去上泰語文課,動機大但目標小,也就一路保持學習到現在。外語學習專家 Robert Gardner 的研究顯示,學習者只要有足夠動機,可大幅提升學習成效。

「台灣學習泰語文的管道很多,但各門各派自己發展,會造成銜接困難。」

許純鎰去曼谷的語言學校報名上課,「我有泰語基礎,但不同的標準讓我必須從頭開始。」課前的分級測驗讓他信心全失。

走出舒適圈才知不足

「我們以為已累積了許多泰國經驗,坐在課堂裡才發現,原來我們對於泰國的認識還像一張白紙。」

同期入學的東南亞研究與泰國研究學生有六位與四位來自中國,「同為華人,他們已有滿滿的泰國經驗。不是在大學就主修泰語文,就已在泰國工作過一段時間。無論是對語言或文化的掌握,我們不在同一水平。」走出舒適圈與他人相較才明白,原來他們對於泰國的接觸仍不足。

「有一次在課堂上討論輪迴報應的概念,他們竟異口同聲說出 ?????????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許純鎰在課堂上受到的衝擊甚大,那股力量推著他去報名泰語文課程,這也是種充滿正面力量的學習動機。

剛開學不久,還在適應泰國的校園生活。除了語言、文化外,悶熱潮濕的天氣也是項挑戰。課餘時間喜歡搭舊公車到處去看看,找尋不那麼容易被看見的角落與故事。總該對自己取得學歷後有什麼期許或計畫,黃嬿庭把關懷族群放在第一位。

「主修東南亞研究才會讓我更接近未來想從事的工作,在大型國際非政府組織工作是目標。」

許純鎰沒忘記地理專業

「我想回台灣當地理老師,這個學經歷可讓我的課程更飽滿。」

常見口號喊著走出舒適圈,他們兩位正真實地執行。非那種躲在各自的舒適圈,卻以為已離開舒適圈的假性交流。也許步調緩慢,但每步都堅決踏實。

新南向是項政策,同時也是一種概念的形成。社會科學領域就是在研究人的大小事,勢必可透過任何形式應用在日常才是價值所在。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報導日期: 2017-09-01 點閱人次: 12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