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爭論文白比 檢討課綱更重要

曾勤樸、林昱丞台灣師範大學助理(台中市、桃園市)

近日高中國文課程綱要修訂,文言文與白話文比重再度引起論戰;但是文言文的比重,並不是造成語文能力低落、表達能力不佳的核心原因。我們應該回頭檢視課程綱要設定的目標,是不是能在現行考試方式與教學現場落實。

國文科在課程綱要中被列在「語文領域」,檢視其內涵,語言表達能力與文化、文學素養並重。但是各級國文科考試,卻著重在記憶性的文詞語義、或是修辭技巧的辨識,這些在大多數人的記憶中,是不容易對有效溝通、閱讀或寫作能力能直接連結或影響。

然而,如果僅僅歸咎於文言文的比重太高,其實無法解決最核心的問題:考試評量的內容與教學重心的傾斜。

首先,教育部國語文課綱草案中,洋洋灑灑的列出課程目標、核心素養、學習重點,這些在現行考試方式與內容沒有辦法完善評量「聆聽」、「口語表達」、「標音符號與運用」、「識字與寫字」、「閱讀」與「寫作」等能力的情況之下,往往只會被影響而偏重某些常考的部分,限縮教學現場教師們的創意與發揮,進而使得學生的「語文基本能力」無法有效提升。

換句話說,課綱訂出來的內容,如果沒有有效的讓教師作為依據,並使得學生習得一定的目標或能力,這份課綱就只是一份不切實際的烏托邦藍圖。

再者,課綱的訂定,應該著重在學生修習課程之後能具備的核心能力,而不是以抽象、主觀的描述,訂出須受過大學四年中文系訓練的本科生才有可能達成的學習表現,諸如「聽懂各類文本聲情表達時所營構的時空氛圍與情感渲染」、「運用各類表演藝術的形式,進行文本的再詮釋」、「熟練審題、立意、選材、組織等寫作步驟,寫出具說服力及感染力的文章」。

綜上所述,與其爭論文言文與白話文的比例,或許我們更應該進一步檢視課綱的內容是否與現行評量考試有落差、課綱的目標是否能讓學生在十二年的學習中達成、課綱的規範是否會限縮了教師們的能力與創意。如此,或許我們才有機會,找到解決國文教學困境的方法。

 
資料來源: 聯合報/A12版/民意論壇 報導日期: 2017-09-03 點閱人次: 4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