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自由開講》高中文言選文調整,是「浩劫」嗎?

廖振富

據報載:高中國文課綱8月20日開始進行審議,就在會議剛開始的上午,聯合報網路版即出現以下標題的報導:「高中國文課綱選文有嫖妓、歧視。師批:浩劫時刻來臨」。細看內容,重點是批評課審委員的建議案:「欲將高中推薦選文中的文言文由20篇降為10篇,並網路票選出10篇文言文,其中6篇是台灣古詩文」。報導內容引述批評意見,認為課審委員無權越俎代庖提出選文建議,且此舉是意識形態掛帥,選文都是一些糟糕無趣的文章,藝術性不足,會讓學生更討厭國文。新聞標題甚至將建議案中的蔣渭水〈送王君入監獄序〉一文,簡化為「講嫖妓」,容易使讀者對該文主題產生嚴重誤解。而將絕大多數台灣人都非常陌生的中村櫻溪,誤以為是灣生,是女性,更是匪夷所思的誤解。

高中國文課綱文言白話的比例問題,已爭議多年,此處不擬多談。但文言選文是否要規定必選的範文?如果要選,該由誰來選?選哪些範文?選多少篇?乃至課審委員有無權力提出具體的課文建議案?這些議題都應該透過理性的討論、爭辯,以求取最大交集。但上述充滿誤解、錯誤的新聞報導,卻再度反映一個事實:高中國文、歷史課綱爭議,不僅是教育問題,更充滿政治與文化認同之爭。

筆者同意蔣渭水的〈送王君入監獄序〉一文,藝術性不高,選作範文的適切性有問題,但本文是篇充滿強烈反殖民意識的文章,主題嚴肅,不應輕蔑誤導將本文簡化為「講嫖妓」。而報導提及的日人中村櫻溪本名中村忠誠(1852~1921),是日本著名漢學家,他留台將近9年,對台灣有非常深厚的感情,甚至曾想要終老台灣。他的〈七星山蹈雪記〉一文,文字優美,描寫百年前台北盆地周遭景觀,以及老師帶領台灣學生登山賞雪的現地體驗教學,不論是文字的藝術之美,或在地生活經驗的親切感與共鳴,都深具閱讀價值。有鑑於各界對台灣古典文學的陌生,早在2011~2013年間,筆者就曾應當時台灣文學館館長李瑞騰教授邀請,策畫一套「台灣古典作家精選集」,由相關學者合力完成38冊選集,涵蓋44位台灣古典文學作家,堪稱洋洋大觀。其中最後一冊由筆者與助理張明權編選的《在臺日人漢詩文集》,收錄四位日本漢學家在台詩文作品,加以註釋賞析,中村櫻溪〈七星山蹈雪記〉便收錄其中。

關於高中國文文言選文,筆者認為如果要保有一定數量必選的範文,基於經典性、藝術性與在地性的平衡,中國古典與台灣古典詩文適當的比例,大約是7比3或6比4。筆者出身台灣師大國文系,碩士論文研究唐詩,博士論文研究台灣古典文學,擔任國文教師超過20年,擔任台灣文學系所教師也有10多年,去年9月起被派任為台灣文學館館長。對中國與台灣的古典詩文都曾長期鑽研,並同樣有深厚感情。

從教育角度而言,筆者認為不宜排斥中國古典,但從喚醒學生在地經驗的啟發與共鳴而言,選入更多台灣古典詩文絕對是有必要的。至於擔心台灣古典詩文藝術性不足,只要去除偏見,從上述38冊選集中,挑選8~10篇兼具藝術性與時代性的範文並不困難。而認定調整選文是意識形態掛帥,進而論斷是「浩劫」,這樣的指控不但太沉重,更是多慮了。

台灣文學館館長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報導日期: 2017-08-21 點閱人次: 9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