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老後生活/間接賞鳥

前幾天在師大校園散步,看到教育學院大樓前有一雕刻作品,是水牛背上站著一隻黑色鳥兒的銅雕。我對老妻說:「這是烏秋騎水牛呀,小時候上學時常看到。」

我讀小學時,學校四周還是稻田,經常可以看到烏秋待在水牛身上,啄取小蟲、牛蠅等飽食一頓,水牛因此免受吸血蟲蠅的騷擾,這種自然界中的「共生」現象,就是老師告訴我們的。後來我到市區讀中學,又上台北讀大學,離開了郊鄉,就少見比較特殊或稀有的鳥類了。烏秋正是童年時期除了麻雀、鴿子、白頭翁等城市常見的鳥類之外,我比較有印象或記憶的鳥。

上班工作忙碌,大概也增加不了什麼鳥知識。退休後沒刻意去賞鳥,更沒翻閱什麼鳥類圖鑑,但這兩三年來卻認識了不少鳥類,雖然只是一些上不了檯面的小常識,卻是一直生活在都會的我,比較知曉鳥事的時期了。

原因是老妻這兩三年迷上攝影,經常帶著一台便宜又嬌小的數位相機到植物園拍照,我便跟著去散步、賞景一番。她主要是拍些花花草草,但在植物園裡卻常碰到不少人拿著專業相機和大砲鏡頭,往大樹上或荷塘邊緣取景。

我們好奇地走過去看他們在拍些什麼,老花眼如我,有時根本啥都沒發現,循著他們相機的方向和螢幕顯示的畫面,才看到他們拍的各色鳥類,真驚訝他們是如何在濃密的樹葉或枝幹間發現鳥兒的蹤影的?

老妻通常也會依循他們鏡頭的方向,拉長鏡頭跟著拍,只是效果差多了。

但最大的收穫是認識這群拍鳥達人,當你問他們在拍什麼,他們都很樂意告訴你。於是,一次又一次,我知道了五色鳥、樹鵲、喜鵲、鵲鴝、鳳頭蒼鷹等是長什麼樣子。有些人好為人師,還會告訴你如何分辨翠鳥的公和母、會告訴你領角鴞何時會來築巢、會告訴你鷺鷥怎麼分類……

終於,我發現自己不再夜鷺和黑冠麻鷺傻傻搞不清了,這兩三年來,我的鳥知識小有進展,都是透過那些拍鳥達人的鏡頭,以及他們的熱心解說裡得來的。我和老妻,都是間接賞鳥者。

 
資料來源: 聯合報/D1版/家庭.副刊 報導日期: 2017-08-18 點閱人次: 29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