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苗栗派系下的前瞻計劃
圖

莊貿捷/台師大碩士生

日前,苗栗縣政府為了爭取「前瞻基礎建設資源」,專案提報全縣軌道、城鄉建設共188項、總經費約1520億元的建設需求,現任縣長徐耀昌出席「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草案」之公聽會,將全面爭取優先納入苗栗縣的需求,公平對待資源不足的苗栗縣。而苗栗立委陳超明進一步提出將新竹輕軌延伸至竹南、頭份,但沒有實質數據精確評估,引來了多少伺機而動,飢腸轆轆的禿鷹圍繞盤旋,將搶食這一塊大餅。苗栗縣是我的故鄉,在民國104年底財政赤字高達 676 億元,在節儉耐勞的客家縣中格外諷刺,這些到底是怎麼被揮霍掉?沒有人能明白,喊了好幾年的繁榮,鋪橋造路種種名目,到底是「需要」還是「被需要」,永遠不得而知,一切隨腳下的「砂石」轉眼而空,政治淪為茶餘飯後的消遣罷了。這些年煙火依然鋪張,建設依然盲目,多少風光剪綵,檯面上呼喊建設鄉里;多少見不得光的交易,在檯面下上下其手,成為苗栗攤在陽光下的瘡疤。才經歷接任的縣長徐耀昌就任抱怨「一打開抽屜都是空的!」由於爆發財務危機,民國 104 年七月公務員薪水和退休金一度發不出來,一直到中央伸援手,這才為穩員工薪資問題。另一方面,苗栗縣之所以背負著600多億鉅額負債,而不就是過去我們苗栗人盲目的浮濫建設,卻也從未仔細審視縣政府計畫的必要性,任由地方派系政治世襲所帶來的惡果嗎?從小苗栗父輩們說不要去管政治,應當勤勉做事,往往被告誡參與政治是一種危險活動,確實也是如此,政治被把持黑金暴力不絕,在漠不關心的人民上建築一個堅不可摧的貪腐系統,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侵蝕,曾經懷抱苗栗夢的人們。行政失靈程序緩慢,氾濫的關說文化,滲透鄉里的骨隨,地方派系角頭互鬥仍不絕於耳。苗栗是農業客家山城,夾在新竹與台中兩大都會間,人口大量往南北外流,能提供給年輕人的工作機會,除了軍公教之外,多是跟砂石、農業。而農業的生產工具,水圳、農機具補助等,這些都是握在地方派系相關組織上。砂石暴利盜挖地基流失,破壞生態「石虎」棲地濫墾濫伐,每有災害發生時,總找不到應負責單位。日常大小問題,病床、學區等等都需要找政治人物處理關說,漠視法理程序。公民權利被丟棄,取而代之的是公眾資源私有化、官僚化,依循著一套人情網絡任意分配。這一切在我的故鄉行之有年,所以苗栗人,好像是沒有公民權利的人。層出不窮的霸凌事件皆會爆出某議員亦或鎮民代表等名號,企圖烘托自己後備的黑道勢力;應為人民問政的議員,往往成為關說關鍵人物,上至縣長下至鄉里代表,背後底牌一攤路人皆知。在苗栗派系對了,怎麼選都是會當選的,儘管中風無法自理也都能選上,並在苗栗佔據一塊政治版圖。這些年苗栗,年輕人都漸漸遠離自己的家鄉,身為客家重鎮的苗栗,溫良恭儉讓,是客人世世代代傳承的刻苦節儉,凡是牙一咬萬事皆可以撐過,卻助長了一種麻木的政治心態,縱容了自己的家鄉隨之腐朽,每一個人情網絡裡都透露著「吃人」兩個字。懷抱著理想的苗栗青年們,在這不存在經濟危機,只有政治與信仰危機,而腳踩踏著故鄉土的我們,都沒有半點怨言嗎?
【即時論壇徵稿】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 報導日期: 2017-06-03 點閱人次: 24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