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心情點滴/同學,你好嗎?

把四十四歲父親的棺木送進墓地,送葬的隊伍才回到喪宅,郵差早已等在門前,直接把大學聯考成績單遞給我。「師大能上嗎?」白髮皤皤的外婆只問了這句話。家中唯一的經濟支柱倒了,身為長女的我若上不了公費學校,就得去找工作賺錢。

幸好,數學系的女生很搶手,很快地,我就把上課時間以外的空檔全排滿家教,腦子裡除了微積分,只剩下存錢、存錢、存錢。

但鐵打的身體也受不了如此折騰。

那天遇見他,一個在小學時我能躲就躲的同班同學,只因他總愛趁我不注意時扯住我的長辮子,當我痛得哇哇叫轉身,他已溜得只剩背影。算一算,大概有六、七年沒見過面了吧。

「妳感冒了?」我點點頭。「多久了?有沒有去看醫生?」「一星期,昨天又去跟校醫拿藥了。」「校醫?家教上完我帶妳去找別的醫生。」「不要,我沒錢。」「妳要命還是要錢?」「不要你管!」看他舉起了手,我趕緊閃進門裡,感覺我的馬尾從他的手心滑過。

當晚,我找了藉口提早半小時離開家教處,從此再也沒見過他。因為隔幾天他就因車禍離世。一條年輕的生命殞落,只剩印象中那雙慧黠的眼。

上周回斗六娘家,隔壁鄰居驚訝地問:「妳回國啦?溝壩國小群組一直在找妳。」一加入群組,還來不及打招呼就跳出一張張歡迎的貼圖,熱心的同學還將小學畢業紀念冊儲存在群組的相簿裡。

滑著近四十年前的照片,同學的名字一一回到記憶庫。我又看到他了。同學,當年我很沒禮貌,忘了跟你說謝謝。你好嗎?如果遇到我爸爸,麻煩幫我轉達:我好想好想他。

 
資料來源: 聯合報/D1版/家庭.副刊 報導日期: 2017-07-18 點閱人次: 27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