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總統神隱 國人夢魘

今年的520很不一樣,總統創新式的神隱了一整天!臨時取消面對國內一切媒體的對話,完全看不到宣稱最會溝通的國家領導人,未來3年將如何帶領台灣走向世界!面對兩岸進入急遽升的冷對抗,台灣將何去何從,是當前最嚴峻的挑戰。

2016年蔡英文曾高舉「創新、就業、分配」轉型正義的大旗為施政主軸,經過1年的考驗,所謂的轉型正義主軸竟成為台灣人揮之不去的夢魘。蔡對民調低落的原因,不承認其政策錯誤,卻對外宣稱是民眾期望蔡政府能加速改革,漠視事實的程度令人詫異。

首先,檢視蔡政府創新政策的盲思:蔡政府為扭轉國內產業結構轉型緩慢、高新科技缺乏新創與民間投資不振等3項重大問題,提出由政府主導「5+2創新產業」;再透過政府直接投資,籌措創新產業所需要的龐大資金。拿納稅人的錢投資、搞企業、包山包海的做法不但引起高度爭議,更可能為未來種下無窮後患與問題。

這些後患包括:國家資本主義最終必將導致資源獨占與扭曲創新;背離投資自由化的全球趨勢,將惡質的酬庸官僚文化與政治干預帶入政府部門,嚴重違反公平競爭的基本精神;國家投資更將造成排擠私部門經濟的可持續發展,政府拿回創新過程的所得利益,直接分配到沒有創新能力的族群,在分配過程中必然會產生嚴重扭曲的問題。

其次,檢視蔡政府就業政策的盲思:當前台灣就業政策難以見效的原因,來自3個面向,包括:發展空間受限、轉型空窗與產業空洞的「三空政策」誤區。為解決就業問題,台灣最大壓力係來自於參與區域經貿組織的國際空間被高度壓縮。受到兩岸關係陷入急遽惡化的影響,冷對抗使台灣早已失去參與TPP與RCEP的機會,台灣本土企業可能被迫出走的危機開始浮現,進而造成國內結構性失業問題。

又受到五大創新產業在缺乏強而有力的政策支持下,我國產業轉型的空窗期恐怕將極為漫長,任何環節都面臨產業結構調整的阻力。基礎建設的投資,廠商為節省成本雇用外勞,更將排擠本國勞工就業機會。最後,蔡政府強推一例一休的公共政策卻加劇了本土通膨與失業問題的惡化。

第三是分配政策的盲思:檢視蔡政府積極推動所謂世代正義的年金改革,不但引發嚴重的社會階級對立與世代矛盾,更重創台灣社會和諧穩定的基礎。年金改革過程中三大爭議,包括:政府履行承諾的公平性,立院溯及既往的詮釋立場明確,但這與公民對於憲法「不溯及既往」公平性認知差距過大,讓人難以信服!

又年金改革是由體制外建立的「年金改革委員會」主導,捨棄了主管國家文官體制的銓敘部;蔡政府背離了國家長期文官體制,可能會埋下未來文官與新政府間的敵對關係,進而導致政府職能全面癱瘓。

蔡政府如何力挽狂瀾帶領台灣擺脫邊緣化的新常態,將取決於蔡政府是否願意真誠回歸綠營長期核心價值、凝聚國人共識並追求台灣社會藍綠和解共生。蔡政府若能珍惜並激發全體人民對台灣未來共同的希望,凝聚並包容多元社會中的民主價值,必能帶領台灣邁向和平與繁榮的康莊大道。

(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國際及社會科學院副教授)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 報導日期: 2017-05-24 點閱人次: 197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