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酷投稿】讀師大、愛教育,就一定要當老師嗎?

蕭子喬,現為台師大人類發展與家庭學系大四生、親子天下特約記者,即將步入研究所鑽研「家庭生活教育」。以結合傳播與教育為職志,相信天使藏在細節裡!

這幾天,是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大一、大二師培資格考試的日子,幾位猶豫要不要當老師的學弟妹,讓我回想一遍「猶豫,找自己」的過程。

當我說,我喜歡教育這領域、前幾志願都填師大,多少人會接著說:「所以,以後要當老師嗎?」這個問號,我聽得出來,是「肯定式」,而不是真心的「詢問」。在他問出口的那剎那,其實已經預設了答案一定是這樣子的,而當我說不是耶、不一定耶,他的那聲「蛤?!」更是硬生生比剛才的對話,高出了幾分貝的驚訝和不解。

而這分貝、高音調的「蛤」,伴隨著他臉上的驚嘆號,不免讓我懷疑自己一遍,我這樣很奇怪嗎?很「浪費資源」嗎?這樣的決定,我以後真的會後悔嗎?

我喜歡學習,卻總是在拚升學那年成績退步

四年前,我學測之所以考得比平常還低分,就是因為天天考不完的高三生活,讓我失去了學習與唸書的動力。

當時的我,仍依稀記得小學的自己是多麼快樂的好奇寶寶,覺得課本好好看、覺得上學很有趣、覺得圖書館裡的課外書快要不夠看。

那時的我,沒有升學壓力,覺得所有的新知都值得我用心感受、汲入腦袋,「學習」這件事情好快樂!

可是,高三的我(其實國三的時候也是),被填鴨考試海弄得不快樂,我好想念那個「覺得學習好快樂」的自己,可是卻怎樣也找不回那種感覺……直到,我找到了自己想念的科系、我找到我為什麼要拼,指考時成績才躍起。(同場加映:別讓死讀書埋葬了你的好奇心)

為興趣而讀,我的前五志願都是師大

大學志願到底怎麼填?所有老師、家長緊張刺激地比較哪家落點分析比較準,但我不禁納悶,為什麼每一家落點分析的排序,都是從台師政清交成開始往下排,不斷強加給所有考生、家長、甚至老師的訊息是──

志願就是要這樣填,就是要從所謂的「好學校」開始填,甚至鼓勵考生選擇分數能進去的最好學校,而那個科系是不是那麼喜歡,再說。

好險,我雖然看起來是個乖乖牌,但骨子裡卻不是那麼純然聽話的,我看了自己有興趣領域的各校系課程地圖,發現必須仔細看看課程學些什麼,才不會被系名騙了。我頓時豁然開朗──

每一家落點分析都不太一樣,有什麼關係呢?「志願」,不就是該單單純純地按照「我有多麼想念這校系」的程度去填嗎?

於是,我的志願單,前十志願都沒有台大,前五志願都是師大。因為我喜歡社會、教育、文學這幾個領域,但我難以接受太夢幻的文學;更對數字有點過敏,不敢去處處要用統計的社會學(我知道我很挑,哈)。

仔細分析一番以後,我發現師大幾個系名很長、看起來學好多、又有點難用傳統歸類的科系,好貼近生活,最讓我感興趣,於是,我的前五志願都是師大,(而且其中好幾個,都是那種很難說明到底在學什麼的科系,哈)。

愛教育,就一定要修師培、當老師嗎?

很幸運地,我進入了喜歡的科系,但人生的選擇題還沒完,要修師培(教育學程)嗎?

我喜歡教育,小時候也當過不少次小老師,小學到高中都曾有一點點想當老師,但這樣,就代表我現在要修師培,未來要當老師嗎?

我的答案,當然是No,

人生的十字路口不能再像寫考卷選擇題,不知道答案就隨便選一個,如果還無法把自己選的選項答成申論題,代表自己還沒找到那個Why,就別隨便選一個!

我的科系原本就是師培科系,只要成績達門檻,不用額外考試,只要申請就有了修教程的資格;當有了資格,難免有些長輩還以為老師是鐵飯碗,仍然有著「軍公教比較好、比較穩」的觀念,雖稱不上強迫,但還是會把他們的期待、想像,反覆在生活中傳達。

或許,我不再去問自己到底想做什麼,就把教程修完接著考老師吧,一條已經有許多人走出來的路,跟著走,可能阻力會比較小一點。

但我放棄了!我修了一半左右的教程課,在將進入實地實習前放棄了,因為心裡的聲音現在已經很清楚了,比起當一個「在學校裡的老師」,我對以傳播媒體推廣教育概念更有興趣。

摸索的過程是必須的,我不後悔已經修過的教程課,因為那還是我的養分啊。在進入教學現場的前夕,我轉身,我承認我掙扎過,但現在的我謝謝自己的勇敢。

如果我作為一位教師,卻根本不願付出全力,如果我不夠愛自己的工作,如果我上班只想著下班,如果我在教書的同時一直有其他更想做的懸念,那我想,我的眼神不會發光,我的學生也不會幸福。

我不想對不起自己和其他人的人生。

最近的我,看著那些真正想好好當老師的同學們,穿上白襯衫,或戰戰兢兢上台試教,或眼神發光地討論教案,我欣賞著他們,卻也慶幸著自己選了一條和他們不太一樣的路,因為,我感受到了「不排斥」和「有熱忱」的差異!

「做喜歡的事,讓喜歡的事有價值」,剛剛我的好同學,一位準實習教師和我分享這句話,我好贊同。但我想,我們會在不太一樣的路上實踐,因為我們本來就有不太一樣的形狀。

所以,請別再使用標籤了吧,每一個出發點沒有惡意的標籤,都可能讓「被貼標籤者」自我懷疑不只一遍;那些難以歸類的、沒有標籤的,才是生活最真實的樣子,畢竟,哪有誰的人生能被三言兩語說盡呢?
 
資料來源: 快樂工作人雜誌/ 報導日期: 2017-05-02 點閱人次: 408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