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施正屏》年改正義 蔡總統再想想
圖

立法院1日初審《公務人員退休撫卹法》草案,朝野立委再度爆發肢體衝突。面對即將到來的520,蔡政府在過去1年不但遲遲未能交出及格的成績單,反而陷入民調暴跌與政見不斷跳票的龐大政治黑洞。其中,年金改革更引發嚴重的社會階級對立與世代矛盾,重創社會和諧穩定的基礎,也使得蔡英文總統的支持度呈現L型暴跌,值得蔡政府深切反省。

日前蔡總統親上火線並高分貝喊話,嚴辦反對年改的抗議人士,由此即可看出蔡高度憂慮自身危機的急迫性。反對者認為蔡政府大力推動的年金改革主張,基本上從簡單的數學線性思考出發,透過延退、多繳、少領三方多管齊下,宣稱永續發展的神話。但蔡政府採取的政策手段粗暴,年金改革若為了要為小英添周年政績,而一定要在520之前強行通過相關法案,可能將掀起新一波巨大且漫長的社會抗爭。

客觀檢視蔡政府能勇敢面對過去政府不願處理的年金改革,固然值得國人肯定,但如何回歸理性探討,停止汙名軍公教,建構永續發展應該是蔡政府應有的基本態度。蔡政府能否傾聽反對者心聲,虛心檢討過去近1年改革過程中的3大爭議,才能以穩健的程序與溫和的手段確保改革成功。

這3大爭議如下:一、檢討政府履行承諾的公平性:年金改革絕對有其必要性,但改革過程中使用的程序與手段是否符合程序正義,往往是改革成敗的關鍵因素。立法院法制局日前援引大法官釋字525號、717號解釋,指政府衡酌財政負擔的公共利益,退撫相關法規並非不能修改或溯及適用。

立法院溯及既往的詮釋立場極為明確,但這與公民對於憲法「不溯及既往」公平性認知差距過大;且關於公益大於個人信賴利益的自由心證更讓人難以信服。蔡政府不願支付軍公教人員的退休給付,恐將付出慘烈的政治代價。

二、停止背離體制的黑機關運作:年改是由體制外建立的「年金改革委員會」主導,捨棄主管國家文官體制的銓敘部,不僅嚴重改變文官與人民對應的方式,同時可能會埋下未來文官與新政府間的敵對關係,進而導致政府職能全面癱瘓。

三、追究政府隱匿失職因果的謬論:政府長期濫用退撫基金護航財團,讓20年退撫基金投資報酬率只有1.68%;而美國過去5年華爾街基金平均投資報酬率高達23%。4大基金整體投資報酬率只要提高1%,就有近千億的收入,全部問題可迎刃而解。政府完全不追究、不檢討投報率過低是因為利益輸送問題,卻反過來指責軍公教。政府長期壟斷2兆退撫基金,唯一解決方案就是開放國際標,訂定最低投報率7%,由國際專業基金代理,以透明機制提升投報率。

年金改革過程中不斷爆發激烈衝突,衷心企盼蔡政府能更加重視組織和制度面的公平性,以系統性思維模式,全盤考慮整體年金制度與組織層面的完善建構,以公開、透明、開放3原則,允許國際專業金融團隊參與,打破官僚式年金投資的黑箱壟斷,健全年金投資報酬機制,如此則年金改革將不僅可確保台灣優秀文官對國家體制的忠誠,更將提升台灣未來的綜合國力。

(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國際與社會科學學院副教授)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 報導日期: 2017-05-01 點閱人次: 20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