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施正屏》大陸債務風險 台灣「前瞻」之鑑

今年初以來,中國大陸迅速上升的債務危機與金融體系的結構性風險引起國際社會高度關注。截至去年底,中國債務非金融部門負債規模高達205兆人民幣,佔GDP比重急遽攀升到277%,預計今年下半年該比重將突破300%。大陸是否將爆發新一波債務危機並可能波及全球金融與經濟穩定,值得有關部門高度警惕!

近年來大陸債務規模快速增加,主要因為各級政府意圖通過公共投資來促進經濟持續增長。而在融入世界經濟體系過程中,金融自由化的公共政策更進一步惡化地下金融的影子信貸加速擴張。從結構來看,大陸政府債務佔GDP的比重68%,居民部門債務45%,非金融企業債務164%。出現這種嚴峻的結構性債務問題是因為大陸過去5年過度依靠超額投資來實現GDP增速的目標。

2010年全球金融危機後,大陸透過財務槓桿操作降低外部衝擊。公部門方面,由發改委領軍,編列4兆人民幣預算以強化基礎建設,導致了對私部門經濟的排擠效應;另一方面對私經濟部門不斷緊縮內部融資。由於錯誤的經濟政策導致投資所對應的債務明顯增加,終於釀成今天大陸出現巨大的債務危機。

此外,大陸經濟增速放緩,但各級政府未警覺基本宏觀環境的變化,仍一味以追逐高速經濟增長為最高目標,這是導致大陸債務嚴重失衡的關鍵因素。

觀察大陸債務風險是否會失控取決於下列3因素:第1、大陸政府是否擁有足夠的主權資產來覆蓋主權負債。如果地方政府債務未來出現一定程度的還本付息困難,北京當局是否願意採取出售國有資產和變現部分資源性資產來協助地方政府清償債務。

第2、大陸當前資產淨值是否足夠應付系統性金融危機。大陸仍擁有或控制一定存量的資產比例,但是否足以變現以應付地方政府債務危機,令人高度擔憂。

第3、大陸儲蓄率與存戶的穩定是不發生擠兌風暴的關鍵。大陸國內儲蓄率約為47%,比多數已開發國家高出20%,如果發生儲蓄率下降,則顯示大陸錢荒將會開始更密集的出現,如何穩定存戶信心是處理債務最棘手的核心問題。

預計大陸今年第2季去槓桿的力道與速度將較去年更強更快,而大陸錢荒出現的頻率將更為頻繁,台商應妥為因應。

大陸短期內雖不會出現立即債務危機的爆發,但嚴峻的債務問題和高度的債務風險依然存在,如果不加以重視,不但對大陸主權資產將產生嚴重的威脅與負面影響,亦將對全球與兩岸經貿造成巨大且深遠的衝擊。

大陸為振興經濟採用龐大預算推動基礎建設,最終卻造成私部門的排擠效應,終於釀成大禍的前車之鑑,值得蔡政府目前積極推動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高度警惕。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國際與社會科學學院副教授)

 
資料來源: 中時電子報/ 報導日期: 2017-04-23 點閱人次: 225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