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著名書畫理論家傅申教授 訪問北京大學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院

應北京大學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院(以下簡稱“文研院”)的邀請,著名書畫理論家、鑑定家、台灣大學藝術史研究所傅申教授於2017年4月2日至12日訪問北京大學。作為文研院的特邀訪問教授,傅申教授在訪問期間參與了題為“書畫鑑定通則散論及舉例”的北大文研論壇活動,並主講兩場文研講座,與來自北大校內外的藝術史專家、書法研究者進行了深入交流。




傅申,字君約,1937年出生,1948年隨父母遷居台灣,畢業於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1968年赴美入普林斯頓大學藝術與考古系攻讀中國歷史專業,獲博士學位。歷任台北“故宮博物院”研究員、耶魯大學副教授、佛利爾暨沙可樂美術館中國美術部主任、台灣大學藝術史研究所教授。現任台北“故宮博物院”指導委員、台灣大學藝術史研究所兼任教授、北京故宮博物院客座研究員。主要研究領域為中國書畫史與書畫鑑定,著有Studies in Connoisseurship: Chinese Paintings from the Arthur M. Sackler Collection in New York and Princeton、《書史與書跡——傅申書法論文集》《元代皇室書畫收藏史略》《海外書跡研究》《張大千的世界》(與陸蓉之合著)等;編有《歐米收藏中國法書名蹟集》(與中田勇次郎合編)、《董其昌の書畫》(與古原宏伸合編)等。






4月5日晚,由文研院主辦的“北大文研論壇”第二十五期“書畫鑑定通則散論及舉例”在北京大學靜園二院二樓報告廳舉行。傅申教授作主題發言,北京大學藝術學院李?教授,中國國家博物館朱萬章研究館員,中央美術學院人文學院邵彥教授,北京大學文研院院長、中國古代史研究中心教授鄧小南等參與討論。




作為引言人,傅申教授首先和聽眾們分享了自己的生平經歷,並從自己不同時期的照片出發,展現自己不同年齡由於生理、年齡、病理等原因而在照片中呈現出不同的容貌,生動闡述了在鑑定心理方面“懷疑事物為假易,鑑定事情為真難”的道理。隨後圍繞“時代風格與大師”“個人風格的早晚期演變”以及“書法中的墨跡與刻拓本之間的關係”三方面展開論述。在傅申教授的主題發言後,與會學者就該話題展開了討論。朱萬章研究館員根據引言提出問題,其中包括美國炒得沸沸揚揚、新發現的王維山水畫真偽性一事。對此傅申教授回應道:“明末的董其昌聽說新發現王維的畫時,不遠千里請人拿過來研究,這種精神很可貴。”由於教授本人也沒有親眼見識畫作,因此也不明確其真偽性,況且現在還沒有一幅作品是公認的王維作品,因而這次事件可能有炒作的嫌疑。隨後,邵彥教授也表達了自己的心得體會,書畫鑑定是完全可以學會的,但是需要條件,包括小環境和大環境的影響。過去,私人收藏和博物館收藏處於良性循環,現在則是爭奪藏品,而且越來越金融資本化。此外,在書畫鑑定時,不能過多受到媒體引導的影響,而是應查找資料並自主判斷。對此,傅申教授很同意邵彥教授的觀點,認為解讀文字根據什麼版本有時很難確定,有時還是根據書法本身去理解更可靠。鑑定書畫應該使用合乎科學的方法,但是很多作品都有名家大家鑑定,很多學者在自身不是美術專業出身的情況下轉向用文化史政治史去詮釋。




4月7日晚,傅申教授擔任“北大文研講座”第二十九期第一場主講,題為“'書畫船'——中國文人的流動畫室”。北京大學歷史學系朱青生教授擔任主持並評議。




在演講中,傅申教授講道,自中國繪畫中心南移之後,書畫家的交通便以舟行為主。宋代的米芾即有“書畫船”,明清以降,文人士大夫幾乎人人都有私人遊船。在船上創作、鑑賞書畫因而成為他們日常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書畫船”傳統的形成與發展,直接影響了中國山水畫中“水上山水”風格的形成。現在這些傳統即將消失,明代錢轂淮安城外所畫的情景,已無法再現。隋唐書畫家主要在黃河流域,到了明代,書畫家主要分佈在南方。南方書畫家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書畫船”。關於“書畫船”的形制,明代版畫上的有所誇張。但中國的“書畫船”歷史悠久,也很普遍。如顧愷之的樓船、清明上河圖中送別場景的船、清代徐揚的姑蘇繁華圖等;還有蘇州園林的旱船(在園林水塘中不動的船,懷念行舟的樂趣)、高士齊的“書畫船”、頤和園昆明湖上的石舫等。最後,傅申教授總結道,全世界獨有的“流動畫室”——“書畫船”的傳統,在20世紀中期因為生活和交通的革命性改變從此在歷史上消失,也在全世界消失。藝術總是和生活方式密切相關的,這一條永遠也不會消失。




4月10日下午,傅申教授主講“北大文研講座”第二十九期第二場,題為“黃庭堅《砥柱銘》墨跡卷的確認——附論書法鑑定問題”。中央美術學院人文學院尹吉男教授主持講座,鄧小南教授出席活動。




講座會場




傅申教授首先介紹了對於黃庭堅《砥柱銘》研究的緣起。《砥柱銘》因為於2010年拍出天價而備受關注,而傅申教授對其關注是源於他自博士論文以來一貫的學術興趣。在對《砥柱銘》作了簡要的介紹後,傅申教授介紹了海內外所藏黃庭堅真跡,並對其中一些關鍵問題作了解說,以確定黃庭堅墨蹟的鑑定標準。傅申教授隨後探討了黃庭堅《砥柱銘》的鑑定問題。他從“也”字的上鉤和利如刀刃的長捺、多方楞或另起一筆的折肩、“?”字從“?”“糸”部不連筆以及橫筆和撇筆的斜度等黃庭堅書蹟的一般特徵入手,認為這些是黃庭堅書法個人的習慣,從而證明《砥柱銘》是黃庭堅真跡。在講座的最後,傅申教授探討了《砥柱銘》的書寫年代問題。如同不同年齡的人相貌不同一樣,一個書法家不同時期書寫的作品會有很大的差別。通過與黃庭堅其他書法作品進行比較,並對黃庭堅所用毛筆進行分析,傅教授認為《砥柱銘》的書寫年代應在1094-1095年間。《砥柱銘》為黃庭堅大行楷書書風轉變初期的重要作品,對認識黃庭堅的書法特點具有重要意義。在傅申教授的報告之後,尹吉男教授談了自己的感想。尹吉男教授認為,傅申教授本次講座一方面回應了自己過去的研究,另一方面也回應了學界關於黃庭堅《砥柱銘》墨跡本的質疑。書畫鑑定之難,在於其絕大多數是傳世品,出土的作品很少。傅申教授在樣本稀少的條件下,全面地考察了黃庭堅《砥柱銘》。





訪問期間,傅申教授通過講座、論壇等形式與校內外師生進行了學術交流,受到大家的一致好評。傅申教授講學活動也是文研院在“藝術與人文”這一核心議題下所開展的系列活動之一。

 
資料來源: 新浪網/ 報導日期: 2017-04-19 點閱人次: 7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