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陳黎中生代文學作家 受國際文學界肯定
圖

花蓮縣文化局舉辦的「花蓮在地文學作家圖像系列特展」,今已邁入第三年,過去詳細介紹並陳列許多花蓮出生、享譽文壇的文學,舉凡作家方梓、王禎和、陳雨航、陳義芝等。如今正舉辦第十四檔,以「在我的城旅行所有的城」為主題,主角是太平洋國際詩歌節的重要推手陳黎。
 台灣最有活力的作家、詩人陳黎,一九五四年出生於花蓮人,本名陳膺文的他,以筆名「陳黎」縱橫文壇近四十年,除了就讀於台灣師範大學英語系畢業,人生大半的歲月都是在家鄉花蓮度過。從台灣師大畢業後就返鄉,在花崗國中執教近三十年。現已退休,專事寫作。
 陳黎的創作文類以新詩及散文為主,兼及論述及兒童文學。陳黎的太太張芬齡提到丈夫的新詩:「顯得知性和入世」、「他不擅將自己的情感做主觀的宣洩」。除文學創作之外,陳黎亦從事翻譯,而且積極參與花蓮的藝文活動,堪稱為花蓮中生代文學作家中之佼佼者。
 著作等身的陳黎,一九七五年起,陸續出版詩集《廟前》、《動物搖籃曲》、《小丑畢費的戀歌》、《親密書:陳黎詩選一九七四│一九九二》、《家庭之旅》、《小宇宙》、《島嶼邊緣》、《Intimate Letters: Selected Poems of Chen Li》、《陳黎詩集Ⅰ:一九七三│一九九三》 、《貓對鏡》、《陳黎詩選:一九七四│二○○○》 、《輕/慢》 、《我/城》 、《妖/冶》、《朝/聖》 、《島/國》。
 散文集《人間戀歌》、《晴天書》、《彩虹的聲音》、《立立狂想曲》 、《詠嘆調》、《偷窺大師》、《陳黎散文選:一九八三│二○○○》、《聲音鐘》。值得一提得是,「聲音鐘」一文,曾入選國中國語課本成為莘莘學子熟悉的課文。
 其中,陳黎還有一首新詩,在年輕讀者間傳誦不絕,那就是〈戰爭交響曲〉,讀者不妨可自行找來閱讀,必會發現該詩樂趣無窮。該詩共有一千多字,卻只用了四個字「兵、乒、乓、丘」。
 「兵」字排列得有如壯盛的軍陣,詩的第二節乍看之下仍由「兵」字組成,然仔細讀會發現每隔若干個「兵」夾雜著「乒」或「乓」,出現頻率越來越高,「兵」是四肢健全的戰士,「乒」、「乓」則是被砲火炸斷手腳的傷兵了。最後的「丘」的涵義可想而知,陳黎以此詩對戰爭做了最強烈的控訴。
 陳黎也獲獎無數,曾獲國家文藝獎,吳三連文藝獎,時報文學獎敘事詩首獎、新詩首獎,聯合報文學獎新詩首獎,台灣文學獎新詩金典獎,梁實秋文學獎翻譯獎,以及花蓮縣文化薪傳獎等。
 二○○五年,陳黎獲選「台灣當代十大詩人」。二○一二年,獲邀代表台灣參加倫敦奧林匹克詩歌節。二○一四年,受邀參加美國愛荷華大學「國際寫作計畫」。二○一五年,受邀參加雅典世界詩歌節、新加坡作家節以及香港「國際詩歌之夜」。二○一六年,受邀參加法國「詩人之春」。二○一七年,受邀參加「澳門文學節」。詩集譯成外語出版者有英語、法語、日語、荷蘭語等六種。
 雖然人生都在花蓮渡過,但是文學成就卻是享譽台灣文壇。知名詩人余光中曾說:「(陳黎)頗擅用西方的詩藝來處理台灣的主題,不但乞援於英美,更能取法於拉丁美洲,以成就他今日『粗中有細、獷而兼柔』的獨特風格。」
 著名散文家簡媜則說:「陳黎的散文絕不遜於詩,浸淫音樂、文學、繪畫多年的陳黎,已練就自成一格的『蠹魚體』……每一篇看似短小,絕不輕薄,皆是濃縮中的濃縮,剜股剔肉只見精髓,……幾乎把文字與想像拉拔到與繪畫、音樂等高的境界……。」
 此外,陳黎更是受到國際文學界高度重視與肯定,甚至《劍橋中國文學史》(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ese Literature)一書,都有對他的評述:「詩,是美與秩序構成的自身具足,充滿魔力的迷人世界。陳黎詩歌的特色正是這種語言與形式上的魔力。」
 前述見證陳黎兼具在地性與國際性的文學成就,不過更難能可貴的是,他除了創作既精且博,亦本著濃濃鄉情與創作熱忱,推動花蓮在地各項藝文活動,成效大眾有目共睹。諸如花蓮文學研討會、花蓮文學獎、太平洋詩歌節、端午詩歌月活動、執行文創園區藝文活動等,提攜文學後進不遺餘力,是後山藝文的重要推手。
 陳黎認為,散文的寫作可以從另一角度來觀察人生,所以他的作品風格多變,從生活器具到音樂,從鄉土環境到繪畫,都在他簡練的文字中呈現出作者對生命的熱忱:愛音樂,愛繪畫,更愛花蓮、愛這塊土地。讀他的作品就像走進藝術的大觀園:賞名畫、聽古典樂、分享世界文學大師的愛與愁,更看到斯土斯民的夢想與希望。
 「花蓮在地文學作家圖像系列特展:陳黎│在我的城旅行所有的城」現正舉辦中,展出作家陳黎相關資料及著作。展示地點除了文化局圖書館外,也在全縣十三鄉鎮市圖書館同步展出。展期即日起至六月四日止,歡迎民眾一同前往,認識這位對花蓮貢獻良多的文學作家。

 
資料來源: 更生日報/ 報導日期: 2017-03-26 點閱人次: 274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