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葉菊蘭從未夢到鄭南榕 「因為他從未離開我們」
圖

總統府資政葉菊蘭今(8)日到台中市參加人權影展《自由時代》映後座談會時被問到,「夢裡的鄭南榕過得怎麼樣?」葉菊蘭眼神很堅定的說:「他從不進我夢裡。」不過她拿出手機讀了一段「籤詩」,她說是長老教會蔡有全傳給她的,是蔡夢到鄭南榕「他當神去了,繼續在天堂守護台灣」。

台中新文化協會舉辦言論自由日系列活動,其中人權影展今天放映的是《自由時代》紀錄片,葉菊蘭7日在台北忙完多場追思活動,今天一早就趕到台中,並且參加下午的映後座談。

葉菊蘭說,昨(7)日晚她到台師大參加學生為鄭南榕舉辦的追思活動,很訝異當年很保守的學校,竟也有專為紀念鄭南榕的社團,還取了個很有意義的名字「暗暝」公社,因為大家都用「Nylon」直呼南榕,取其「night」的諧音。

葉菊蘭交代上午在台中的行程,拜訪一位90歲的鄭女士,鄭女士在28年前鄭南榕殉道的當晚,連夜畫了一幅鄭南榕的畫,次日親自送到鄭南榕自焚的處所,目前這幅畫就放在基金會裡,她也跟這位鄭女士成了忘年之交。

葉菊蘭說,28年來她為何一直很堅強,因為有女兒鄭竹梅的陪伴,也有幾千幾萬人關心她和她的家庭,鄭南榕過去被媒體醜化,還說鄭南榕是抓靶子,而4月7日成為言論自由日,彰顯這個國家已還鄭南榕公道。

「他是最殘酷也是最溫柔的人,是新時代的好男人!」葉菊蘭說,殘酷的是,在鄭南榕揚言要自焚時,她問說:「那我跟女兒怎麼辦?」鄭回答:「剩下是你們的事!」葉菊蘭知道鄭說此話是為了要爭取台灣的言論自由而不得不的選擇。

葉菊蘭說,其實她家是兩性平權的,結婚後她說不會作菜,鄭南榕就說,「結婚又不為了煮飯。」她當時在廣告公司工作遇到瓶頸,求助鄭南榕,鄭卻要她跟著從事反對運動,「新聞局不都要審查你們的作品嗎?這是不對的。」

談到對女兒的愛,葉菊蘭說,鄭南榕每天跟女兒講小叮噹的故事,跟女兒下五子棋,女兒說快輸了,鄭南榕就多給女兒一顆棋子,「這就是我能給你的。」

在場有人問葉菊蘭,「有沒有夢過鄭南榕?他現在過得怎樣?」葉菊蘭不避諱的說,「28年來從未夢過,他從不進我夢裡,因為他從未離開我們。」她說,鄭南榕走後不久,他的秘書夢到鄭南榕穿著西裝而且笑嘻嘻;告別式前她婆婆也夢到鄭南榕站在高處向大家揮手,果然這就是告別式時的場景,棺木放在高處,當天用的遺照鄭南榕就穿著那件西裝,而且是有笑容。

不過葉菊蘭還自爆,昨天長老教會蔡有全告訴她,最近才夢到鄭南榕已經在當神「開台聖王」,蔡還把夢到的詩傳給她看。為了取信在場者,葉菊蘭秀出手機中的訊息給主持人陳彥斌「驗證」,葉菊蘭邊說邊笑,「蔡有全是長老教會,怎麼相信這種事?」台下有人回說,「那該找個乩童來解讀吧!」

談到葉菊蘭蔡有全夢到鄭南榕的事,她一度希望現場不要錄影,主持人陳彥斌說,「來不及了,臉書都已經直播了。」葉菊蘭馬上表示無所謂,「因為這也是事實!」

 
資料來源: 新頭殼/ 報導日期: 2017-04-08 點閱人次: 26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