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習川會/台日關係:施正屏》聯日抗中 小英天大誤判

蔡政府自去年以來的外交政策推動以「親美、聯日、抗中」為核心的戰略主軸,與安倍為代表的日本右翼勢力建立異常緊密的全方位交流與合作,以期建構特殊戰略夥伴關係。但面對今年以來大陸武統聲浪突然異常高漲,習川會前兩岸已處於關鍵時刻,值得高度警惕。

蔡政府推動台日交流合作範圍相當廣,目前主要集中於六大合作領域,包括:一、在政治上提升台日實質關係,建立特殊戰略夥伴關係。二、在軍事上推進台日區域安全與情報合作,包括一定程度上的軍事交流合作。三、在經濟上大力推進台日投資、貿易、金融等全方位經濟合作,並爭取簽署更多台日經濟合作協議。四、在文化上全面推進台日文化教育交流與合作,以宣揚「多元文化」淡化中國文化。五、在外交上配合安倍「企業南進策略」主張,台灣推動配合「新南向政策」,與中國大陸展開對抗。六、在國際重大議題上相互支持與配合。蔡政府爭取日本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活動,台灣則支持日本右翼勢力修改和平憲法與向海外派軍。

蔡政府過去10個月積極推動這一連串「聯日、抗中」舉措,在大陸已開始普遍發酵。今年初在廣大網民推波助瀾下,為武統派提供了巨大聲勢崛起的溫床,而使得和統派一夕間銷聲匿跡。此一趨勢若持續惡化,將迫使大陸領導人被迫接受武統派的主張,對台海和平將造成無可挽回的悲劇。由於台灣長期只看自己的本土事務,一般民眾多不注意兩岸關係,導致台灣民主越走越窄,而兩岸關係則是越走越緊。

對外而言,蔡政府應以扁時代外交路線錯誤為戒,台灣若想藉日本挑戰中日關係,可能是對中日關係的巨大誤判。台日關係的提升不但牽動兩岸關係的穩定,亦與中日關係高度相關。儘管安倍不時會給中日關係製造麻煩,但日本不可能會為台灣利益與中國徹底決裂或對抗,仍會以中日關係為優先。

對內而言,蔡政府親日政策未必符合台灣多數民眾的期待,從而構成一種民意制約。由核食議題與沖之鳥礁2項議題觀察:蔡政府原欲強渡關山的核食進口交換簽署「台日經濟夥伴協議」(EPA),但卻招致民眾高度反彈與抗爭,讓蔡政府不得不臨陣退卻。而蔡政府對日本沖之鳥礁立場模糊、投機,更引起國內強烈批判與廣大漁民的憤慨。顯示台灣民眾對蔡政府親日策略未必買帳,這讓蔡政府對日戰略與政策受到相當程度的制約。

當前台灣不但要面對複雜的國際政治,又須承擔大陸武統勢力崛起後的緊迫壓力,蔡政府處境異常艱難。此外,TPP的受挫恐對台灣參與國際經貿組織的努力雪上加霜。由於台灣對中國大陸服貿與貨貿談判已完全停擺,兩岸如不能修復經貿關係正常化,未來台灣將面臨極為嚴峻的國際經貿生存空間問題。

習川會後是否會影響台灣實質利益,值得持續觀察。但有關部門在未真正獲得美國與日本實質的支持前,必須審慎思考「親美、聯日、抗中」的外交路線是否符合當前台灣利益,並且應謹慎評估是否重回「親美、和中、友日」的等距外交,建立真正以台灣國家利益優先為核心的外交道路。

(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國際與社會科學學院副教授)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4版 報導日期: 2017-04-06 點閱人次: 219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