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所謂文學的咖啡

什麼是文學咖啡?那是一家逕以「文學」或「詩人」為名的咖啡館嗎?我曾走進如此這般的咖啡館,但其中的裝潢陳設、店員及客人的姿態,並未讓我感受到太多的文學氣息。雖然有些店並非完全不下功夫,但不是擺了幾本書就叫文學,也不是菜單放上幾句分行體文字就叫詩歌,若是底蘊空無,頂多博取到附庸風雅之客。


就像許多命名漂亮的建案廣告,它的美麗停留在巨幅看板所帶來的「生活的想像」,且往往是表皮的想像,僅此而已。就像某一段歲月我經常徘徊於一棟名為蘇格拉底的社區大樓,恢弘前庭,遛狗者有之,練甩手操者有之,天南地北抱怨柴米油鹽者有之,就是未曾出現過智識靈光交會的對話。

提起文學咖啡館,上一輩的文藝人腦海中定會浮現「明星咖啡館」以及幾個作家關鍵詞如周夢蝶、白先勇等,那是文人流轉之所在。和作家鄰桌而坐的想像,你呼吸著他呼吸的空氣,令眼前這杯咖啡的滋味超凡脫俗。

年輕一輩的文人都到哪些咖啡館呢?這是文學雜誌喜歡製作的欄目,作家的靈感角落,集中在台大、師大一帶,台北城南溫羅汀(溫州路、羅斯福路、汀州路),轉角遇見詩(人),不只詩人,還有書店主人、文學教授和各式各樣的藝文工作者。有一天才剛從永樂座書店出來,走沒幾步,遠遠便有個熟悉的面孔向我招手,原來是青康藏書房的何新興大哥,交換了幾句書店經,互道珍重再見;剛彎出羅斯福路,奇異果文創的夫妻檔劉定綱和廖之韻擦身而過,回頭喊住他們,得知他們的基地就在附近,約好下回拜訪。我想,這裡的文學咖啡館是街區式的,小店起起落落,但只要有文人在這邊生活著,就會有他們喜歡的、習慣的咖啡館,虛位以待。

在台灣其他地方,要再找到類似這樣一片咖啡館街區,確是奢求了。但一家社區小店總是有的,過去幾年的新興獨立書店風潮裡,文人下鄉開店不在少數,兼設咖啡座者十之八九。進到店裡的客人,瀏覽著店家的收藏,品味著主人的品味,也是樂趣之一。如果主客都健談,這裡立馬變身在地藝文沙龍,鄰桌舊雨新知無縫接軌加入交流,甚至再現十八世紀歐洲文人咖啡館的現場公共領域精神,這樣的咖啡,完全對得上「知識分子飲料」的雅號。

咖啡如何文學?如果文學並非「一個樣子」,文學咖啡館理當是歧路花園,一個地方有一個地方的風情,一家店有一家店的味道。台中城南,中興大學附近的闊葉林書店在去年夏天傳出歇業的消息,我和內人特地排出休假前往探訪,當時書區正在慢慢地清倉,咖啡區不再提供服務……但我似乎啜飲了一杯苦澀的咖啡,味道是傷感的。文學的咖啡,也就是一杯回憶的咖啡了。

●小熊老師,本名林德俊,為熊與貓咖啡書房主人,阿罩霧文學節創辦人。
 
資料來源: 聯合報/D2版/繽紛 報導日期: 2017-03-16 點閱人次: 19人
上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