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這樣的世道 怎配稱為盛世(傅武光)

1月17日,林中斌教授接受中共官媒《環球日報》的訪問,稱中國將有100年到300年的盛世。林教授對世局的析論,常有精闢的見解,但這次他稱現代的中國是盛世,則恐是惑於表象,未得其真。

盛世的定義很難下,但有一點可確定:絕不能僅憑軍事強大或經濟厚實便叫做盛世。秦始皇滅六國統一天下,夠強大了吧?15年而亡!蒙古的鐵蹄踏遍歐亞,也夠強大了吧?他在中原建立的政權,89年而煙消雲散!為什麼?一言以蔽之,沒有文化。
秦始皇實行法家學說:「無書簡之文,以法為教;無先生之語,以吏為師。」意即不要讀書,記住法條就好;不用老師來教,向幹部學習就好。於是焚書坑儒,嚴禁談論詩書。

難無條件對別人好

胡錦濤宣導「八榮八恥」,不是「以法為教」嗎?毛澤東教人「向雷鋒學習」,不是「以吏為師」嗎?元朝人民職類分十等,最後三等為「八娼九儒十丐」,可憐的讀書人只比乞丐高一等,連娼妓都不如。共產黨認為知識份子最反動,比作糞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故稱「臭老九」,這樣誣衊知識份子,真是後先輝映。這樣的國度,可以叫做盛世嗎?
真正的盛世,當如孟子所說:「王發政施仁,使天下仕者皆欲立於王之朝……。」即世界各國的人都渴望移民到這個國家來。可是現今的中國,正與孟子所說的相反:政治異議人士流亡四海;官商大筆資金流向國外;台商林志昇自述棄1.5億人民幣「從中國大陸出逃」;有大學教授拿了退休金到北京買房子定居,不到3年,又賣房回來。例子不勝枚舉。
這是什麼原因呢?道理很簡單,感覺不好。《中庸》說:「不誠無物。」翻成白話是「不真實就沒有價值。」譬如一盆花好美,當你發現它是假花,馬上打從心底貶低了它的價值。人與人之間不管如何熱情地互動,一旦發覺對方不是出於真誠,便直使人內心產生一股寒意。文革以後的大陸人心普遍如此,你感受不到有可以交心的朋友,縱使在觥籌交錯、指天誓日之間,也可看出彼此的虛矯。

全身名牌心靈荒蕪

大陸年輕作家韓寒說:「我失落在我生存的環境裏,前幾十年教人兇殘和鬥爭,後幾十年使人貪婪和自私。……我失落在我們的前輩們摧毀了文化,也摧毀了那些傳統的美德,摧毀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摧毀了信仰和共識,……我失落在當他人以善意面對我的時候,我的第一反應居然是會不會有什麼陰謀。」(《太平洋的風》)真是一針見血。因為共產黨信奉「存在決定意識」的唯物論,根本就否定人性中有道德因子,所以不可能無條件地對別人好。
誠如韓寒所說,摧毀了文化,摧毀了傳統的美德,埋下的是自私和貪婪的種子。表現在生活上便是沒有教養。台灣很少人了解到這一層,徒見他們的物質建設突飛猛進,便以為大陸不得了了;連美國駐北京大使離任前夕還撰文讚美,說他見證了中國的崛起,使數億人民脫貧,而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其實,從文化的角度來看,一眼就可以透視到靈魂的虛無和素質的低落;好比一個時尚美女,全身名牌,而心田卻一片荒蕪!這樣的世道,怎配稱為盛世?林中斌教授的看法,實難令人苟同。

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退休教授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A14 | 論壇 報導日期: 2017-01-25 點閱人次: 23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