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總統府指鹿為馬(傅武光)

總統新年賀詞,經文學界議論多日,明顯指其為不通的詞語,一致建議總統府重製重印。但近日總統府發言人答覆記者的詢問,表示沒有重不重印的問題。因為他在第一時間就已表示「春聯」的靈感,來自賴和的文學創作,也說明文學圈對此有不同的說法。

發言人的意思是說,他根據的是另一種不同的說法,沒有對錯的問題。換句話說,就是不承認「自自冉冉」是錯誤的。
這令人不禁要問:為什麼經各方論證,確定賴和手稿是「自自由由」,而非「自自冉冉」之後,而府方還要硬拗呢?這樣硬拗,與「指鹿為馬」有何不同?
昔趙高指鹿為馬時,沒人敢異議,一方面由於趙高氣焰熏天,一方面大臣們為了保身家、顧妻子而唯唯諾諾。如今也有一些有身分的人雖心知真相,而不能堅持,還鄉愿地表示無所謂對錯。這麼有利於府方的說詞,府方當然就據以堅持他所謂「文學圈不同的說法」了。

歷史錯誤貽害子孫

如果只因這樣而執迷不悟,那還只是知識不足的問題,這叫做無知;無知可以原諒。只恐執政者內心深處還有一重機關,則不是知識的問題。什麼機關?就是吃定你這些知道「是鹿不是馬」的人,只是極少數的動物學家而已;至於廣大的民眾,諒他們不知!風潮一過,於我何傷?果如此想,叫做不仁;不仁,不可以原諒。
執政者這樣的想法,一定是拿「春聯」的爭執跟其他政策爭執如黨產條例、同婚修法、一例一休等,等同看待。以為雖群議洶洶,但過了就沒事。殊不知大有不同:民眾對政策的抗爭,是基於切身的利害,憤激於一時;而總統帶頭寫錯字,創造不通的詞語,張貼於家家戶戶、學校、機關,此乃歷史性的錯誤,貽害子孫!須知,這次出錯的,不是鄉鎮公所,不是縣市政府,也不是台電、中鋼;而是堂堂中華民國的總統府啊!
古有諫官,有史官,有御史。御史糾察百官,諫官直諫皇帝,而史官加以記載。皇帝懍於史官之筆,不敢胡作非為。今之監察院,不管此事;國史館更不敢記載這種糗事。只有靠輿論代替諫官;可是輿論又沒法定約束力,眼看他剛愎自用也沒辦法。還好如今不可能再有焚書坑儒的事;網路恰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看看「指鹿為馬」的廣遠流傳,便可斷定五百年、一千年後乃至於永遠,還是會有人譏笑此事。因國人重史,必有人會繼《資治通鑑》、《續通鑑》、《明通鑑》之後,撰著《民國通鑑》,而在民國106年元旦這天記曰:「戊子,元旦,總統府頒布賀歲春聯曰『自自冉冉;歡喜新春。』」胡三省(宋末元初人,以注《資治通鑑》著名)第二十七代孫胡某某注曰:「『自自冉冉』,無可考。遍檢十三經、諸子百家、二十五史,皆無此語,蓋今上所獨創也。『歡喜新春』,意雖明白,而文法不完。兩句合攏,不成體統。按:朝廷賀歲春聯文意不通自此始。」

台灣師大國文系退休教授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A14 | 論壇 報導日期: 2017-01-09 點閱人次: 229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