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每堂課點名、梅花座考試 李家同:不尊重大學生

有大學老師認為,用點名「管理」,不夠尊重學生,且「身體的出席不等於心智的出席」,也有老師捨棄「點名神器」等科技,堅持「人肉點名」,才能好好「認識」學生。

清華大學榮譽教授李家同表示,他非常不贊成每堂課點名及考試梅花座的做法,因為大學生應該被尊重,「如果我們不尊重他們,將來他們也不會尊重自己,這是相當嚴重的事。」

台師大大傳所教授蔡如音說,對大學部學生,她規定每人每次下課前要交小紙條,寫名字跟今天學了什麼,作為出席參與的依據。但對研究所學生比較傷腦筋,出席卻沒參與,躲在筆電後面「出神分心」,「身體的出席真的不等於心智的出席。」

交大教授梁世佑說,他很討厭點名,因為很麻煩,一學期只點三次,且是跳著點,如果點到三次的話就約法三章,一定「幹掉」。另外某些天氣很不好,或是特殊日子,學生不太容易出席的情況下,點名可以變換成一種「加分」形式。

如何預防「代點」?梁世佑說,如果點一個名字有停一下看是誰,講兩句話,根本不會有人敢幫人代點,像他就會多問幾句,例如:你昨天吃啥、最近看什麼電影等等。

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系主任包正豪說,他是利用口頭點名,順便認識學生,大概兩周點一次。文化大學大傳系教授林福岳也說,因為學校要求計算成績要有根據,學生們對於成績不理想的話,也會去申訴,說老師當人沒有標準,所以老師被迫必須點名。

林福岳說,他開學前幾周先點個名,學期中間點個一、兩次,主要目的是「認識同學」。其他周數是發簽到單,請學生傳下去簽到。

有人代簽怎麼辦?林福岳說,基於誠信原則,他選擇相信學生,不過一旦被他知道有代簽的狀況,平時成績就不予計分。「曾遇過好幾位同學簽名的筆跡是一樣的,或是當場就看到一個人簽好幾個人的名字。」

 
資料來源: 聯合晚報/A4版/話題 報導日期: 2017-01-01 點閱人次: 31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