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留台不可能 返陸沒利多 陸生的進退兩難

台灣對陸生的三限六不雖然逐漸開放,但留台工作一項始終卡關。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范世平表示,在台灣少子化情況下,人才源頭確實出現問題,他建議台灣可開放部分具台灣缺少的特殊專長領域,考量讓陸生留下,「美國可成為強國,就是海納百川,這是技術問題」。

看三限六不...特殊專長陸生 可開放留台

范世平說,台灣對是否開放陸生工作,有台灣就業市場和國安考量。但像美國等大國都接受具特殊技術的移民,何況台灣若只針對少數台灣缺乏的人才領域開放,應不會影響台灣就業市場,「台灣要更有信心」。至於國安問題,可用比較嚴格的查核來防範。

觀察來台陸生變化,范世平指出,早期來台的陸生比較積極努力、敢於發言,近年來的學生則跟台灣學生較接近。他認為,這可能因為近年陸生也許素質不如以前好,也可能因為覺得不用像以前那麼努力,還可能因為兩岸學生素質都下滑,相互影響。

范世平也觀察到部分陸生的「進退兩難」。他指出,相比於赴其他國家深造的大陸學生,來台的大陸學生發展空間比較小,這一方面因為他們無法留台工作,還因為返陸後在台資歷並不具優勢,很難加分:若想進大陸企業,陸企因未來台投資,不會看重留台經驗;若想考公務員,由於曾有陸生被台政府吸收,也有困難;陸生也非台商的優先選項。

范世平指出,再加上陸生來台久了,返陸時容易不滿,更加深陸生的尷尬處境。尤其是高度台灣化的部分陸生,講話、思想邏輯都很台灣化,回到大陸去很不習慣,終變得越來越回不去大陸,也不想回去,又無法一直留台,只好一直念下去,其實心裡很茫然。

觀察兩岸學生互動,范世平指出,以許多私立大學來說,陸生跟台灣學生很少互動,都自成一團或單獨行動。他表示,早期台灣年輕人還會覺得陸生特別,現在年輕人已不像陸生想像的會對他們好奇、有興趣,何況台灣年輕人這幾年比較自我、不擅於溝通,並不覺得要特別與陸生互動。

看交流影響...陸生返鄉後 聲音恐不見

范世平觀察,若是來短期如半年的陸生,都滿喜歡台灣,覺得台灣人情味很濃、老師親切、行政人員也很和藹,都是好評。然而即使是這些對台灣有好感的陸生,回大陸後一撒進人群中,就看不見影響。

他舉例,太陽花運動後半年來,大陸網民都在批評台灣,雖然這些人被稱為「五毛黨」,即由政府動員而來、留一段話五毛錢,但也不見不同意見者出面。范世平認為,這一來是因不同聲音被淹沒在網海,二來是不同聲音不敢出來,畢竟要在大陸存活,就要順應主流社會,「要讓他們成為一股力量,很難」。

像陸生雖也來看台灣的太陽花運動,但多認為台灣的民主不能移植到大陸去。范世平認為,這是因兩地社會、人民教育差異,造成陸生即使肯定台灣民主,也認為這不能移植到大陸。

若擴大到兩岸全民文化交流來說,范世平也認為效果不彰。他指出,兩岸文化交流最旺的時期可說是過去八年,但根據民調,就算去大陸旅遊的人增加,台灣對大陸整體認同、好感度並無增加;陸方雖有很多來台交流活動,但都流於形式化,效果有限,「兩岸交流高峰期已下降」。

范世平也指出,520後,兩岸關係確實受影響。他觀察,陸生向來較關注政治新聞,政治敏感度高,在520後會覺得氣氛不對,變得比較小心;台灣學生則對兩岸關係不重視,對兩岸關係熱絡與否無感,對政治議題遲鈍。

日前傳言大陸政府縮限陸生來台,范世平指出,這應是大陸的地方政府揣摩上意,造成陸生較多的學校如世新、銘傳、義守、文化等成為直接受害者。然而諷刺的是,這些學校都是從2008年就長期經營跟大陸的關係,是對大陸友善的學校。

「大陸地方政府想懲罰台灣學校,結果懲罰到自己兄弟。」范世平指出,此舉結果傷害的是跟大陸關係比較好的學校,對沒太多陸生的學校影響不大,「施力的點有錯誤」。不過整體而言,他認為由於台灣目前最大宗的陸生類型是交換生,屬進修推廣領域,算是學校的業外收入,對台灣學校並無致命影響。

 
資料來源: 聯合新聞網/ 報導日期: 2016-11-21 點閱人次: 239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