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今日不談文學】葉綠娜/非音樂鋼琴課
圖

三十多年來的教育並沒有改變,大部分家長生命的全部就是費盡心力讓小孩能在比賽中得獎,考試能名列前茅……雖然我知道每個小孩都是父母親的最大寶貝、最大希望,然而生活不快樂彈琴也會無趣……

沒有一種職業是如此容易

出風頭的?

要勝任每種職業似乎都需要一點天分一點熱愛再加上訓練及經驗,鋼琴老師也是,會「彈琴」並不等於會「教琴」,許多會教琴的人不會彈琴,而會彈琴的也不見得會教學。

從純粹的樂器教授到啟發人生,感受音樂之美,讓學生一直保持對音樂的熱愛──「教學」之好壞其實是有許多無形「等級」差異的。要成為一位好的鋼琴老師不是件容易事。

彈奏鋼琴是那麼多彩深奧又看來簡單,只有很少數人能純粹以演奏維生的,因此許多從未想過以「鋼琴老師」成為一生職業的,都遲早必須以教學維生。國外許多訓練演奏家的音樂院都有先見之明,早將「鋼琴教學」列為必修課程了。求學時在德國漢諾威音樂院受了「鋼琴教師」訓練,有一整年每星期都必須在老師面前教琴一小時,在旁觀看的老師會不停記下應該改進的細節……那時我認為鋼琴老師要做的事就是讓學生能了解音樂,彈出美好的音樂。

然而真正的「教學相長」算是完成學業回到台灣任教時,當時見到的第一位學生家長就告訴我,他讓女兒學琴是因為在台灣沒有任何一種職業能像音樂家一樣,學成歸國開獨奏會就有報章雜誌大肆報導,換句話說就是沒有一種職業是如此容易「出風頭」的!這想法如當頭棒喝,讓我突然明白彈琴追求精神性的藝術境界,達到自我之最高理想,實非台灣學琴學生家長心中之目標。不過也因為這位家長不虛偽的直言,讓我多年來在教琴時會直覺思考反省怎樣才能讓學生們分清台上的亮麗虛榮,與純粹從對音樂的熱愛進而追求更高的藝術境界。這也是「演奏」的最難處吧。

就像到超市買東西一樣地

選購鋼琴老師?

另一個讓我震撼的經驗,也是在最早開始在台灣教學生時,當時一堂鋼琴課學費800元,為了「優待」每周上課的學生,我告訴他們如果每星期來就算便宜一點,一個月2400元。有個學生問清價錢後,說要每星期上課,我心想她真有心。然而上了一堂課付600元之後,就不告而別了,這經驗讓我體會到大部分學生及家長其實就像到超市買東西一樣的選購鋼琴老師。鋼琴老師還真得精明如作生意,訂好價碼為自己創造市場,鞏固「客戶」,然後還要附上終身「售後服務」。不過當我讀到李斯特一生從未向學生取過分文學費之後,讓我反覆省思,並領悟藝術之最終應該就是創造一個金錢以外的更高價值與境界。

從前南部學生家長為了讓自己小孩不用長途跋涉到台北學琴,總是費盡心力安排台北的老師到南部教學。當年周末曾經到過台中、彰化、台南、高雄上課,到台中、彰化坐國光號,到高雄坐飛機,到台南坐火車,特別是台南,總會教完幾個學生後就與朋友閒逛古蹟,吃著名的小吃,然後坐夜車,回到台北是第二天早晨五點多。那時台鐵還有像國外一樣的臥鋪夜車,像郊遊一樣,別有一番樂趣。

當時學生們優秀而純樸,能夠按部就班扎實建立必要的鋼琴技巧。記得有位小學生彈奏巴哈創意曲,我告訴她曲子裡有許多「模進」(Sequence),一個星期後再上課時,看見譜上寫了一個大大的「魔鏡」,原來她以為我說的「模進」是白雪公主的「魔鏡」!誰曉得這些小學生頭腦裡沒有寫出的東西會是什麼呢?逐漸的,音樂班學生學琴為的是升學,考試,比賽……一切都不再有趣。

鋼琴老師似乎可以不用「教琴」了?

音樂中除和聲對位既定的曲式法則之外,其實就像語文並沒有死板的規定,往往同樣的東西因前後之關聯,有時反而有著完全相反的作用,只有腦筋能夠靈活運用,往往都是頑皮有個性不聽話的學生才能真正演奏。

鋼琴教學是一對一的個別課,是每一小時只能教一個學生的傳統「手工藝事業」,實在無法大量教學。也因此「關說」盛行,各種可能的關係都會被用上,不得已必須拒絕時,只能羨慕一些有能力從早教到晚,一星期容納七十多位學生的鋼琴老師。

早年不重「情緒控制」的時代,學生很容易成為老師傾洩情緒的犧牲者,不過隨著社會與自我角色的轉變,老師反而成了學生宣敘問題的對象了。

從以前上課時總會聽到的天真音樂問題:

「老師,踏板是每四分音符踩一次嗎?」

「老師,巴哈音樂裡的八分音符都要彈成跳音嗎?」

到最近來自各地的電子訊息:

「老師?對不起,我知道你正在國外忙……但是我最近很糟,很需要妳的幫忙……」

「──我要去維也納比賽,不知道老師知不知道哪裡可以練琴?……」

「哈囉老師??我現在正在申請美國學校,推薦信我已經有填了老師的gmail address──再麻煩老師幫我填……」

民主自由後,鋼琴老師似乎可以不用「教琴」了……只需像執行祕書一樣隨時解決疑難雜症。

音樂會上物色未來的媳婦?

最近一位學生告訴我,他的父親列出了十多年來數個國際大賽得獎者彈奏的曲目出現率統計表,就如公司數據報表一樣,用顏色清晰標出,要他從中選出比賽彈奏的曲目,好像彈了這些曲子就會得獎似的,完全不覺得需要鋼琴老師專業判斷曲子是否適合,技巧是否足夠……

其實早在三十年前就有家長拿了一張寫滿曲目的單子,要我從中選一首給她女兒彈,因為那些都是全台灣比賽前三名彈奏的曲目,她想只要彈其中一首曲子就會得獎。那時小女生小學三年級,媽媽要我選李斯特最具情色內容的《魔鬼圓舞曲》!在此情況下,老師該如何反應呢?三十多年來的教育並沒有改變,大部分家長生命的全部就是費盡心力讓小孩能在比賽中得獎,考試能名列前茅……雖然我知道每個小孩都是父母親的最大寶貝、最大希望,然而生活不快樂彈琴也會無趣。

學校的畢業演奏是家長們聽到自己小孩演奏的少數機會,然而大學的畢業演奏還有個很重要的作用。二十多歲女生(以前音樂系學生幾乎清一色女生,最近才有較多男生學鋼琴)打扮美麗穿正式禮服在眾人面前演奏,許多家中有未婚兒子的醫生娘都會出席,他們不是真想聽音樂會,而是為了物色未來的媳婦,當然也有許多男生會自己主動到場聆聽。彈鋼琴的女學生都麗質天生,乖巧又聰慧,特別是我任教的師範大學。從前女生到大二大三就有男友相伴來上鋼琴課,大學畢業馬上有工作,結婚生子忙著新組家庭。不過最近情況有所改變,大學時大家忙著課業,寫報告,考試,畢業後不是忙著找工作,就是繼續念碩士、博士,加上經濟富裕,出國念書機會多許多之後,大半不結婚,真難怪國家的生育率直線下降!

沒有時間怎會有音樂?

大環境真是會影響一切,社會新聞不時報導富豪明星外遇,當然對「鋼琴學生」也有影響,他們對老師也不再像從前百分之百的忠誠。入學考前到處找老師上課,「外遇盛行」,有如左擁三妻右擁六妾毫不為意,不外就是想在考試時被錄取。不過我的朋友曾經問一位坐擁五位太太的伊斯蘭教富豪滋味如何?他說五位夫人們總是不時相互爭寵排擠,所以他等於根本沒有太太。擁有太多老師應該也有此反效果吧?

自從網路手機出現後很明顯的,學生們特別是國中生的記憶力變差了,注意力無法集中。以前學生能在一星期背好的曲子,現在需要一學期。音樂是時間的藝術,沒有時間怎會有音樂?

作曲家荀白克(Arnold Schoenberg)曾說過:「大部分老師只教他自己知道的事,而非學生不知道的。」我倒覺得應該改成:「大部分學生並不希望老師教他不知道的事,而只希望老師教他想知道的事。」

不過近四十年的教學生涯真要感謝學生們陪我成長,不只音樂,在對人對事的認知上,隨時都讓人生充滿了驚奇,充滿活力!

【延伸閱讀】

著述:《晚期浪漫派時代的鋼琴技巧與鋼琴教學法》、《詮釋蕭邦練習曲作品二十五》

譯作:《冷笑的鋼琴》《台北沙拉》《怎樣暗算鋼琴家》《Formosa in Fiction》

CD:與魏樂富雙鋼琴演奏專輯《幻境》《戲舞》《青春舞曲》《魏樂富葉綠娜雙鋼琴20周年》《魏樂富葉綠娜雙鋼琴25周年》《魏樂富葉綠娜雙鋼琴30周年》《魏樂富葉綠娜雙鋼琴35周年 音飛舞跳的旅程》《聖人與罪人》等多張Philips與Universal品牌。

獨奏:《蕭泰然鋼琴曲集》及《郭芝苑鋼琴曲集》,繆思出版。



【作者簡介】

葉綠娜,高雄人。奧地利薩爾茲堡莫札特音樂學院,德國漢諾威音樂院畢業,1978年返台任教。1978年至今,葉綠娜女士不曾間斷地以獨奏、雙鋼琴、伴奏、室內樂等各種不同的演出形態活躍於國內外樂壇。1990年與魏樂富共同獲得國家文藝獎章。2010年赴教廷演出教宗接見,外交部頒發睦誼獎章,同年並獲金曲獎最佳演奏獎與最佳古典專輯獎。2012年獲金曲獎最佳製作人獎,2015年獲教育部藝術教育貢獻獎。除任教於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外,葉綠娜一直活躍於各領域,自1996年至今擔任台北愛樂電台《黑白雙人舞》節目主持人。

 
資料來源: 聯合晚報/A8版/聯晚副刊.今天不談文學 報導日期: 2016-12-17 點閱人次: 425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