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台灣人喜歡說「不好意思」,然後呢?
圖

韋佳德(Riccardo Moratto)義大利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博士,身兼藝人、主持人、教授、口譯與翻譯家、演講者、音樂家、作家等多種角色於一身;擅長八國語言,是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第一位經過考核、錄取並獲得博士學位的外籍人士。他目前活躍於台灣、中國大陸兩地,對於台灣的生活文化有獨到的觀察,經常擔任知識類與談話性綜藝節目來賓,同時從事口筆譯工作。著有《沒在怕!有話直說的勇氣》一書。

我不時在粉絲專頁上,表達對台灣一些社會現象或語言方面的想法。有一篇也是受到媒體的肯定,關於台灣習慣性使用的客氣話「不好意思」。

依我看,「不好意思」不見得體現禮貌體貼,反而有時一聲「不好意思」亦有害人之力。基本上,我原來對「不好意思」沒什麼歧見,剛開始還覺得台灣人真的很有禮貌。直到有一次,我成了「不好意思」的受害者。

我認為不好意思可分兩種:第一種是發自內心,替對方著想而言;第二種則是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非替對方著想而言,實屬為節省麻煩之捷徑。

我在某一家位於百貨公司的高價連鎖速食店,點完餐後,環顧四周發現沒位子坐,納悶了一會,突然之間,發現有一桌坐滿非該店之客人。雖然是公開空間,但座位仍與隔壁店家有所區隔,於是我跟店員恭恭敬敬反應一下,畢竟我自己沒地方吃,店員卻看著我說:「不好意思!我們不好意思趕人。」我當下愣了愣,忍氣吞聲,改外帶到該百貨公司外面的長凳上,淋著雨吃我的午餐。

試想,店員那聲「不好意思」是屬於第幾種呢?

有時候「不好意思」聽起來很虛偽

有時候,我覺得台灣社會需要少一聲「不好意思」,多一份誠意。很多曾來過台灣的交換學生,覺得在台灣「不好意思」真是萬門之鑰,這什麼意思呢?意思是說,很多台灣人在客氣、禮貌的旗幟之下,口口聲聲似乎替對方著想,滿嘴「不好意思」。再如,假設我跟你很熟,可能知道某些話很傷人,但我就是故意說了那些話傷你,開你的玩笑,當我發覺不對,再跟你說「不好意思」,明知道你很在乎,我卻說了不該說的話,那這聲不好意思,是不是很虛偽?

在《別讓不好意思害了你》這本書裡面,有一句話我非常認同:

「不好意思」也會產生「蝴蝶效應」,怎麼說呢?說一句「不好意思」你可能覺得沒什麼;幾次「不好意思」下來,你開始麻木並且習以為常,殊不知「千里之堤毀於蟻穴」,一句「不好意思」最後將引發無法預料的「蝴蝶效應」,重則影響你與你周遭之人的正常生活。

年輕人請注意!常把「不好意思」掛在嘴邊,那麼,你更應該知道它將會如何害人一生!有人說,若我輕鬆看待世界,也許壓力不會這麼大。我沒有壓力,因為只是就事論事,我年齡越長越不相信灰色地帶,非黑即白,非白即黑;對就是對,錯就是錯。

 
資料來源: 風傳媒/ 報導日期: 2016-07-31 點閱人次: 157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