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中國錯亂的對台工作

由戴立忍主演、趙薇執導的電影《沒有別的愛》6月27日殺青,但7月6日共青團中央官方微博發表文章,指戴是台獨;14日屬於軍報的《中國國防報》在頭版痛批該片,並指「藝術無國界,但藝術家有國籍」。迫使劇組在15日聲明撤換戴立忍,而戴也發表了一封公開信。

文革式批判戴立忍

首先,戴立忍凸出自己的外省人身分,藉此展現與大陸的「血脈相連」。他說「家父49年離開大陸時是個學生」,「父親是大陸人,母親是本省人,我沒有割裂自己血緣的想法,我是中華民族炎黃子孫,根不會斷」,「從小我被教導做堂堂正正的中國人,自幼父親描述大陸山川壯麗景況深深影響我」。忽然讓人覺得,這是兩蔣時期台灣學生作文時的慣用語法,只差沒在結論時把「讓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早日飄揚在全大陸」寫進去。但是,戴如此凸顯外省身分與「祖國情懷」,與他近年來積極關心台灣本土的形象產生極大反差。

但顯然,只以血緣與認同來表態是不夠的,所以戴立忍鄭重宣示「我從來不是台獨份子,也從未倡議台獨」。其實,他可這麼說「台灣是個自由民主的地方,每個人有不同的政治主張,我尊重有人支持台獨,但我不支持」,這比較接近他近年來關心弱勢、對抗強權與參與社運的立場,但顯然他不敢。

接著,戴立忍開始切割與民進黨的關係,由於2002年他在「春雨基金會」演講,因此特別澄清說「這些天我從網路上才得知那個基金會叫春雨基金會,和台灣民進黨有關聯,……也是至今我和春雨基金會唯一有過的接觸」。

然後他澄清不知道「神韻舞蹈團」的法輪功背景,因此去觀賞是「誤入森林的白兔」;太陽花學運發生時他不在台灣,只有關心而無參與;去參加自由廣場的反核活動,是因他當時較閒,且無防備地與支持香港普選的民眾合照;他在網路轉發香港佔中照片,是希望外界減少誤解;強調自己不支持反課綱,只是同情那些陳情的高中生;被時代力量支持者列為不分區立委的提名候選人,也非他主動爭取。

這封公開信,其實是「自白書」加「悔過書」。或許戴立忍迫於無奈,他不想讓趙薇血本無歸,更不想桂綸鎂受牽連而被稱「台獨女友」,不得不如此「自殘」。因為,目前大陸對戴的批判,已經淪為文革式的「抓辮子、扣帽子、打棍子」,甚至開始無限上綱的株連九族。所以,如果桂宣布已與戴分手,也不必意外,因這背後牽涉龐大的經濟利益。

或許有人因商業利益不滿趙,在她新片上映前點出戴立忍是台獨份子,可「釜底抽薪」讓這部片死亡。這與今年1月周子瑜事件的操作手法如出一轍。

亂扣台獨沒有標準

因此任何台灣藝人在大陸發展,有人想整你,只要扣上「台獨黑線」的帽子,就肯定被打棍子。台灣藝人最好小心,因為台獨沒有客觀的標準定義,只要你參加過台灣社運、與綠營沾上邊、唱過國歌,甚至小時候曾與國旗合照,這條台獨辮子會讓你隨時被抓。這實在是個方便、省錢、效果大的「毀人神器」啊。

只是,戴立忍是金馬名導、關心台灣本土、更有祖國情懷,中共如果培養他來影響台灣的年輕人,應該是比國民黨好用百倍的「統戰神器」。只是中共的作風讓年輕人更為厭惡。

但既然北京已「不寄希望於台灣年輕人」了,又何必花大錢搞什麼「台灣青年創業孵化器」?中共這種「左手打右手」的錯亂對台工作模式,再添一樁。

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A10 | 論壇 報導日期: 2016-07-19 點閱人次: 28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