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後仲裁 」時代 慎守南海太平

王冠雄╱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

菲律賓提出之南海仲裁案今天將公布裁決結果,這是首次將東亞爭端熱點之南海議題交付仲裁解決,加上中國大陸拒絕參與並致力於填海造陸,美國更於過程中派遣艦機進入南海海域,執行「自由航行行動計畫」,法律爭端加上軍事對峙,裁決內容必然牽動東亞安全情勢變化,使得本案受到國際社會高度重視,也是我國新政府應當慎重處理的政策議題。

本仲裁案中,幾個問題值得高度注意,因為它們均與我國的南海政策內涵息息相關,包括九段線(我稱U形線)是否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規定、南沙群島是否有島嶼存在、以及我國太平島的法律地位。更進一步看,當前兩岸關係緊繃,我國對於裁決內容的解讀以及新政府的南海政策,都無可避免地被美國與中國大陸檢視。

裁決即將公布,幾個思考應是我國面對「後仲裁」時代的重點。首先是兩岸關係的可能變化。可以預期無論仲裁庭對九段線的認定為何,美國都會持續對新政府施壓,要求我方澄清U形線的內容,而中國大陸也會仔細檢視蔡政府如何處理南海仲裁的裁決。蔡政府若率爾為之,兩岸關係必然倒退。

讓人憂心的是,新政府似乎僅強調遵循《公約》,甚至避談歷史水域或主權部分,以避免與中國大陸的立場重疊。如此政策立場已經出現了邏輯性的錯誤,亦即政策目標不在於如何維護並擴大我國的南海利益,而是在於迴避與中國大陸主張發生重疊的可能性。這會導致政策失敗,因為刻意迴避歷史或是切斷歷史在南海政策中的重要性,將更會讓本身的主張呈現短促且斷裂的缺陷。

其次,新政府的「新南向政策」,目的在將東協十國、南亞六國列為重點發展區域,推動雙向投資等。然此一政策的內涵不應只有經貿或市場鏈結,更是在我國產業界尚對東南亞投資觀望下,任何能夠連結台灣和東南亞的機會或槓桿都不應放棄。未來太平島的發展即是一例,它可以是執法力量的延伸,可以是國際海洋科學研究的新基地,也可以是南海區域人道救援的中心,甚至是基於海域主張重疊而進行共同開發的基礎,因此持續維持我國在島上的人員以及經常往返的機船乃屬必要,輕言調整或退縮均不可行。

最後是當前軍事對峙的隱憂。仲裁裁決公布前,中國大陸於五日至十一日在西沙群島一帶進行實兵實彈的對抗演練,而美軍雷根號航空母艦和其他艦艇也正在南海巡弋。此種軍事對峙若朝向極端不利發展,則弔詭的情形將會是在「後仲裁」時代,原本大家都高喊護衛的「自由航行」反而首遭衝擊。南海亦是我國貨物與能源運輸的重要依賴海域,積極和盡快地與東南亞國家建立海上活動協調聯絡機制,以避免可能的衝突應為當務之急。

影響一國權力的因素中,一個不可能改變的要素是地理位置,更明白言之,即必須正視周邊國家可能帶來的影響。綜合前論,且先不期待新政府在兩岸政策上會有如何的調整,但是處理好兩岸關係應是優先的政策選項。

 
資料來源: 聯合報/A15版/民意論壇 報導日期: 2016-07-12 點閱人次: 238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