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大陸人在台灣-台灣行路 向北而歌

(王蘊涵/東北師範大學學生)

親愛的璇璇:

到台灣幾個月,這是我第一次用繁體字寫信。常言道見字如人,我希望字裡行間可以彌補我們不能一起看的風景。從沒想過會來台灣交換,就像從來沒想過會和你分開這麼久,記得準備赴台資料時,你一直陪著我支持我,繁瑣的手續讓人手足無措時給我最深的慰藉與明晰的方向,你的冷靜壓抑著送我離開的痛苦,謝謝妳豁達的犧牲。

我在這裡一切都好,兩岸一家並無不適應之處,學習環境略有不同,我們的課堂也很開放,而我現在就讀的台師大不知會否是一個特例,更加活躍、無邊界的自由。深切體悟到思考時或者是唯一方式。你是理科生,或許比我更懂得思考的意義吧,做實驗之前那些長長的思緒,是不是就是你的思索,主動學習,即使我們現在微薄的知識不足以成就什麼,但我們要習慣不再依賴被灌輸,不完全相信經典,做自己的主宰。當然,不要陷入極端,前人的經驗總是有意義的。

你我一直生長在東北,此次南行領略了許多自然風景,然而沒有你的陪伴,不能和你分享那些美妙的感受,不能得到妳敏銳的即興,是我此行最大的遺憾。陽明山上馬蹄蓮滿山遍野,士林官邸內玫瑰亭亭玉立,雖然初到台北時天氣溼冷久久不見陽光,但這些花從不錯過放過美麗的春季,不因雨季而低落。

你我都是現實與曾經的理想有差距的人,但是,有些錯過恰恰證實著時間的神奇之處,你不知道被迫轉的彎會帶給你怎樣的風景,錯過或許是另一種相逢,就像沒有中考的意外,我們就不會相遇。

我的足跡,沿著高鐵的軌跡從台北行進至高雄,由北向南,距離不遠差異甚大。昨日去中正紀念堂附近一家小麵館,老闆聽我口音問是大陸哪裡人,表達了高興兩岸走過不聞不問的歷史,看見赴大陸的台商與我們這些交換生頗感欣慰,末了,他再三囑咐:「我姓朱,代我向習近平問好」,或許我沒有能力幫助老闆實現願望,但是他的真誠無須掩飾,這善良的願望即使不能由我代為實現,但相信也盡在不言中。

提起吃麵,我好想和你分享更多的當地小吃,每天一杯果汁或是奶茶已成為習慣,早上時間允許便進入市場尋覓剛剛出爐的早點,更多的時候路過便利店默默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吃微波加熱的食品;午餐不必多說,學校食堂的稱重自助的午餐菜品不同而實質相同,晚飯在夜市走走,生煎包、水煎包、滷味等等,相近的食材不同的作法與口味,既能緩解思鄉情緒,又有新鮮的感覺。

不能與你一起體會每天11點開業,凌晨燈火輝煌的生活,確實遺憾,但我知道你自己收在東北的歲月依舊會遇見最美的自己,踏踏實實,生活沒有大刀闊斧的變化,但每一寸的光陰都可以被你細細打磨,雕飾出美好的記憶,我站在南部邊陲向北而歌,祝你一切順利、歲月靜好!

期待我們暑假一同去做志工,一起享受久別重逢的快樂,體驗不一樣的生活,發覺那個可以照顧別人的強大的自己。

 
資料來源: 旺報/ 報導日期: 2016-06-30 點閱人次: 319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