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兩岸/台學者楊雨亭:統獨之爭讓台灣越走越窄

台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生楊雨亭20日在中國時報時論廣場撰文指出,統獨問題是古今中外的老議題,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統獨之爭。因此,在台灣的人們如何客觀化這個問題的思考,就是避免未來災難命運的開端。全文摘編如下:

 民進黨自520上台執政後,已達1個月,看林全內閣許多計畫在立法院中自家人都過不了關,台北市長柯P種種荒腔走板事,加上中共由於九二共識未獲新政府正面處理而縮減許多利台工作,如今就是一般平常不關心政治的人,也知道未來至少1年內台灣的景況不會好轉。這是非常嚴重的處境,反映出民主政治的弱點,原來張善政內閣表現正漸入佳境時,戛然而止,內閣幾乎全數換上新手,一切從頭來過。

 台灣的問題,實質上已入沉痾,如今再藍綠互罵,責怪新舊政府,已無意義。可以說,台灣再這樣下去,就是中共來也難接管,遑論一國兩制,到時候兩制中的我們這邊的一制已維持不下,只能靠「祖國」紓困了。當然,不少主張台灣獨立人士與海外民運分子,信誓旦旦中共暴政必亡,但在台灣實行民主制度的中華民國,能否熬過中共專政的壽命,變成一場賭局,如果賠率太大,美國人必然依往例縮手不管。

 那麼,怎麼辦?明白地說,台灣的生存高於一切,今天就是藍綠合體,台灣也未必能在短期內奮發再起,更何況藍綠近年來鬥爭之激烈,已追早年漳泉械鬥水平。而千頭萬緒,說到底,統獨而已,其他的困難,包括經濟、科技、福利、醫療,甚至於兩岸關係等,都可經由政策與努力,在程度上予以改善與克服。唯有統獨問題已滲入台灣社會肌理,如果我們不能逐步減輕症狀,族群對立成為常態,台灣的未來必然是一條越走越窄的巷子。

 統獨問題是古今中外的老議題,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統獨之爭。人與人的關係本就是物以類聚,局部與整體對立與整合的自然現象。統獨命題,本身就是一個主觀價值的衝突論,往往不但因人而異,更因時而異。因此,在台灣的人們如何客觀化這個問題的思考,就是避免未來災難命運的開端。也就是說,有人可以堅持統,有人可以堅持獨,一個人不因為持特定立場而有更高或更低的價值,才有可能讓大家和平共處。反之,統獨的價值不能中立,就產生「正確」的問題,一旦有人認為他一定正確,別人一定錯誤,那麼就會引起道德判斷,仇恨與暴力滋生心中。

 年輕人這麼多年來所在乎的,主要是他們的生活水準是否進步,如果生活越來越困難,統獨必然又成為代罪羔羊,如此反覆,惡性循環,只有最激烈者當政,於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這樣的處境下,改善兩岸關係是沒有意義的,更糟的是,兩岸關係反而成為藍綠之間攻伐的訴求,使得兩岸關係越發治絲益棼,進一步惡化藍綠關係。

 至於兩岸關係的解決,以目前的情況,我們應接納漸進的過程,不用驚惶,中國人之間已無需要兵戎相見,一定會有辦法使兩岸納入健康軌道,因為這是大家都期待的。而根本上,牌不完全在台灣手中,還在中共的一念之間。《古文觀止》中曰:「小國之事大國也,德,則其人也,不德,則其鹿也。鋌而走險,急何能擇?命之罔極,亦知亡矣。」是說小國事大國,若大國以德對待,那小國就會以人道事之;如果大國不以德對待,那小國就會像鹿一樣,急迫時有什麼可選擇的呢?只有鋌而走險,必然更為危險。(李漢揚編)

 
資料來源: 中央日報/ 報導日期: 2016-06-20 點閱人次: 272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